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在桃園酒店上班的日子~

without comments

【2016.07.20】
以下預告皆為誠實級,是我上班的所見所聞。
  今天是我上班第三天,但是我已經寫了三篇心得,因為酒店這份工作很值得記錄(各種方面)。
  心得見以下:
第一天:
https://www.plurk.com/p/lqihro
第二天:
(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comet1224/posts/1724340024496077
https://www.facebook.com/comet1224/posts/1724477897815623
  我就不重複貼過來了。
  第一天,去做,很好做;
  第二天開始怪怪的;
  第三天要脫衣舞,來不及了,得跳;
  第四天,就要你正職XDD~
  做了酒店後,看到那些純樸大學生的FB,覺得自己的世界變得離他們很遙遠。職業酒店勸退師就是我(????),但是,我要轉正職囉(????)。
  客人要我的電話跟賴(為何我會給?因為我有長期經營客人的計畫。媽咪就算有客人的電話也不會幫你介紹,客人必須自己抓),他的賴,頭像是他跟他小孩的合照。他在家裡會是一個好爸爸,但他來酒店,只想幹別人的女兒。
  客人來酒店,最常接的不是公司的電話,而是老婆的電話。副總說,來酒店的客人,九成八都很爛,相信就對了。
  自從我發表一些工作心得以後,受高薪誘惑的女孩子,確實有幾個來私下問我。我只能細說工作內容,供自行考慮,是否要去賺這個錢。
  光說這些,就可以嚇跑一堆以為做暑期就純陪酒、無色狼的小朋友:
一、必須跳脫衣舞(音樂結束才可回穿)
二、騎客人(開場秀舞)
  二會衍生很多問題,燈光一關,客人摳穴、揉奶,遇到,只能狂擦濕紙巾,喇舌的,去吐漱口水(我有帶一瓶)。
  我還遇到客人逼我喝他的杯子,然後唬爛他有AIDS。客人說三小,當他嘴巴臭,剛吃屎就對了。
  前兩天還沒有,第三天就會開始有這種客人。新小姐來,同事都愛,媽咪會愛,客人則是專門來蹂躪這款的。
  我被發酒瘋的王八蛋罵白癡,沒有人管你是新來的,要你少喝一點酒、對你小聲一點,覺悟做無限大就對了。
  至於常常看到的老生常談:「為什麼要做『這種工作』,來『糟蹋』自己?」等等。
  我只能摸著我的奶(良心)說:
  做什麼工作,都是出去被糟蹋。上司糟蹋你,客人糟蹋你,那是無形的。酒店是有形的,很多時候可以靠手腕避免。
  前期受糟蹋,是為了做中學。經理、副理她們講話技巧高,別人想說話糟蹋她們,反變成被糟蹋,即使如此,客人依然甘之如飴。
---------------------
  有人覺得,做禮服店就賺很多,又不會出場,我都覺得是幻想。你不是模特兒等級的,哪間禮服店收?誰不想爽賺?早就小姐多過於客人。沒有台好坐,賺三小?賺?有得賺嗎?
  我沒做過禮服店,不好瞎逼逼,但它終究只是酒店,除了模特兒等級的小姐多、收費貴以外,酒店都得秀舞,沒有不脫的。
  小姐要花錢租禮服、妝髮,對此無感的人,一定是這筆錢被經紀公司抽走,那是隱形成本,要賺更多來應付開銷,就得出場,這跟逼下火坑有啥兩樣?我自己對禮服店是不樂觀,我也自知不是這等級,只敢遠觀。
  說林森北哪間沒S,我不信。台北的競爭太大,蘋果的訪問,說某大學生做禮服店,兩年就出來,成功還債,沒S的,我覺得豪洨。台中我也不相信不必S。
  桃園的話,鄉下地方,競爭不大(新竹更鄉下,新竹人要上來玩),我自己的店沒做出場(只有這一點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騙我),我就相信。
  當初經理說不必做的,最後都得做;經理說不必付的,都得付。徵人廣告或看環境都是豪洨,我這篇最誠實。
  交陪、自介、桌面服務都學了,買了一堆美妝工具,不敢脫的上衣脫了……損失得越多,就想賺越多回來,所以要試做,就等於不必再回頭。
-------------------
  我在後站做午班,垃圾時間加垃圾地點,店裡紅牌,月入十六萬。
  在鑫豔做晚場,只要做滿三個月,該有的手腕、人脈都有,月收入鐵定比十六萬多。
  台北一定賺得多,大家都想去台北賺,但台北的競爭無疑更大,還有很多有的沒的生活、妝髮、治裝(禮服)成本。
  在桃園的午場,都能做到16萬了,已經可以養得起很多個我了。做這一行,就近即可,練的是EQ,不是去台北,就等於穩賺。
  很多人都以不做S為停損點。脫衣舞必跳,大家都上空,就不會覺得如何。我也很排斥,但大家都跳,不跳的話,同事會幫你跳,有節操的話,同事就要一直cover你,那都是人情,酒店妹通通都很有義氣,你不能一直給同事添麻煩。
  摳或揉,都是客人機掰,躲得過,或能閃,就不怕。我同事,月入十六萬那兩位,都沒被摳或揉。問題是,手腕可以練到這麼厲害嗎?
  可以從客人身上下來,或換客人坐。我不太懂得怎麼擋,有的客人,不給他弄,他就生氣,說要跟媽咪靠邀。
  說不會有性騷,都是太過理想化,天底下沒有不忍痛就拿錢這回事,不做S是底線,但還有很多事情在挑戰這條線,這是有顧忌的人必須忍耐的點(跟蘋果那篇金錢豹報導說
得一樣)。如果有人看到小費、檯費,可以忍,那就OK。
----------------------
  我一點到班,今天做到八點四十(沒番就七點半下班,但沒有人希望這樣),共做五台半,這是極限中的極限。有一台算一半,是媽咪沒排給我轉,等剩一個小時,才叫我轉
,這個我覺得很故意=_=
  台費三千八,小費三千二,台費是隔天領,今天只能領昨天的兩千八,四台是午場最平均的數字,客人再少,也不會比四台更低。
  今天客人很多,但別的小姐也要台費,就算一層樓六間全開,也不可能全排給你轉,而且轉台越多,客人越不爽。
  今天不爽的客人就很多(五間之中,有三間抱怨。),一看到你要被叫出去,給一百不讓走、嗆媽咪、抱著不放,啥鬼都有。
  就算是還可以經營的客人,也沒怎麼聊到,這樣就很難成為熟客。
----------------------
  平心而論,這不是好工作,就算我自己能適應,也不會沒事推人來做=_=
  但是來的人都是為了賺錢,有達到目的,就是值得做的工作。
  總比一堆浪費生命給慣老闆賣肝、學不到技術與社會經驗、苛扣薪水的工作好,一不賣肝(午場,且不必喝酒),二有社會經驗,三不扣薪水(除非上班日不去做,要自付台費,豪可怕喔!!!!!)
  我同事三個月就存十五萬,很多人想還貸款,還完就滾,是OK的。有人會無限上綱,說為何不去做援交、妓女、手工店、喇叭店等等。
  很簡單,因為酒店還是一個可以運用感情、頭腦去工作的場所。有的人想賺更多,私底下跟客人約出去幹嘛,那是對方的自由,至少我們工作場所沒有提供客人這項服務,媽咪也會管小姐,不會讓小姐私下給客人電話。至於小姐要怎麼偷渡給客人,這點我也不知道。
  我說的極端一點,酒店跟女僕咖啡廳沒啥兩樣,都給人滿足幻想,只是多了吃豆腐的空間,所以收取的費用高。酒店本身,就是一個公然讓客人有機會吃小姐豆腐的地方,這點大家應該都沒有異議。
  除非有的女人美若天仙,會讓男人覺得光聊聊天,手指頭都不能碰一根,就甘願一小時付三百五、兩小時付七百,但這根本不可能,哪來的林志玲這樣陪你喝酒?人家一秒鐘幾十萬上下,也不跟你三百五。
  我們一不打砲,二不吹喇叭,賺取的錢空間在哪裡?就在吃豆腐之上。
  客人不會去女僕咖啡廳談生意,我自己做這三天,深深感覺酒店是一個必須存在的地方,大部分去的人,真的是生意人。
  很多業務去了,狂喝酒,敬某老闆、某董,給老闆灌迷湯就等於有生意做。他們陪小心的態度比小姐還客氣,色鬼都是來被請的人,不是出錢的人。
  我在那裏看小姐跟客人交陪,看媽咪跟熟客互相說垃圾話,看業務跟大老闆談生意,內容都很有意思,人生閱歷以幾十倍在成長。
  我不覺得酒店業全然不好,只要小姐別把身心賠給垃圾客人就好。來是為了要賺錢,不是為了七七八八二二六六,弄一些傷心傷身的鳥事給自己。
-----------------------
  高跟鞋、丁字褲、妝髮工具都有,就無成本問題,穿制服,不需治裝費。
  不推薦妝髮出去做,紅牌小姐每天都坐計程車來回,去美容院洗頭梳妝,那是因為這連他們收入的十分之一都佔不到。
  妝加髮五百,一個月上班日每天都做,可以花掉一萬塊以上。但是自己搞,沒有過一定的標準,經理不給上班,這是為什麼很多酒店都有駐店美容的緣故。我們店沒有,必須在前站弄完,才可以去上班。
  公司有電棒,其他比較資深的小姐,很會夾直頭髮,化酒店妝的,都自己弄。花八百買一枝好電棒,自己會夾,就省很多錢。還有人用圓梳加吹風機吹的,那個好困難,我再想想=_=
  公司規定,頭髮逢星期三、五必須出去做,外面的店一百四就搞定了。
  就算都出去給別人梳化,光就我這三天賺的錢,比起美容院的妝髮費,也不過總收入的十分之一,不要花錢去買任何梳化用具的話,就算跟我一樣菜的新人,也出得起那筆錢,還可以去洗加剪加造型加彩妝。
  BUT,經理有時會巧立名目削我錢,如一條丁字褲賣我兩百(外面一條六十,夜市不知道幾條一百),現場我必須得穿,手邊又沒現貨,只好買了。還有託少爺去買一大盒隱形眼鏡回來,然後逼我埋單啥的,這種苛扣是無法預料而且不時發生的=_= 要很小心媽咪說的那些蜜糖謊言。
  目前我暫定繼續做到九月,整個八月都會是正職,然後回校上學,寒假繼續做。
  除非我醜到店不肯收,不然這行是客源越多,小費與點台越多。
  只要外表還在從業容許範圍內,不賺這筆錢,我都覺得很可惜,畢竟我不太確定外頭的工作能不能讓我存足退休金,以及贍養家人的錢,我有一位快要退休的媽媽,跟已經退休的阿嬤,我是家中獨生女,不能不做打算。
  這行都18、19歲在做,店裡也只有一位小姐比我大一個月。保守估計做到二十五、六,寬一點就做到三十,超過三十,就是媽咪等級,很難爬到。
  年輕與身材都是從業優勢,然而私以為這不是門檻,下文會敘店內紅牌的特質,不全然與長相、會說話、身材這三點相關。
--------------------------
  我是做午班,午班店通常很少,鑫豔就沒午班,反正沒有熬夜傷身的問題。
  喝茶很傷胃(為何不是喝酒,此為商業機密,不可說),要多吃早餐、晚餐,還有客人的菜。
  我曾經喝茶喝到吐,把早餐都吐出來,但客人看到你杯子沒見底,就會抓洨,所以茶跟啤酒要交替喝,想辦法讓自己不會那麼不舒服。
  店內紅牌薪資:
一檔(十天)三萬
三檔(一個月)九萬
  七萬小費,一天小費就破萬,月入十六萬是這麼來的。
  此為從業三個月,十八歲,胸部不算特別大,長得沒到特別美的小姐。
  都沒有特別會撒嬌。小芸很恰,客人說要幹她,她把塞來的小費還給客人,說要給這位客人小費。她還敢跟客人公然對幹,照樣三個月存十五萬,客人就是哈她,指名要點她。
  茵茵也滿恰的,但她只恰熟客。
  我目前最菜,但只要做三個月,有認真學交際,有認識客人,賺的不一定會比較少,這就是無限期投資,報酬率永遠不負,也不會等於零。
  投資項目:聊天技巧、玩骰子技巧、外表、撒嬌工夫。
  很恰的女生強是強在,她對客人很恰,但忽然來坐客人胯間,客人就受不了。我沒法這樣又冷又熱XDDDD
  至於骰子,我也不會玩,去了以後同事有教,細節如何,不重要,跟著丟骰子,然後喝,就對了。
  客人不是想灌小姐酒,就是想脫小姐衣服,不在乎遊戲本身如何,包廂裡的時間就是拿來消磨的。
  遇到這種的,我們都會叫客人脫(今天真的有客人脫,就是那個說我好像白癡的垃圾王八蛋=_=),做久的小姐還會襲客人的胸。
  酒店從業小技巧:你先性騷擾客人,客人就很難性騷你。小姐會去抓客人的奶、鳥,都是這個緣故。靠這個,連客人約砲都閃得掉。
  以副理為例,人家說要幹她,她都兩腿開開,說:歡迎光臨買phone。
  這種恰查某,人家都不敢惹。
  很多客人看到媽咪進房,都會趕她們走,因為她們佔不到媽咪的便宜,相較之下小姐比較單純,會怕、會躲,她們最喜歡欺負這種的。(還不給小費(。
  這一點因為我菜,所以深有同感XDDDD
  小芸跟茵茵沒有到真的很美,超級美的女生,會來做酒店的機率也不高。茵茵沒有到很會說話,但反應很聰明。店裡紅的都很恰,另外幾個資歷比較高的,就不恰。
  那兩位紅牌,今天我跟她們一起坐車,才聽她們說以後要一起開店,這就很顯然不是做短期。做三天就能拿15700耶,誰要做短期?
  一位三個月,一位今年入行,都還做不久,就能風生水起的。
  我沒自信自己跟她們一樣屌,但別亂花錢的話,一定能存到錢,而且能存得很快。
  夢想都是靠錢堆出來的,酒店小姐還完債以後還不走,通常都是這個緣故。大家都有夢,大家都在追。
  大眾偏見時常覺得酒店妹醉生夢死,光說我的同事,她們都有人生規劃,一定是有目的(例如還債、幫弟妹付學費等等)才來賺這筆。
  買LV都是犒賞自己,她們賺的也都夠花,沒那麼紙醉金迷,何況一堆火山孝子等著來供奉,真的做,一年不只賺100萬。鑫豔做出去的紅牌,都買四棟房子了。
  生命很有限,青春很短暫,跟酒店一比,別的工作都叫浪費時間。
  洗客人的方法很多,會被洗的,都是想親近青春肉體的噁心大叔,明知如此,甘願被洗,沒有欺騙與否的問題。酒店完全是開誠布公的地方,雙方一樣賤,願打願挨,比噁心骯髒的社會好很多。
  尤其是跟客人談戀愛,這很高招。誰是火山孝子,做酒店的,一看客人都很清楚。
  來公台店等半個小時,只為了等一位小姐來坐十五分鐘,七萬的小費都是從這種人身上拿來的,還不是榨出來的,是人家歡喜甘願給的。
  我這都有實例。如何癡情?年方三十五,我不相信月收入最高能超過五萬,來店裡坐兩小時,是一萬二起跳(小姐一台領七百XD)。
  某哥三天內來兩次,給某小姐一次三千。何其柳下惠?開場舞,我先前就看過他,坐到他身上騎馬,看都不看我一眼,狂看旁邊的某小姐騎他朋友身上(我們有大風吹),以後我說誰是火山孝子,他就是典範。
  其他客人都是有老婆、小孩,不是開建設公司,就是計程車行老闆,才敢來散財,只有他,收入都預估得到,還敢來癡等。
  這種的,小姐都很清楚,興趣過了以後,有新小姐,就不會再守了。對方想築夢,給他夢,自己別陷入,以免對方夢醒,自己才開始做夢。
我敢說這種紅牌的小費,主要收入來源都靠這個。
別人印象中的吹啦叭、脫衣服、要小費、約砲,那都很low,連媽咪都說,那叫一次性收入,真正長久的收入,是這個。
  上面我說的某哥,在酒店認識,連交往的名份都沒有,我不相信他不知道自己在暈船,自己捧錢來給酒店妹買包包,沒有人騙他。
  大眾常覺得酒店妹是騙子,我前面也說了,酒店妹重情重義,我光每天在休息室聽她們講賴語音,大概都知道她們的交友情形,沒有在騙來騙去,都是直來直往。
  我前面說的火山孝子,很容易給人一種明明就很窮還去酒店,那種「賣油郎獨佔花魁」的感覺。我都說了,去那邊,喝一次一萬二,大多去的人都有閒錢。這種汽油人很少,
同歲數的人大多結伴來攤錢,久久來一次。
  台數的錢有限,小費無上限,小姐的真收入有一半以上是小費。但很多客人,有錢也不願意給。不付錢的最愛機掰,這種客人滿滿是,連媽咪在數錢,也要摔麥克風。客人完全看kimochi(今天客人才對我說的=_=),爽給才給,那些月入16萬的紅牌,就屌在能這樣洗客人,讓客人不但掏錢,還覺得自己很幸福。
  不是吃豆腐的都會給小費,不給的就不給,會給我小費的,其實也沒對我怎樣(雖然我聽得出那人想約砲=_=)。
  吃豆腐從來不是等價的,因為很多小姐不被吃豆腐,也能拿到小費,來做酒店,就是要學這個。客人喜歡你,才會給小費;怎麼喜歡?靠聊天、交際、培養感情、時間、好印象等等。
  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但可以做中學,沒有人不是這樣練出來的,連我經理只負責轉台、收錢、插花,都可以一天收一堆小費。
  這種成長(?)讓我覺得成就感很高。我被摳、被罵白癡,也會不爽啊,看到錢,就爽了(囧)。
  對比外面那些狗幹你,又不給錢的老闆,酒店就是豪爽。你付出的努力,會有現成的回報,現金就是裝紙袋裡,小費就是在手拿包裡,台數就是在領據上,一樣都不會少,做多久就是多久。
  別的工作,老闆還會凹時數,酒店的時數、台數都很明白清楚,沒得凹,有做就一定會有錢,正職十天二休,多得是小姐要來領加班費,不肯休的。
--------------------------
  客人今天機掰我,叫我吹喇叭,說我拐他兄弟,一直拉我的手去摸對方褲襠等等(這種客人很怪,覺得酒店小姐把他們的兄弟拐走=_=)。
  酒店就是物慾的映現,街頭上來往的人都那麼正常,進酒店每個都禽獸。今天摳我的那個人還是醫生(我聽媽咪叫他吳醫生才知道)。
  好客人不一定常來,常來的都是禽獸(=_=)。年輕客人通常規矩,但他們賺錢少,不能常來。
  四十以上,尤其五、六十歲的最毒,最哈女兒輩分的小姐。自己的女兒是掌上明珠,別人家的女兒死不完,活該來給我摳的。他們賺的錢最多,老婆都老了,就來縱慾。有的來罵老婆,說自己馬子有幾個,親戚當市長,了不起到爆;有的老婆來電,頻頻道歉。
  應付這些人,媽咪會說,你拒絕就好;事實是,你拒絕,客人跟你發脾氣、摔東西,說要告媽咪、讓你做不下去。拒絕,是有那個本事的人才可以做的。(紅牌XD)
  他們言語說要幹你,你身體沒被怎樣,也是被說垃圾話,精神強姦,這些都是可預料,但現實中發生,會想罵幹的。
  我做這行以後,脾氣有收斂,至少幹在心裡,不幹在嘴上,不然客人有喝酒,抓起狂來很恐怖,我都笑笑的,不敢應聲。人家說我白癡,我他媽就白癡?你把你的錢給我賺,你才白癡,幹!
  去了就是被當物品,業務花錢來,帶別間公司的老闆喝酒,就是為了要我們小姐按捺他們。
  理論上不能動手,但不能保證客人不動手,他們就是看了喜歡,才會動手。因此,外界過度美化禮服店,覺得那裏是高級社交場合,一堆外國人三小的,我不相信這些。
-----------------------
  寫到這裡我很累,明天也還要上班。最後一段,我用兩段引言做結論,首先是我媽講的話(我有告訴我媽,我在做這個):
  「凡事沒有不勞而獲,錢不可能簡單輕鬆讓你賺的。
  就算是做S,吹喇叭,賺的是皮肉錢。輕鬆嗎?我認為非常噁心而且痛苦!
  有一天你會發現,那是很底層的賺錢方式。我現在輕鬆工作,領到的錢,不比酒店妹少,這是靠實力,經驗。酒店妹賣的是青春,是光陰。埋葬在『看起來』很多的錢堆裡。」
  這裡我一定要反駁,我不知道覺得酒店工作是舒適圈,很好賺、躺著賺這些垃圾觀念從哪來的?
  我前面已經說了很多EQ、手腕、精神障礙的問題,這些都是無形成本。不能賺這行的人,就是這些關卡過不去。沒什麼風骨不風骨的,風骨不能吃啦幹,林北讀一學期佛學一學期理學,還不是來做這個?能讓自己和家人吃飽最要緊,有風骨沒錢,不如去吃風。
  每一份工作就只能給適合的人做,能忍則忍,沒有一份工作不是如此。不適合賺這份錢的人,不必去靠腰很需要這份薪水來養家的人。
  何況這年頭,大部份年輕人的青春被慣老闆消耗掉,自以為多了履歷,其實是無償的;很多人不知道幹了幾年,依然兩萬五,沒有學會任何東西,熱情被空轉的工作消磨、耗損,被生活費壓垮,逐漸失去生存目的,變得像行屍走肉,相較之下,追夢沒有不好。
  我前面說過,很多女孩子做這行,是為了以後開店,實現夢想。每一個夢想都有不同的路徑可以通往,不必因為自己走一條路,就非得說另外一條路不好。
  我他媽的是個讀中文系的人,我對中文系在台灣的未來已經絕望了,以前也有很多中文系版友跟我私信討論過就業問題,這裡不多提了。
  我講句噁心一點的:如果做酒店能存到錢,我要讀博士都不是問題,這是一份可以支援我夢想的工作,夢想有重量,夢想需要被支撐,夢想不能靠空話來實現。
  接下來是我朋友的話:
  「你媽說得也沒錯,有很多工作賺得不比這個少,但那也是經驗履歷的累積,像我們這些社會菜鳥,想要錢,不就唯有這一途嗎?」
  我前面已經說過這一行的錢是怎麼算的,那些勸我們去當店員、賺辛苦錢的,我覺得各人有工作上的選擇,真的不必互相攻訐。
  做這一行的人,都知道自己在幹嘛;行外人,才不知道我們在幹嘛。
  感謝願意看到這裡的讀者,也希望這篇文章,沒有造成更多對酒店的誤解,但願能增加大家對酒店小姐的體諒。鞠躬。

資料來源:http://www.ucptt.com/article/Test/1469086624/134

Written by admin

七月 25th, 2016 at 12:28 下午

Posted in B.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