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國/殖民/主義中的台灣史敘事--從趙剛二評吳叡人談起

趙剛這個<二評吳叡人>,講到「帝國」不同於「帝國主義」,「殖民」不同於「殖民主義」,這個區分大概是一般後殖民教科書開頭時都會提到的。

「帝國」是現代國家之前、也就是「民族國家」體系之前便存在的一種政治組織方式,一個特色是幅員廣大、多樣族裔,而不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

閱讀更多

二評吳叡人:一個「邏輯的─理論的」批判 《隋大每月評論》(Suida Monthly Review) No.11

與我之前所所分析的〈賤民宣言〉類似,吳叡人教授的另一篇論文〈台灣後殖民論綱:一個黨派性觀點〉(2006),也讓我在閱讀中產生了多重的困惑。我現在的這篇書寫可說是將這些層層縐折的困惑舒展開來。由於很多的困惑是和概念的一致性,或是思路的邏輯性有關,因此,我將這篇批判文字給了如上的副標。除少數不得不之處,我盡量不將我的批評涉及史學領域,這既是因為我在面對這一龐大知識傳統前的謙卑與心虛,也是因為這篇「論綱」中的一核心歷史爭論,也就是關於1920年代「台灣人全體解放」的歷史解釋問題,已經有了邱士杰先生的詳細的對於吳叡人說法的駁論,且因此可說已展開了一條新的討論軸線,我密切注意是否有進一步的發展。但除此此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的評論對象吳叡人先生其實也並不那麼在意「歷史的真實」。在這篇「論綱」的一開頭,他就相當誠實地交代了他是經由一條他所謂的「歷史政治學」路徑進行歷史書寫,並指出他是透過對歷史的「詮釋」或「再詮釋」,進入到歷史記憶或歷史編纂這樣的一種政治鬥爭領域裡。「歷史」,對吳叡人而言,是被有使命(不管為何)的人拿來揉捏伸展的一種「激進書寫形式」。這樣一種光明正大的歷史拿來主義,自然也只有讓批評者更加注意於他是如何拿來、如何詮釋、如何再詮釋,以及如何操作他的「記憶的政治」。

在分析與批評之前,我有責任陳述我努力順著作者的理路所得到的理解。

閱讀更多

「新右派」出現在台灣地平線上了:評吳叡人的〈賤民宣言〉 《隋大每月評論》(Suida Monthly Review) No.10

這是一篇複雜而危險的文章,徘徊於「高貴」與「低賤」之間。文字之中,透露著一種自由的呼喚,但也埋伏著一種嗜血的殘忍。

作者吳叡人何許人也?因為他是《想像的共同體》的譯者,我知其名甚久,但未曾謀面,而因為我的孤陋寡聞,印象也一直僅止於這個譯著者名,以及他好像是一個政治學者。前一陣子,有朋友傳來他在一個反旺中的學運集會中的群眾發言影片,但我不會更新我的電腦的Flash之類的程式,一直沒看到,直到前兩星期我才看到了,兩位東海的學生給我看的。這兩個同學,還給了我兩個論文連結,並希望我一定得幫忙看看,說這兩篇對學運學生影響頗大,他們也讀了,覺得裡頭的論述雖說很有吸引力,但總又模糊地覺得頗有問題,但又不知道出在哪兒,試著用「階級」這個傳統左翼視角來批判地整理,好像也不是很用得上力。他們希望我一定要讀,好提供給他們一些批判的視角或啟發的維度。

閱讀更多

「台灣人全體的解放」?──對趙剛老師〈「新右派」出現在台灣地平線上了:評吳叡人的《賤民宣言》〉的一點補充。

邱士杰

以下針對趙剛老師對於吳叡人「『台灣人全體的解放』此一本土左翼傳統視野」的評論,做個小補充。

趙老師引用了吳叡人這段話:「當代後殖民主義主張,只有經由社會主義中介之後的民族主義才具有正當性,因為第三世界的經驗告訴我們,只有政治獨立不足達成社會解放。『台灣人全體的解放』此一本土左翼傳統視野,從『社會』(階級/分配)而非『國家』角度,指出一個由下而上連結不同群體,以建構一個較平等、包容之『台灣人』概念的途徑。」(吳叡人, 2006a)

閱讀更多

吳叡人〈賤民宣言〉批判的一點補充

謝謝趙剛老師翻出舊文重新下註,才又拜讀了吳叡人的〈賤民宣言〉。針對〈賤〉文,已有了重要的好評論(見文末連結中趙剛的評論與邱士杰的補評),在此基礎上,這裡就只補充一點,也就是關於〈賤民宣言〉開宗的立論基礎「民族自決」的問題。

閱讀更多

「南方聯盟」 《隋大每月評論》(Suida Monthly Review) No.8

(旅港?)文字工作者張鐵志先生前幾天前在香港的一個新雜誌《破折號》上頭發表了一篇「介紹」台灣反核四運動的文章,題曰:〈反核運動就是一場新民主運動〉。這篇文章很多台灣人讀了也許會很感舒服──我青春沒留白耶,不少香港人讀了也許會很受激勵──有為者亦若是。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