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需要酷兒批判同性婚姻?

卡維波

(本文為2014年6月14日「性別人權協會15年鬥陣餐會」發言稿)

在台灣的同性婚姻運動中,有所謂酷兒立場者批判同性婚姻(簡稱「同婚」)。許多同婚支持者認為這對於同志權益而言是扯後腿,有些人認為酷兒應該與同婚運動聯合來反對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本文就是要說明:為什麼酷兒的批判同婚對於同志運動是必要的。

以基本教義派基督徒為核心的反對同婚(甚至反對同性戀)的這一群台灣人民,此刻對抗著以同性戀為核心的支持同婚的另一群台灣人民。這種「人民對抗人民」採取的又是哪一種政治方式呢?我們看到的大概不外乎兩類,一、「公關」(publicity),就是媒體造勢、打造形象,來博取觀感。二、「政治角力」(politics),就是立法游說、向政客施壓或者拉攏。這兩類都是無關雙方爭議內容的外在努力。雖然這兩類都是在所謂民主社會中常見的策略,但是等下我要說明這些都沒有「民主」的實際意義

閱讀更多

在帝國/殖民/主義中的台灣史敘事--從趙剛二評吳叡人談起

趙剛這個<二評吳叡人>,講到「帝國」不同於「帝國主義」,「殖民」不同於「殖民主義」,這個區分大概是一般後殖民教科書開頭時都會提到的。

「帝國」是現代國家之前、也就是「民族國家」體系之前便存在的一種政治組織方式,一個特色是幅員廣大、多樣族裔,而不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

閱讀更多

過度真實的兒少修法

一些兒少團體最近在兒少法修法中針對報紙新聞提出了「過度使用描述(繪)施用毒品、自殺行為、暴力、血腥、色情、猥褻、強制性交細節之文字或圖片,不得有害兒童少年隱私權益及身心健康」這樣的修法條文。

「過度」云云是這類修法偏好的字眼,以前類似的修法則使用「過當」。過度或過當其實都在表達同一個觀念,都是專制統治者在檢查制度歷史中早就使用過的重要觀念。

閱讀更多

「性侵幼童案」判決爭議-保護兒童 不在報復正義

最近由於法官對於性侵兒童案例的判決被視為「輕判」,從而引起某些團體的抗議,甚至揚言動員群眾示威。但是如果對判決理由沒有正反俱陳的深入辯論,只能鼓動民粹的情感反應,無利於公眾理性討論。

目前討論這些案例時都強調幼兒的「意願」表達,似乎致力維護幼兒的主體性。然而未成年者的意願和主體性一向被選擇性地理解,例如未成年「自願」與他人發生性關係時,其意願的有效性通常不被承認。因此「意願」應該不適合作為此類案件的核心。

閱讀更多

陰毛獨白?陰毛留白?

陳冠希事件引發了大中華地區許多性與性別方面的爭議與公共討論,保守人士、性運動份子、女性主義者、反對網路管制者紛紛發言論戰。但是比較少為人注意的一個爭議則是發生在美國的某個名人扒糞網站。原來,因為中港台的網路禁止流傳艷照,較諳英文的港人便在美國網站上以英文討論與流傳艷照,這使得一些美國白人與華裔也注意到這些艷照,並且批評這些亞洲女星的陰毛沒有修剪、除毛或剃毛(trimmed, waxed, shaved),由此引發了亞洲華人網友的反擊。雙方看似粗糙的爭論其實涉及性/別的公共化與文明化(civilizing process),以及身體政治的一些核心問題。

閱讀更多

同性友愛?還是同性愛?

日前國軍兩名士兵在打野外時當眾表演口交,值星官沒有制止,引起軒然大波,有立委認為噁心,有些輿論則質疑這樣的國軍能有什麼戰力。

口交或男男性愛常引來「噁心」的批評反應,但若是男女的正常性交就很少用噁心來形容,因此噁心的說法顯然有歧視之嫌。因為男男口交而懷疑國軍的戰力,則可能認為同性戀是陰柔而非具有戰鬥力的陽剛,也有歧視之嫌。另外,部隊休憩時常見戲謔活動,現在只因為涉及性,就被認為是軍紀敗壞,這是對性的歧視。

閱讀更多

性別宰制還是性宰制?(良婦與淫婦)

晚近反對性交易合法化的人士,認為性交易是對弱勢女性的性剝削或性別宰制,因此必須限縮性交易(如紀惠容<不能漠視性產業裡的性別宰制>2009年6月30日《中國時報》)。但是如果性交易真的造成男人宰制女人,那麼為何不徹底開放男妓,促進男性性工作,以求性別權力平衡呢?何以要連男性色情一併打壓?何以連非弱勢女性從娼也一併禁止?看來,反對性別宰制可能只是藉口,掩蓋另一種根深蒂固的宰制,也就是性宰制。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