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原住民到新移民

春暖花開,筆者帶著學生探訪原住民部落,好讓他們體會政黨惡鬥之外,基層民眾是如何的生活。沿著蜿蜒的山路行經茶園,明顯地看出有些是疏於照料,有些則可從整齊畫一的茶樹高度看出主人投注的勞動力。一旁有路人交換他們的觀察心得,結論道:「那些雜草一堆的是『蕃仔茶』,這些蕃仔就是天性懶散,又愛喝酒,有地也不會好好開發!」學生疑惑地望著我,我要他們稍後訪問原住民茶農後再下定論。

閱讀更多

百合既腐,寧當蕪草

相較於前野百合學運份子徐永明教授與李文忠立委對目前正進行的「野百合重現」的學生運動的敵視與不屑,欣見也是前野百合學運份子的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先生對學生運動的支持與期望。他肯定學運的批判角色、承認當前學生抗爭有理想性,並期望學生深化反對論述。看到林佳龍先生還能表達出這個立場,誰人能謂十四年前的野百合早已全然腐朽昇天?

閱讀更多

怒吼來自何處?

三一三/三二七之後有了這麼一個新生現象,就是突然有那麼多年輕人/一般市民自發地出來向新政府抗議。來到四月天,更有青年學生試圖重振學生運動的精神,在廣場上絕食靜坐,抗議惡質化的選戰。

這現象引發了不少對立的議論。很多論者看到是公民社會的展現,年輕人的新聲音。然而也有不少學者卻認為廣場上的是認同「舊秩序」的人,幫腔的則是「舊菁英」,就是說他們是「舊威權體制」的餘孽。然而真相是如此嗎?「舊威權體制」的餘孽真是在那裡嗎?

閱讀更多

拆穿形式民主的西洋鏡

何謂「民主」?最簡而易懂的說法是「人民做主」,而直接選舉總統,乃至於公民投票,往往被視為民主的最重要指標。就形式而言,台灣的確是民主的國家,然而就實質而言,人民離做「主」人的目標恐怕還很遙遠。

所謂實質的民主,人民必須能參與重大決策的制定過程,其參與的方式並非僅止於投下公民投票,更重要的是能介入公共討論,進而影響政策制定的方向及內容。在此意義上,台灣人民,特別是基層人民,以主人的身分參與政策的空間仍然非常狹隘。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