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不是獨立國家─亞洲獨立的問題

為了避免把本文讀成是在這一波中韓兩國的大規模反日運動中,在傷口上撒鹽等不必要的誤會,讓我先講清楚寫作的基本心情/精神狀態。亞洲區域的再/統合(re/integration),是所有批判圈知識分子共同的責任,而在當前歷史的運動方向裡,統合的最大障礙似乎是日本的政府(與社會)。要寄望日本的批判圈能夠產生作用,從內部扭轉形勢,我們處於亞洲不同地區的分子必須跟他們站在一起,共同思辯根本問題之所在,提供他們外在的支持,讓他們清楚得到外在的資訊與看法,才可能透過裡應外合,一起跨越臨界點,走向亞洲整合的新階段。這個臨界點就是:日本有沒有辦法脫離對美國的軍事依賴,從美國獨立出來。

閱讀更多

關於東亞論述的可能性

孫歌:首先,感謝作品社給我們提供這樣一個討論的機會,讓我們幾個來自不同區域的人來討論有關東亞的問題。我有一個比較具體的個人建議。我們在討論東亞問題時,先要對“東亞”概念有一個質疑。現在討論東亞的正當性,似乎已經不需要證明了。但是我們怎樣討論東亞問題,卻是需要討論的。因為假如我們把東亞作為絕對的前提來推進討論的話,可能會遇到一個非常麻煩的問題。東亞不同區域的人在討論東亞問題時,由於他們關心的問題背景和歷史脈絡不一樣,所以討論的問題是完全不同的。而且,不同地區的東亞論述放在一起的話,往往會產生對立、衝突和矛盾。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樣才能夠說,“東亞論述”可以變成一個共同的前提?這不光是一個學理問題,還是一個實踐性的問題。這要看我們是不是能夠找到東亞現狀中,可以共同討論的東亞歷史的問題點。就是說,討論的結論可能不同,但問題是我們共同擁有的。下面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找到這些共同點,讓東亞不同地區的人能共同加入到這個討論中來。由於不同地區的人的參與,這些問題有可能發生變化,而這些變化可能正是我們所關心的。這是我所出的問題,希望光興和永瑞能夠有回應。

閱讀更多

全球化,遺忘所有非英語文化?

近年來,政府及學界領導階層,積極加強學術評鑑的制度(包括升等及續聘、學術刊物的審查評等、大學評鑑等等),進而加上國際化、英語化等要求,並且將資源分配等辦法,與評鑑結果直接掛鉤。一時之間,整個高等教育界都在隨著評鑑這部大機器忙碌。

可是這些制度背後的動力何在、理據是甚麼?人文社會學科的性質會不會遭到扭曲?對於學者酖酖尤其資淺的學者酖酖是不是公平?在在都是迫切的議題,亟需展開公共討論,讓學術工作者廣泛參與。這次,許多學術社團共同舉辦「高教評鑑研討會」,目的即在此。

閱讀更多

異形份子

台灣有一群經歷了八0年代社運高峰期的學運份子,他們沒有選擇進入正統的政治體制,成為當今的統治者,反而因為那個經歷了那個大變動的時代,無法選擇“正常”的工作,試著在走自己的路。你說他們是在堅持理念,會有點矯情,比較準確的說,他們在找尋適合自己生命形成的路子。有些人進入了運動團體,有些人去了NGOs,有些人成為所謂的文史工作者,釗維的路數跟這些人又不同,他也一直在找另一種可能。

閱讀更多

嗆聲自身──民主運動與美國帝國主義[1]

本文的核心論點是:有主體意識的民主運動必定要清理與美國帝國主義的關係。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以下簡稱台社)在一九八八年發刊時,是以站在民間社會的立場參與台灣的民主反對運動來自我定位,這個立場在過去十六年沒有改變,所以台社也不會像某些團體一樣因為政權的移轉就順理成章的變成御用,更不會像以前反對運動圈的一些朋友那樣,現在會說台灣的民主已經完成,不要用高標準來衡量,云云。作為永遠的反對派,我們認為民主是永遠的革命,它不僅意味著選舉政治的民主化,我們同時認為民主是得在社會、文化及日常生活中的全面深化,沒有社會及文化的基礎,民主會成為少數人的政治遊戲。因此,像和平、反戰及反對帝國主義,這些普世價值必須能夠深入人心。

閱讀更多

主體形成的政治經濟學:評丘延亮

Colours of Money, Shades of Pride: Historicities and Moral Politics in Industrial Conflicts in Hong Kong (香港大學出版社,2003)是丘延亮從1985年起,用了十八年心血所完成的新作,雖然它所「記錄」地是短短十三天一群香港女工抗爭的歷史事件。

坦白說,這本書不好評,主要原因在它的書寫跨越了不同的文類與學術領域,它是人類學也是社會理論,是民族誌也是田野日記,是歷史也是小說,是中篇小說也是後設小說,是工業社會學也是社會史,是文化研究也是政治經濟學。Michael Taussig認為丘延亮創造了一種全新的sensibility,結合了說書人的藝術與社會理論家的鬼才。Gayatri Spivak將該書定位成資本主義理性的人類學,處理的主要是作用者(包括女工與研究者)的主體形成,總體而言該書是一個耀眼的展演(A vertiginous performance)。Ashis Nandy則認為該書是在挑戰社會科學的正典,取而代之的是大膽拋除專業主義的民族誌,這種特殊的田野觀察將工人所體現的社會知識本身視為一種工藝,一種志業,也成為激進異議份子對抗當代資本主義的新基礎。無論各家如何定位這本書,難以否認的共識是,丘延亮在這本書中呈現了他自身的長處與特質:說故事,說故事是他一慣在很多場合中帶出問題的方式;我們無法否,認是他在主控說故事的方式及方向,往往會有他清晰、不隱藏介入的痕跡,或是聽者會因為好幾條故事的線同時在跑,而有時無法體會以致於一頭霧水,但是他的故事都複雜而多面,不會完全因為主觀的偏好而消除異己的雜音。簡單的說,故事的複雜性反映了說書人本身腦子的複雜性。

閱讀更多

在全球反戰聲浪下反思台灣主體性中的美國

從2001年九一一事件到2003年三月美英澳聯軍攻打伊拉克的一連串事件中,主導性的「反恐」論述框架很戲劇性地快速被「反戰」氣氛所取代,掀起了世界史上來最大規模的全球自發性民間社會運動反對美英對伊開戰,主戰最力的美英澳洲等國,恰恰也是反戰運動最為激烈的地方,凸顯出政權與公民社會之間龐大的落差,這其實意味著在這個所謂全球化的時代裡,政權似乎已經慢慢與社會脫鉤,不再企圖代表民意,而是以國家利益之名代表其自身所被安排好的位置。從世界政治史的角度來看,從反恐到反戰的轉變正意味著以布希政權為代表的美國正在快速地從帝國的頂端向下衰敗,美英強勢推動的軍事行動,最後甩開聯合國的決議,由「王道」走向「霸道」,不但是喪失「民心」成為「全民公敵」,縱使在未來依然是軍事強權,也將喪失它在冷戰後期以來所擁有獨一無二的世界性領導權。總之,反戰運動在全球化的格局中顯示著未來的世界,在政治的統治層次上,將形成多重區域之間的制衡關係,而其中亞洲區塊能否形成統合將牽動未來世界關係的變化。

閱讀更多

台灣國寶

作為讀者,在我們的意識中早已塞滿了檳榔西施在社會空間中的討論,所以很難孤立地來閱讀《片刻穠妝:「檳榔西施」影像輯》。從把檳榔為不文明、不進步、影響國際形象而趕出台北市,而後中產階級女性團體陳腔濫調地指控檳榔文化剝削女性身體,一直到最近桃園縣以阻礙交通之名企圖規範西施的身體,《片刻穠妝》在此時的出現,其實是在介入這些一串事件編所織成的歷史脈絡,讓我們看到主導台灣主流社會的菁英階層自以為是與民主進步的虛假性:工農階層作為檳榔的消費主體,西施作為被指控的對象,什麼時候又曾經被「邀請」進入所謂的公共領域,讓她/他們能夠有充分的發言權?我們對「檳榔西施」的生存狀態又有多少的體會?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陳敬寶是以藝術的形式及熱情,開啟了認識台灣社會「這個」階層的新視野。

閱讀更多

《帝國》與去帝國化問題

1. 定位

2001年九一一事件以後,全球權力結構正面臨關鍵性的調整,美國布希政權強勢推動的全球反恐怖主義軍事行動,迫使國際批判圈再次面對軍事帝國主義問題。Michael Hardt與Antonio Negri廣受注目的《帝國》一書出版於九一一事件之前,是對於帝國主義最近期的討論,他們的理論是否能夠提供我們不同思考的方向,這是我閱讀這本書的動力之一,但是為了不斷章取義地曲解作者總體的論述,這個問題將延緩到閱讀過程中來討論。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