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行何明修教授商榷「矯情」 《隋大每月評論》(Suida Monthly Review) N0. 7

今天有同學阻我於途,問我看了臉書上卡維波與Still Rossi對於台大社會系教授何明修的〈為何賤人就是要矯情:一個社會學的解讀〉批評文字沒,並問我的意見。我讀了這兩篇批評意見,覺得都很中肯切要。原本是不必要狗尾續貂的。但我還是決定寫這個意見。一來是對學生期望的一點回應。二來也是因為一些個人因素。我自己是沒看過《後宮珍嬛傳》的,今天也是頭一回聽到有這麼一句發燒台詞,算是開眼了。但由於我從小是在北方人父母親、祖父母的,從小聽到「矯情」這個詞──童年的我就常被我不怒而威的旗人奶奶這樣念叨過:「別這麼矯情!」。「矯情」的意思其實並不是「假仙」,而是類似小心眼、小可憐、說不得,也罵不得的一種不大器的小模樣。那樣子,我回想起來,我小時候還真是有點「賤」。

閱讀更多

誰的現實?關於反核遊行的回應與再反思 《隋大每月評論》 (Suida Monthly Review) No.6

我關於反核電(或「反核四」?)運動的兩篇臉書文章〈我要潑冷水〉以及〈309反核遊行所見所思〉,引起了一些迴響,有表達同意的,也有表達反對的。同意的就不說了,在此回應一下反對的說法,進行再批評,也同時自我批評。

最大的一個批評就是我的論點脫離現實。這個批評有不同的表述方式,例如郭力昕(敬稱免,以下同)在他的〈請在現實脈絡中談反核〉一文,認為我不曾「討論困難情境下之實踐方法」,從而建議我「多一點鼓勵,少一點挖苦」。大體而言,郭力昕並沒有否定我的實質論點,而是類似說,要注意實際在做事的人的困難。李俊達則在他的〈單單為人,不能反核?讀趙剛批判反核運動二文〉中,指出我太針對了遊行口號「我是人,我反核」發出我「顯得教條」的詮釋,而沒有看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上山下鄉宣講等實踐上的努力。

閱讀更多

309反核遊行所見所思 《隋大每月評論》 (Suida Monthly Review) No.5

賢弟收信好,愚兄於3月9日為反核遊行「貢獻了一雙腳」,但腦腳並用之下也看到、想到一兩點,與賢弟分享。

這次遊行聲勢浩大繽紛多彩,但無可諱言的,參加者大抵中產階級市民也。何以見得?狗特別多,穿各式各樣背心侃肩的各式各樣名犬,由各式各樣的具有「拘謹的魅力」的主人帶著,貼著各式各樣的標語──其中尤以「我是狗,我反核」為最夥。其他弱勢者的遊行抗議很少見到類此率獸而行的景象。是為一比。

閱讀更多

我要「潑冷水」:關於「反核電」 《隋大每月評論》 (彈性生產制)(Suida Monthly Review) No.4

近來,明星藝人紛起表態反核電,讓人亦喜亦憂。為何?當任何高度政治性的議題被流行化、正確化乃至簡單化,當然讓人不得不憂。

反核電是一個有眾多價值的訴求,其中一面,至明確至簡單,蓋保障吾人生命,免於須臾不測。這一價值在日本福島核災之後,尤為明確、急迫。核災所及,無關乎階級性別種姓,因此,任何人、任何階級、任何職業,都有對自身與集體的生命安全表達抗言的責任。但是,反核電的另一層價值,卻少見申述,那就是吾人所欲的生活方式為何,所憧憬的未來為何?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