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料整理

國立中央大學 性/別研究室 資料蒐集整理留存

性自主變性開放 大陸走過頭

without comments

【2006.11.27  中國時報  記者/白德華】

周末夜,北京下起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友人約了朋友,在西三環咖啡館碰面,夜色點綴下的雪絲沾滿了窗台,讓深夜的咖啡館更增幾分浪漫。友人說,第一次見面的女子,在結束這場「浪漫之約」後脫口而出,「你願意和我共度這雪夜嗎?」記者不知後來結局如何,但和友人反應相同,中國是不是太性開放了!

從北京、上海或南京三不五時出現的「性文化展」就可看出,「性自主」在新中國開啟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頁。也難怪不少衛道人士說,這究竟是教育還是唆使。性,並不可恥,重要的是它背後代表的是什麼社會意涵。


翻開報紙都可感覺,大陸的性開放和經濟發展一樣,都進入了一個「跨躍式的成長」。不要認為鋼管舞只有台灣有,如今大陸鋼管舞已成了一種時尚;不要以為大陸網吧很「土」,台灣的「裸聊」在大陸各城市比比皆是。

不管北京或上海,「瑤瑤工作室」、「小文工作室」也做到了家;不管大樓公寓,或網站、聊天室,處處隱藏著無邊春色。「一米七○/九八斤,38C,貌美,可xxx,可上門,四○○/次,不在京勿擾。電話xxx…。」有人統計,大陸百分之七十的網站都和情色有關。年前,廣東一項犯罪調查發現,涉及貪汙受賄的官員所有人都「包二奶」,一個也少不了。

學生陪酒脫貧 校董未覺不妥

今年四月,桂林市舞蹈中學兩名老師到桂林市的大河鄉中學招生,學生上了半年學後,學校便說送學生到杭州實習,每月還可拿七百五十元人民幣工資。學生一聽可到杭州,無不興奮異常。廿二名學生最小十五歲,最大十九歲,一到了杭州,她們全被「分發」到各酒店實習。

杭州組織的公司除了扣押她們證件外,威脅一次不去苛扣五十元工資。就這樣,不少未成年少女濃妝艷抹,陪酒兼性服務。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名叫郭桂生的學校董事長竟說,「出於禮貌,讓她們去敬敬酒也沒什麼不妥。」

「前途很渺茫,生活沒希望,活著沒意義,死了沒勇氣」,從山東農村到北京工作、每月賺千把塊的燕兒在部落格寫上這句話。她說,這是個什麼都「向錢看」的社會,寂寞空虛賺錢難,靠「本錢」謀生沒啥不對的。或許也因這個邏輯,郭桂生才認為,為那些來自貧困山村的學生「謀福利」,「是幫助孩子,是在做好事。」

換夫換妻跟流行 沒什麼不對

不過,令人不解的是,剛結婚三年的小麗說,結婚不代表不再寂寞,不代表要失去自由。「現在的婚姻,誰不是各玩各的,我不認為,交男女朋友是代表背叛。」李銀河等性學專家更鼓吹,只要「同意、安全、健康」,「換夫換妻」不過是成人遊戲,不用大驚小怪。過去,中國俗諺「一夜夫妻百日恩」,老掉牙的傳統固然不用全盤接收,但這種「跨躍式成長」背後的理由竟是,「大家都這麼做,所以沒什麼不對!」

性文化或性產業真能隨著經濟發展進入一個跳躍成長的階段嗎?還是,在一個轉型經濟過程中,性討論也須經歷矇懂的轉型考驗?可喜的是,不管是單一的社會現象,還是背後文化氛圍,性文化已在北京部分人當中開始嚴肅討論起來。

中國青年性學論壇召集人李扁說,「取下頭上的老套,戴上底下的小套」。李扁表示,每個社會的發展過程,總是「先有一個圈子,後有一個時代」,性文化也應如此。

不少大陸民眾常問:「你們台灣相當性開放吧!」但當了解大陸目前的「國情」後,不得不引句北京朋友說的話,「中國正進入了亂倫的時代!」不管是咖啡館裡的艷遇,還是小麗的「非背叛觀」,或郭桂生的「陪酒脫貧」,都表明中國對性文化的迷惘。建立一套完整的性教育制度及性學研究系統,也該是時候了。

Written by admin

十二月 10th, 2013 at 3:53 下午

Posted in A.性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