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台灣太陽花一代的政治認同

趙剛 台灣東海大學社會學系

15906272079_7a0ed19206_o

「小確幸」這個夾著濃濃東洋風的外來語,來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的是生活中「微小但確切的幸福」。台灣的「時報出版社」分別在2002年和2007年出過的《藍格漢斯島的午後》以及《尋找漩渦貓的方法》這兩本插畫散文集,大概就是這個詞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兩個載體。但這個詞來到台灣後,浸染流行,成為現在的流行語,大概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在台灣,人們對這個詞的掌握大概也無異於村上春樹的本意吧。我問了幾個朋友,有中年人也有青少年,他們的回答,用詞遣字雖有不同,但也不過是多灌下一些水,把原先的三個字泡開罷了。「小小的、確定的、幸福感嘍」──他們說,但這還是難以釋疑。

閱讀更多

廖元豪:家庭團聚不是權利嗎?

對所有已婚者來說,夫妻團聚是非常重要的權利。如果有任何人告訴你,不准與另外一半見面。相信您一定會覺得這是拆散天倫,違反人權。

然而,號稱人民權利最後一道防線的司法機關,最近卻作成一個令人不解的決議。最高行政法院在9月12日作成決議,外籍配偶申請簽證遭到拒絕,在台灣的配偶(多半是丈夫)不得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理由是:第一,台籍配偶並沒有什麼權利遭到侵害。第二,申請簽證的是外配,不是台籍配偶,所以提起訴訟的當然也只能是外配。

閱讀更多

又回到非常時期?

太陽花學運說,台灣民主已經崩壞,馬政府獨裁專政,所以不能用正常的法律程序處理。這些「非常時期」的法治理論,聽在長期爭取民主自由,也經歷民主轉型的台灣人耳中,似曾相識!

台灣曾經歷很長的「非常時期」:因為「動員戡亂」,所以不可以組黨;要「反攻大陸」,因此第一屆民意代表可以任職40年;……諸如此類以「非常時期」為名的措施,40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都很熟悉。

「回到正常」民主程序後,才知民主不是「心想事成」的制度。同樣是台灣人,在政策、國家認同、觀念價值上都有著極大差異。民主時代,贊成簽訂《服貿協議》與反對者,都是「人民」,如何解決歧異?有人支持核四,有人反對核四,怎麼辦?

閱讀更多

台灣,極端分子讚許的民族國家?

這兩天,可能很多人已經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怵目驚心的影片:犯下爆炸與槍擊案的挪威極端分子布雷維克在犯案前自製的影片中,毫不掩飾對多元文化、移民、伊斯蘭信徒的仇視,同時還讚揚台灣是個「拒絕多元文化」的「成功民族國家」!

這只是一個殺人犯的個人評價。只是,我們不禁納悶:距離我們十萬八千里的挪威,是從什麼樣的訊息「得知」台灣是個「拒絕多元文化的民族國家」?台灣到底在國際形象上,是個什麼樣的國家?我們自詡民主自由,開放多元。某些政府官員還沾沾自喜認為,我們每年花三億照顧新移民,推展多元文化,在世界上名列前矛!但坦白說,有幾個外國人會認為台灣是多元文化國家?

閱讀更多

制度惡搞 外勞淪為奴工

多名陞泰公司的女性外勞,指控公司在宿舍內裝設監視器,窺探她們的一言一行。如果查證屬實,八支監視器確實裝在宿舍內部(甚至浴室門口),又是一樁嚴重侵犯外勞人權,足以引起國際公憤。

試想,若這些員工是台灣人,這種「管理」、「監控」方式可能出現嗎?別說是員工宿舍,就是軍隊也不可能這樣亂來。在其他場域,這種窺視女性私生活的行為是偷偷摸摸的犯罪,絕不敢拿來傳閱、評論。唯一可以這樣全程監看的,恐怕只有養豬場、養雞場監看牲畜。這顯示宿舍管理單位,根本沒有把他們當人看。

閱讀更多

逼吃豬肉…誰比較野蠻?

一位台灣雇主,以「扣薪水」逼迫印尼籍之穆斯林外勞吃豬肉,被起訴「強制罪」。檢察官指摘被告不僅侵犯人權,且有損「國家形象」。包括英國國家廣電公司在內的國際媒體,已經報導此一事件。據知印尼政府亦已表示關切,希望台灣方面謹慎處理此事。台灣以這種方式出名,的確丟臉。

其實,這個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台灣對外勞五花八門的剝削,早已聞名國際。國際組織與美國人權報告,年年關注台灣外勞之處境。從扣留護照、刻扣或強迫保管薪資、限制行動自由、拒給休假、看護往往兼幫傭與褓姆、限制轉換雇主……幾乎年年都受到國際抨擊。然而,一向愛在國際宣傳台灣民主自由的藍綠政府,何時認真看待這些抨擊?

閱讀更多

人權要得到「社會共識」批准?

最近關於「死刑」的議題,惹起了激烈而廣泛的辯論。但目前似乎已經在「廢除死刑不符合當前民意」「人權仍要追求社會共識」等說詞中漸漸淡化。也就是說:廢除死刑,保障被告的生命權,由於社會多數人並不支持,所以暫時打住!等到有一天,「廢除死刑」成為社會共識後,水到渠成,自然可以廢除死刑。

的確,即使沒有正式的民意調查,當前台灣多數人仍然支持死刑,應該也是眾所周知。而從最近在報章雜誌以及網路上的熱烈討論來看,大眾對於「殺人償命」的信仰依然根深蒂固。在一個秉持多數統治的民主國家,確實無法忽視這股聲浪,驟然廢除死刑?

閱讀更多

寧緩勿急 集遊權利超越藍綠

針對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所引發的朝野爭議,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委員日前呼籲「立法院對集遊法修正寧緩勿急,多考量並接納社運團體的血淚心聲,充分對話溝通」。我們理解、同意人權委員們的基本看法,但想從自主公民、自主社運的觀點再進一言。

去年「圍陳」事件過後,部分大學教授與學生靜坐,主張修改集會遊行法。作為多年來飽受集遊法鎮壓之苦的自主公民,我們強烈譴責藍綠政黨拿集遊法進行惡鬥。我們認為,集會遊行這個基本的公民權利,不應繼續受到藍綠政爭的操弄。為此,我們曾發起一份連署聲明,至今已獲得四十多個社會團體的支持。

閱讀更多

陳雲林沒看到的人

陳雲林來台,最重要的「成就」,當然是簽訂了四大協議,以及驚鴻一瞥地跟馬總統交換禮物。此外,陳先生也(親眼或透過電視)見到了許多不同面向的台灣人。包括:三通最直接獲利的台灣紅頂商人;熱情招待到近乎諂媚的政治人物;遍地開花,四處嗆聲,努力要讓陳先生知道「台灣有人就是討厭你們」的群眾;以及鼓動並帶領群眾上街,出了事就推給黑道跟警察的政治人物。

然而,有一批陳雲林最該關心、認識的人,卻似乎無緣相見。這就是從中國大陸嫁到台灣來的新移民,總數已經超過二十五萬人。

閱讀更多

廢除集遊法不能因噎廢食 (刊登標題為:警察別只挑軟柿子吃)

「圍陳」事件過後,許多大學教授與學生靜坐,主張修改《集遊法》。事實上,以前民進黨立委多是《集遊法》的強力支持者;反倒是國民黨立委朱鳳芝,已參酌民間團體如台權會的建議,提出一個相對進步的《集遊法》修正案。但在這樣的政治氣氛下,集會遊行權利似乎被污名化,修改《集遊法》也變得遙遙無期。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