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到景美軍監抗爭

白色恐怖時期的一九六八年,我被抓入景美看守所(軍監),一關就是三年半。回憶過往,三十九年前,我選擇與專權對抗遭受牢獄之災,是和人民在一起抗暴必付的代價,從來未曾反悔,更不覺得委屈。這是人之所以為人不得不做的,沒有什麼好怨天尤人的。

在這個國際人權的紀念日、再度與樂生青年、老年一同在景美看守所門前為弱勢者生存與尊嚴和平靜坐,竟又目睹警方暴力鎮壓、逮捕,令我痛心疾首:台灣社會走到今日,半世紀抗爭成果得而復失、假人權紀念園區前公然上演著不折不扣的法西斯政權現形,深覺正義人士老中青三代的再次協力勢在必行了。

閱讀更多

《觀念平台》移民署該做的事

每到選舉,「族群衝突」就會成為公眾關切的焦點。不同血統、身分、祖籍的人,都有一肚子委屈,覺得自己被貶抑甚或敵視。同時,也會有許多人站出來說:「台灣根本沒有族群問題!」

事實是:在台灣,優勢族群對弱勢族群的歧視與壓迫,不是僅在選舉期間產生,而是充斥在平日生活的每一個行動。只不過當我們自己 處於優勢地位時,往往把歧視現象,視作天經地義。鄙視弱者就跟呼吸一樣自然,所以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去問問新移民、原住民族、身心障礙者、同性戀者,都會告訴你許多被主流排拒貶抑的經驗。台灣社會其實沒有像我們想樣的那麼和諧、平等。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