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戰不是簡單地反美而更是複雜地反自己

baby_peace-thumb文/ 趙剛(東海社會系教授)

善良的台灣人有一個可愛的通病,那就是要在複雜的世局中辨識出騎兵隊與「 紅番 」、好人與壞人、恩人與仇人…。童年的我就是一個標準的善良台灣人,那時候和家人看電視西部片,總是期待騎兵隊最後出現,殺掉或趕跑那可怕的印地安人。那時後,你若問我,為什麼支持騎兵隊呢?我一定回答:難道還支持紅番麼?

閱讀更多

台灣如何看待美日鷹派?(與蔡孟翰合寫)

美英聯軍對伊開戰以來,親美與反戰的辯論在國內發燒。

雖然台灣的街頭反戰運動顯得勢單力孤,但包括李遠哲先生在內,迄今已有六百餘位學界人士簽署了一項反對美國攻伊聲明,顯示台灣仍不乏反戰的聲音。然而,不容否認的是,多數國人仍相信「親美」是唯一切合實際的自保之道,而「反戰」則是不太現實的。難道,美國不是台灣的武器主要來源?難道,美國不是嚇阻、抵抗中共武力犯台的安全保證? 按此「親美」邏輯,就算布希像是一個「黑幫老大」,又如何?只要該黑幫能「罩」台灣,則死皮賴臉地充當其「外圍小鬼」,繳一點「保護費」,又何妨?以東風飛彈對準台灣的中共黑幫,難道不比布希的黑幫更黑?兩黑相權取其輕,不是很合理嗎?

閱讀更多

對沒格調的戰爭更應有高格調的反戰

關於反對美國攻打伊拉克,我有如下幾個想法:

一、 反對戰爭,不應該只是為了和平,和平陳義過低,只是沒有戰爭的狀態而已,對更多人,更只是繼續做生意而已。反戰是為了要捍衛民主這個理念,這才應是伊拉克以外的人們反戰的主要目標。戰爭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否定,因為贊成啟戰也就等於在面對利益或理念的衝突的情境時,人們放棄了溝通的可能與制度性的協商。民主作為一個理念,可能只止於民族國家範圍,而不能及於全球嗎?今天,唯一存在於全球尺度的民主協商機制是聯合國,美國要繞過聯合國直接發起戰爭,是對這將近百年來,人類尋求在全球尺度上建立民主協商體制的一大破壞。後果將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在各個尺度上的殘跛,以及人類文明的倒退。

閱讀更多

提升傳播權的五項新思維

一、非政府媒體改革組織的合作及分工問題 最近幾年對媒體(特別是電視)內容的抱怨與抨擊,似乎可分作兩個類型。類型之一是,媒體的偷窺、侵犯隱私、狗仔隊現象、法庭新聞報導的司法干預之虞、對警局嫌疑犯的電視審判、災難現場的再三重複及「愚蠢或不堪」的訪問方式、對當事人或家屬朋友造成二度傷害、羶色腥新聞超過「正常」新聞的比例太大…等等。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