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非常時期?

太陽花學運說,台灣民主已經崩壞,馬政府獨裁專政,所以不能用正常的法律程序處理。這些「非常時期」的法治理論,聽在長期爭取民主自由,也經歷民主轉型的台灣人耳中,似曾相識!

台灣曾經歷很長的「非常時期」:因為「動員戡亂」,所以不可以組黨;要「反攻大陸」,因此第一屆民意代表可以任職40年;……諸如此類以「非常時期」為名的措施,40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都很熟悉。

「回到正常」民主程序後,才知民主不是「心想事成」的制度。同樣是台灣人,在政策、國家認同、觀念價值上都有著極大差異。民主時代,贊成簽訂《服貿協議》與反對者,都是「人民」,如何解決歧異?有人支持核四,有人反對核四,怎麼辦?

閱讀更多

趙剛: 思想的貧困:評龍應台評太陽花

10169296_303345703167806_2632013121429084567_n

前幾天在《自由時報》上看到龍應台部長批評太陽花學運,說它「思想非常薄弱……充滿矛盾跟沒有想透的東西」,好比說,學生宣稱捍衛民主卻破壞法治,嘴上說堅持程序正義,但卻又以行動顛覆了他們自己的堅持。這個批評立即招來了運動指揮者及多名綠委的反擊,異口同聲指責龍女士昨是今非,且謂真正思想薄弱的恰恰是龍女士自己。[1]

《自由時報》把這個消息置於頭版,並且搭配了一張網路上署名「熱血時報」對照今昔的諷刺圖文,意欲對比出昔者龍女士野火燎原何其粲然,今日龍女士墮落反動一至於斯。「熱血」對此「墮落」的「解釋」是八個大字:「通匪令人神經失常。」[2]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