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面對強姦,你自己看著辦

without comments

【作者/胡麗娘】

近來一篇《面對強姦犯,冒死反抗是人類的恥辱!》引起線民炮轟,這讓本狐狸覺得非常好玩,記得N年前,武漢的報紙大肆頌揚一位反抗強姦從四樓跳下去的女孩,在性命和貞操面前,偶們一貫比較看中別人的貞操,一貫比較漠視別人的生命——本狐狸一直在懷疑,寫那些頌揚之詞的人,面對強姦,會怎麼選擇。

性命和貞操這個問題,今天又成了熱門,之所以有這樣的爭論,無非是個價值觀的問題。比如說裴多菲那首很著名的詩,“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這詩對於一個自由主義者來說,算是寫出了心聲,自由比什麼都重要;對於一個愛情至上者來說,這詩很有些偏頗,愛情比什麼都重要;對於一個似本狐狸這等俗人來說,這詩壓根是狗屁,命沒了什麼都沒了,要本狐狸去為自由拼命,沒門。估計有門的人也不多,正如有些網友說,你不反抗,他把你先奸後殺——拉倒吧,殺人是需要勇氣的,若人人都敢殺,很多事就好辦了。

裴多菲的這首詩,反映的只是一個自由主義者的價值觀。價值觀這個問題,是個根本無法統一的問題——很多人長期以來致力於價值觀的統一,比如說在教科書裏向偶們灌輸他需要的價值觀,“愛党愛祖國”;在歌曲裏向偶們傳播他需要的價值觀,“五星紅旗,你的名字大於我的生命”;在電影電視裏向偶們引導他需要的價值觀,《大決戰》,《開鍋大典》。當然,這種傳播好象並沒有達到統一的效果,另外一種價值觀,似乎總在跟偶們社會主義價值觀過不去。

但是,有一種價值觀是普世認同的,那就是自由!

不管持有什麼樣的價值觀,對於自由,卻能或多或少的給予認同,所以裴多菲那首詩,成為經典。而這自由,又是能夠包容接納其他價值觀存在的,否則就不自由了。

所以,某些自詡的自由主義者,你表述你的觀點,這是你的自由,但是,給別人的觀點扣上各種帽子,那就很有像偶們儒家的傳統手段了——把自己納入君子系統,把別人納入小人系統,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排斥別人,指責別人。

很不幸的是,目前這個炒得熱鬧的話題,偏偏又是個很容易爬上道德制高點的問題——性命與貞操。道德家們很看中貞操,對於別人發出的任何藐視貞操的言論,早就有了成系統的唾駡,恬不知恥,妖言惑眾,數典忘祖,丟人現眼……不過,本狐狸覺得,面對強姦這個問題,還夠不上貞操這個詞,這不過是個B的問題而已,身體器官的問題而已。

面對強姦身體器官,需要冒死反抗;面對強姦精神信念,那需要怎麼著?數千年來各種方式的灌輸,各種手段的封堵,以及滔滔不絕地唾駡,花樣玩盡的醜化,甚至連強制手段都使出來了——嵇康同學想躲都躲不過去,安個詆毀名教的罪名抓去砍了腦袋。當然,登峰造極的還是“腹誹”這個罪名,發明者乃洪武爺。這些費盡心計耍盡手段的精神強姦,目的只有一個,讓你徹底地接受他們所需要,所要求的價值觀。

面對這種精神上的強姦,又該如何去反抗?按照他們所鼓吹的,反抗身體強姦的凜然正氣來推理,面對精神強姦的反映,肯定要比冒死更激烈,那就拼死吧——要命啊,《水滸傳》這書,歷來不為統治者待見,壞就壞在太富於反抗精神了。

當年武漢的報紙大肆頌揚那位反抗強姦而跳樓的女孩時,本狐狸就在想,假如有人為反抗精神強姦而拼死時,這報紙該如何報導?

今天本狐狸看到《面對強姦犯,冒死反抗是人類的恥辱!》這篇文章時,又覺得這“恥辱”二字用得實在搞笑得很。作者的價值觀是生命高於一切,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還有比生命更珍貴的東西,值得誓死去捍衛。

一篇本來是表述各人觀點的文章,但是作者一個“恥辱”,就把自己給納入了君子系統,把與自己觀點不同的人扔進了小人系統,如同那些炮轟作者的人採取的手段一樣,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的飛唾沫,如此一來,雙方就都可以理直氣壯正義凜然了,於是就顯得雙方誰也不正義誰也不氣壯了。

其實這事本來就沒什麼值得凜然的,面對強姦,你自己看著辦,怎麼著都沒錯,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有選擇的自由。

對於這樁熱鬧,本狐狸認為,最熱鬧之處在於,面對強姦身體,不管是要求冒死反抗的,還是認為冒死反抗是恥辱的,對於強姦別人的精神上,都非常熱衷,對於排斥的別人價值觀,都非常激烈。

資料來源:http://www.kdnet.net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10th, 2013 at 3:4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