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性罷工,可能嗎?

十月五日即將推出的第一次十五分鐘政治性「柔性罷工」,在倒扁總部的解釋之下,應該注定會柔性得不像罷工,甚至會是以不打斷日常工作為前提。誠如簡錫◆所說的,罷工這回事已經被污名化得大家一聽就害怕。值得玩味的是:在台灣罷工其實極為罕見,為什麼其實並沒有經驗過罷工的社會大眾會這麼根深柢固懷疑其正當性與可能性?尤其是「政治性」罷工,在九月九日高凌風提議以來,幾乎就一面倒地被認為絕無可能。這個現象或許透露出台灣近幾十年政治運動傳統的一些特性。

閱讀更多

「多元決定」與何青

看了苦勞網上花紅與高安邦兩位先生對何青的文章的回應,我一方面非常興奮理論層次上的辯論似乎有展開的傾向,一方面又苦惱於這兩篇回應的無力與誤解。我想在這裡提出一些看法,兼提一點關於所謂「多元決定」理論的內容與背景,希望能更深化辯論。必須聲明的是,我在過去幾年有幸向何青學習了很多,以下所說的因而是我所理解的他分析問題的方法,而不是我個人的創見。貨真價實的何青的回應,當然還得等他自己來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