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惡法剝幾次人皮

看好萊塢法庭片時常常看到「一案不兩判」的說法,也就是說,一個案件要是審判終結定讞,就算日後發現新的證據足夠翻轉原來的判決,仍然不能再成案。這個措施當然保障被告不會過度被司法操弄,提醒法官在審判時要小心謹慎,不要造成日後發現誤判的遺憾,而另一方面也再度指出法律必須自制,此刻的證據到哪裡,案子就只能判到哪裡。

可是在台灣,有一個法律卻可以使得同樣一個案子不斷被不同的警局舉發,作為不同員警的業績,這就是惡名昭彰的兒少性交易防制條例,特別是其中的29條。

閱讀更多

沈默傷人的親情暴力

何春蕤(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
高旭寬(台灣TG蝶園發言人)

十年前有位同志運動的核心份子曾經沈痛的說:「在台灣,只有孤兒才能做同性戀」。聽眾的腦筋轉了幾個彎才懂,原來她說的正是同性戀個體在最親密的家庭關係中的處境。傳統「家醜」不外揚的氛圍,使得太多父母向同性戀的孩子表達極大的憤怒怨恨或者選擇全面冷戰孤立,用強大的情感勒索逼迫孩子就範。這種來自親情的拒斥和放逐,也使得許多同志長年深陷家庭和自我的兩難選擇之中,終至憂鬱纏身,精神狀態不穩。

閱讀更多

何必耗費資源抓大麻

這幾個月的藝人吸食大麻案,隨著偵察、出庭、藝人道歉、勒戒的劇情起伏,在媒體上熱鬧了好幾陣子,填補不少新聞版面。不過,如果吸食大麻的不是藝人而是普通人,顯然就會因為缺乏娛樂性而不被報導,甚至我們有理由懷疑司法檢調單位是否會投入這麼多資源與人力去不斷深入追查涉案藝人。由於刑事偵察與司法資源是有限與寶貴的,如果不成比例地投入輕微犯罪,我們也要質疑其效益何在?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