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和解不/可能? 〈多桑〉與〈香蕉天堂〉殖民/冷戰效應下省籍問題的情緒結構[1] Why is ‘great reconciliation’ im/possible? De-Cold War/Decolonization, or Modernity and Its Tears

1.去冷戰與去殖民的問題意識:現代性及其眼淚

2000年八月中,在這篇文章開始構思的階段,我正好在漢城做研究,無可避免地碰上了南北韓雙方家庭團圓極端動人的場景。雖然電視上的團圓畫面很明顯是由兩韓國家機器所主控,但是家人會面過程中,淚水、傷痛與悲哀的程度,早已甩開了國家象徵權力的限制;高度的情緒流動,讓人有淚水成河之感,透過媒體的呈現,切入了社會──集體的感情結構與空間。作為不懂韓文的外來者,我必須依靠南韓的英文報The Korean Herald來感覺,但是語言的障礙根本不能阻擋無以名狀的體認。新聞是這樣報導的:

“媽啊,我終於活著見到妳了”,當69歲的李宗必(譯音)見到他長期因病煎熬、九十九歲高齡的母親似乎認出他的時候,忍不住地大聲哭喊。但是,母親神志不清的說:“你住在哪?漢城?你多大年紀了?” 李先生的兄弟姊妹們一同泣不成聲。 (The Korean Herald, 2000年八月十六日一版)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