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要和解?回應李丁讚教授

李丁讚教授〈要和解,不要對立〉一文,對紅衫軍遍地開花的途中遭來挺扁民眾暴力抗衡的情況充滿焦慮,希望雙方能夠各退一步進行對話,不再對立。過去我們熟知「藍綠/族群對立」一直是不少台灣政治人物操弄權力版圖的一貫伎倆,很多人都在呼籲要超越「藍綠/族群」,施明德也曾提出要「喝大和解」咖啡,但顯然都沒能成功。

閱讀更多

從「雨夜花」唱到「紅花雨」

當「紅花雨」響遍全場,當它成為網路下載的最愛,超越當紅流行歌曲時,這首歌溫柔動人的旋律正充分反映出這場「新公民運動」的基調———雖然溫柔沈靜,但韌性十足,必將流傳久久。

從九月九日開始,就有不少歌手上台帶領大家一起唱歌,讓凱道現場嚴肅悲壯的氣氛得到不少紓解,如此也較符合這場運動的參與主體———婆婆媽媽與青年男女的取向,符合一場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運動的要求。

閱讀更多

怒吼來自何處?

三一三/三二七之後有了這麼一個新生現象,就是突然有那麼多年輕人/一般市民自發地出來向新政府抗議。來到四月天,更有青年學生試圖重振學生運動的精神,在廣場上絕食靜坐,抗議惡質化的選戰。

這現象引發了不少對立的議論。很多論者看到是公民社會的展現,年輕人的新聲音。然而也有不少學者卻認為廣場上的是認同「舊秩序」的人,幫腔的則是「舊菁英」,就是說他們是「舊威權體制」的餘孽。然而真相是如此嗎?「舊威權體制」的餘孽真是在那裡嗎?

閱讀更多

臺灣的民族想像之可能及其障礙──回應班‧安德森《想像的共同體》

〔這是發表於台社與時報於2000年4月23日合辦的班‧安德森「全球化時代的民族主義想像」演講會上的回應文。〕

首先感謝安德森這本書對民族主義的冷酷解構所帶給我的深刻啟發,因此我在這裡想要做的是,應用安德森的民族理論,來檢視臺灣的民族想像的各種發展的可能及其障礙。我尤其想從它的歷史情境談起,並且配合上我們家族三代的體驗來呈現,就是我的祖父母、父母以及我這三代,分別代表清代、日據時代以及國民黨時代。我想藉由這樣的歷史情境,來探討臺灣的民族想像所內涵的矛盾與障礙。並且我也想以中國的民族主義為例,來談一下安德森民族理論的一些難題。最後我將回到這次演講會的本題,即全球化下民族想像的前景與困境。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