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與去帝國化問題

1. 定位

2001年九一一事件以後,全球權力結構正面臨關鍵性的調整,美國布希政權強勢推動的全球反恐怖主義軍事行動,迫使國際批判圈再次面對軍事帝國主義問題。Michael Hardt與Antonio Negri廣受注目的《帝國》一書出版於九一一事件之前,是對於帝國主義最近期的討論,他們的理論是否能夠提供我們不同思考的方向,這是我閱讀這本書的動力之一,但是為了不斷章取義地曲解作者總體的論述,這個問題將延緩到閱讀過程中來討論。

閱讀更多

〈流離尋岸─資本國際化下的「外籍新娘」現象〉自序

距離初次浮現探究「外籍新娘」現象的衝動,轉眼間,已近十年。這些年來,接受了無數的訪問、演講邀約,慨然分享我的研究和實踐心得;萬萬沒料到的是,在難產多年的書即將出版之刻,腦海竟一片空白,不知如何下筆書寫自序。

煩悶間拿起《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剛出版的「大和解?」專輯,那裡正好有篇自己的文章。主編趙剛在編輯報告中點出,拙作〈外籍新娘媒體建構〉在一根本的意義上,也是在處理「大和解」的問題。一語驚醒夢中人……。

閱讀更多

放下野百合的傲慢與偏見

數位大學生在中正紀念堂廣場靜坐,引來各種質疑的聲音,批評者多為十四年前野百合世代的參與者,紛紛表示廣場前的學生不夠資格與當年野百合精神相提並論,主要論點有二:廣場學生與國親兩黨相從甚密,不夠純潔;以及學生的訴求不明確,論述層次太低。
十四年前的野百合學運,我剛好是大四學生,也躬逢其盛地加入了靜坐的行列。那個世代的大學生適逢台灣戰後社會運動最蓬勃的時代,從鹿港反杜邦運動、遠東化纖罷工,到五二0農民北上抗爭流血衝突事件等等,即使未親身參與,只要還有點正義良知的大學生,無不被激起莫大的熱情,或至少產生對社會議題的關注。校園民主運動也隨著大社會的各式反對運動與思潮的興起而快速串連,各類學運社團間或聯結或爭辯,並基於對未來社會的願景與對批判思潮的渴望,不論哪個性質的學生社團都勤組讀書會,企圖提升自己分析和論述的能力,並與各種政治及社運團體保持密切的連結與對話關係。在這層意義上,當年的野百合並非所謂「純粹」的學生運動。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