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消費社會形成的初步思考

出版於 (2002) 〈台灣消費社會形成的初步思考〉,《中國大學學術講演錄》,大學學術講演錄叢書編委會編,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43-248。

以下的文字是執行國科會集體研究計畫【消失國界?全球化,民族國家與文化形式-全球化與消費社會的形成:南韓與台灣的比較研究1999-2001】的一部份成果。曾於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台北市政府與清大亞太/文化研究室共同主辦之〈亞洲城市中華人的文化生產論壇〉上發表。

在主流的學術論述中,消費社會經常被簡單的理解成所謂後現代的一種特色,也就是以理論概念來抹平消費社會歷史的形成與在各地的差異性。在過去十年的思考與研究中,我初步的體認是:放在東亞的社會,特別是在主要城市中來觀察,消費社會是一種結構性的歷史條件,是逐漸形成的社會構造,它的生成、擴大、與表現直接受制於資本主義的經濟生產。如果我們將資本流動視為全球化過程中的核心參考座標,那麼消費社會的形成,在特定的在地空間裡,完全奠基於資本的積累,而在像台灣與南韓這樣的新興開發國家(NICs),經濟的快速發展,與資本向外的流動與外資輸入關係密不可分;推到理論極端,我們可以說,沒有資本的快速全球化,就沒有消費社會的出現。更為重要的是:在另一個層次上,我們也發現,消費社會作為一個社會形構的結構性切面,會是一種結構性的狀態(conditions),它的形成是逐步的,也是不斷變動的;由於它的生成密切的接合到政經結構的變化,所以雖然逐漸形成其內在邏輯,或是相對自主性,但是它直接與不同的歷史社會場域相交錯,它不僅借用『民間』社會的資源與動力,影響民間的既有形態,也滲入主導性政治空間,轉化政治操作的模式,它甚至直接影響到反對性社會運動的自我表現形式。也就是消費社會在點、線、面的地毯式的形成變動過程裡,它終於成為不可或缺的社會構造,直接衝擊既有的(文化)生產。它的歷史效應何在?內在邏輯是什麼?造成哪些具體的政治效果?社會運動如何被迫與其協商?是關切的焦點。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