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就是我的反核旗幟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發起「裸體搶救鹽寮福隆沙灘」環保行動,將在今天號召民眾以裸體方式排出「NO NUKE」(反核)字樣,反對核四興建並搶救逐漸流失的福隆沙灘。聯盟付費向私人經營的海灘取得活動許可,警方卻如臨大敵,揚言將以《集遊法》取締。然而就世界風潮而言,近代集體裸體抗議其來有自。

閱讀更多

把街頭還給基層異議者!─重省集會自由與集會遊行法

台灣民主開放的初期,街頭經常成為緊張的戰場。隨著社會的逐漸開放,集會遊行日漸成為正常儀式的一環,緊張的氣氛也「似乎」大幅降低。但就在大眾多已對街頭遊行習以為常,甚至佔據凱達格藍大道經日,也被容忍的時候;在許多個案,卻仍發現集會遊行者受到監控與鎮壓。許多社運團體都感到集會遊行法與警方的執行措施,是集會遊行權的緊箍咒。筆者自己的經驗中,也深有感觸。

但,社運團體心目中的緊箍咒,卻似是大法官與多數執法人員認為合憲,甚至寬鬆的良法美制,這是怎麼一回事?

閱讀更多

後獨立時代的腐敗

執政黨今日之腐敗,根源不在一二人,歸根究底,是由於整個黨喪失了目標的追求。六年前,當「台灣獨立」還是一個沒有權力手段在手,從而還是一個因為遙遠所以安全的目標時,台獨的信念是一個有效的動員與凝聚的依據,以及一個道德上、情感上與信仰上的超越象徵;台獨之於民進黨,猶如上帝之於教會。那時的民進黨的自我意識是一個民族主義的革命政黨,接收幾十載黨外運動的歷史光環,順理成章地配戴著清廉與勇敢的勳章。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