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嫖客?懲皮條?懲第三者?

成人性交易的除罪化最近引發諸多爭議。部分保守團體主張學瑞典「罰嫖不罰娼」,效法英國「嚴懲皮條客」,官方單位則拋出荷蘭式「紅燈區」的想法。這些皆有商榷餘地。

最進步的「娼嫖皆不罰」在英國、德國、荷蘭、奧地利、比利時、芬蘭、丹麥、盧森堡、西班牙、義大利、澳洲、紐西蘭、以及九九年以前的瑞典等國早已行之有年。這些國家對性產業的管制各有不同,但都沒有把「自主的成人性交易」入罪,算是理性面對社會需求,平等看待交易的成人雙方。

閱讀更多

罰嫖客?懲皮條?懲第三者?

成人性交易的除罪化最近引發諸多爭議。部分保守團體主張學瑞典「罰嫖不罰娼」,效法英國「嚴懲皮條客」,官方單位則拋出荷蘭式「紅燈區」的想法。這些皆有商榷餘地。

最進步的「娼嫖皆不罰」在英國、德國、荷蘭、奧地利、比利時、芬蘭、丹麥、盧森堡、西班牙、義大利、澳洲、紐西蘭、以及九九年以前的瑞典等國早已行之有年。這些國家對性產業的管制各有不同,但都沒有把「自主的成人性交易」入罪,算是理性面對社會需求,平等看待交易的成人雙方。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