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公民進場

凡是為了挺藍而倒扁的民眾,或是為了挺綠而反制倒扁的民眾,都不是真正的自主公民,因為這些在其他方面或許可敬的國人,把自身交給了一個外在的勢頭,放棄了對自身信念與行動的嚴肅思考,也放棄了對人民自身利益的忠實看守。

自主公民的首要外顯特徵是:不如響斯應地為藍或綠背書,不機械反應地反藍或反綠,更不為一方打另一方。表現在外的這些行動特徵,反映了一個內在的清楚思考:如果公民沒有自主性,那將永遠是既存政治勢力(不管在朝或在野)的偶具,供人驅策,犧牲的不只是自身的利益,並且是根本的公民主體。沒有自主公民體為基礎的體制,一定不是真正的民主體制──儘管有選舉、有政黨。自主公民也投票,但走出投票所,並不停止思考,也不閉上眼睛,更不閉上嘴巴;行屍走肉般地等待下一次投票的必非自主公民,反更像是千百年來有權者眼中的「小老百姓」。

閱讀更多

該矯正的是歧視現象

部分宗教界人士與市議員抨擊北市政府主辦之「同志公民運動」,且公然指稱「縱容同性戀」會帶來「衛生問題」,使台北市成為「愛滋溫床」,甚至認為同性戀是違反善良風俗的「原罪」而需要「矯正」!這些明目張膽、毫不掩飾的恐同症(homophobia)論調,更凸顯了「歧視」在當前台灣是多麼嚴重且迫切的一個問題。而推動「反歧視法」以對抗社會主流偏見,讓弱勢、非主流族群能享有基本公民權利,更是民權團體、社運組織以及各級政府的當務之急。

宗教人士的抨擊,在理性或科學層面上本有許多謬誤:同性戀傾向無法「矯正」、同性戀也不是造成愛滋的主因、同性婚姻合法化更未必導致人類滅絕--異性戀也不會因此被「矯正」成同性戀。但更深層的問題,在於價值觀與權力關係。

閱讀更多

龍應台回答不了的問題

一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二十萬英國民眾湧入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抗議柴契爾的人頭稅政策。當時,鎮暴警察率先攻擊和平示威者,部分示威者遂展開反擊,雙方打成一團。經過了這場所謂的「人頭稅暴動」或「特拉法加之戰」後,柴契爾被迫辭職下台,由同屬保守黨的梅傑繼任首相。

「特拉法加之戰」只不過是「公民不服從」運動的一個近例而已。再往回看,還有六十年代的反越戰運動與黑人民權運動。

閱讀更多

一代名妓 妓運留名

今天的攝影展標題為「一代名妓攝影展」,我覺得還挺恰當的。
中國歷史上的奇女子多半出身「青樓」(妓院),這恐怕是因為正經女人、好女人其實就是順服父權規範的女人;就是因為她們都合於主流的價值和道德,所以被視為好女人,因此也「奇」不起來。反倒是出身青樓的妓女,往往因為生活脈絡不受一般道德的侷限,而且她們的專業工作也超越呆滯於倫常的人際關係,所以有機會也有能力做出一些超凡入聖的事情來。

閱讀更多

更要爭取資訊透明

三立電視台新聞採訪人員朱文正被台北法院法警不當逮捕受傷事發之後,各大電視媒體同仇敵慨,同聲強烈譴責法警,並認為這是對新聞自由的某種戕害。確實,在整起事件中,法警過激的表現,逾越合理執勤分寸,對新聞工作者的作業產生威脅,毫無疑問應該被嚴厲譴責。而媒體朱文正決定控告法警瀆職、傷害和妨害自由等罪,社會也應該給予支持。

閱讀更多

NCC的道德公關秀

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自成立以來,其合法性一直遭到質疑,日前大法官解釋文認定NCC組織法違憲,不啻是雪上加霜。

在這種情況下,NCC企圖要強化它存在的正當性是可以想見的;只是我們不希望NCC採取的是「道德公關」的老路。所謂「道德公關」乃是一般政客常用的手法,就是以建立自身清高的道德形象,來和群眾做公共關係,來換取民眾的支持,來正當化自己的存在,來掩飾政績不彰等等。而建立自身道德形象的手法不外乎是「淨化社會風氣」,諸如掃黃、查禁色情之類,於是這些「野火燒不盡」的社會現象就變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道德形象資源。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