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情念舊 一個看似無情

f_19508_1

廖玉蕙記得,一九九三年與何春蕤夫婦同團到南京參訪,返台當天,何春蕤扛著大行李箱從樓梯上走下來,身旁的先生卡維波卻只拎個小公事包。廖玉蕙聽到旅館大廳裡一些大陸學者竊竊私語,對這位台灣的女性主義者有些讚嘆又不敢領教。

那是何春蕤一九七八年留學後,這對高中死黨第一次聚首。廖玉蕙直到這次相對論訪談時才告白:「那時候我覺得妳很冷淡。」

閱讀更多

何 衝破性禁忌 廖 認同腦解放

f_19506_1
廖玉蕙(左)拿起筆記本,談起往事絮絮叨叨;何春蕤卻說:我怎麼都記不得?記者郭肇舫/攝影

問:何春蕤什麼時候開始關心性別議題的?

何:我們那一代的女性開始受教育、有一些願景時,都會感覺到局限性,也許不知道那叫性別意識,但妳開始感覺到男女不太公平。例如兒子的零用錢一定比女兒多,因為女兒要被人家請,兒子要請別人。

廖:兒子和女兒回家的時間是不一樣的;兒子肚子餓了,要女兒去做點心。

閱讀更多

廖玉蕙 何春蕤 回味死黨歲月

f_19505_1
畢業服裝秀 何春蕤扮牛仔

一位是台灣女性主義運動的大姐大,一位是向芸芸眾生探尋苦樂的知名作家,何春蕤和廖玉蕙,兩個截然不同典型的女性,高中時卻有過不凡的死黨交情。在青澀年代,她們的生命軌跡曾經深深疊印。

台中女中綠衣黑裙時期的交往,其實也早早預示了兩人日後的不同。當年喜歡彈吉他、戲弄老師、打扮成西部牛仔的何春蕤,近年在性別議題及女性運動上一往直前,「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騷擾」的口號轟動一時,近期方打贏「動物戀網頁」官司。相對的,當年就是「好學生」、身為班長的廖玉蕙,如今在大學執教,並以細膩文筆刻畫生活的悲欣哀樂,出版卅多種著作,積極擁抱書迷大眾。

很巧,那年兩人高中都考得不理想,分發到豐原中學,先同班了一年;然後不約而同參加插班考,一起考進台中女中,又做同班同學。卅年多後,兩人分別成為大學教授,但聚首話說從頭,方覺青春滋味依然無窮。

閱讀更多

色情自由就像言論自由

李敖在北大演講說言論自由就好像A片或成人色情片,沒什麼了不起。他的意思是,看似洪水猛獸的言論自由一旦開放了,大家也就習以為常,不會天下大亂,就像色情片也不是什麼妖魔鬼怪,開放之後大家都習以為常一樣。

李敖的說法(「開放言論自由就像開放色情」)還可以顛倒過來問:開放色情是否就像開放言論自由呢?這也就是說,色情自由是否就是一種言論自由?而查禁色情也就是查禁言論自由?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