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台灣的未來:對太陽花運動的觀察與反思(完整版)

除了1947年二月底的那場事件之外,2014年大概見證了這個島嶼最騷動的一個春天吧,熠熠發光的臉龐、亢奮激昂的情緒、殊無節制的語言,以及四處衝撞的身體團塊,為這個春天的台北帶來滿城風雨。這邊剛佔領了立法院,那邊又要佔領行政院,這裡「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一波未平,那裡「反核四」運動一波又起,綿密的浪潮無言地見證了運動的驚人能量。古人說:「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那曾經佔領立法院二十四天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由林義雄的絕食所主導的反核四運動的高峰期固然已經過去了,但在可見的未來,由於包括經貿在內的兩岸關係的不確定、馬政權的正當性危機,以選舉政治作為催化劑,大大小小的間歇風雨勢將難以消停,可能至少要到2016年大選結束且民進黨執政,才可能有機會進到一個「盤整期」。

2014年台北的這個春天的歷史意義為何,固然現在言之過早,而聰明人似乎是應該要拉出一段時間距離,讓感情沉澱、反思深入,使對象化得以展開;但是,對於一些迫切問題的初步思考,例如,如何在不同層次上定位這個運動?對整個政治與文化地景,它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與變化?…….,吾人則有面對、分析與反省的知識義務與實踐要求。用韋伯的話,這是無法逃避的「當下之要求」(demand of the day)。似乎無需指明的是,筆者的這個發言立場也必然意味此刻的分析具有一定的嘗試性、暫時性與開放性,等待日後局勢發展的補充、修正,乃至無情的推翻。

閱讀更多

為何我們需要酷兒批判同性婚姻?

卡維波

(本文為2014年6月14日「性別人權協會15年鬥陣餐會」發言稿)

在台灣的同性婚姻運動中,有所謂酷兒立場者批判同性婚姻(簡稱「同婚」)。許多同婚支持者認為這對於同志權益而言是扯後腿,有些人認為酷兒應該與同婚運動聯合來反對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本文就是要說明:為什麼酷兒的批判同婚對於同志運動是必要的。

以基本教義派基督徒為核心的反對同婚(甚至反對同性戀)的這一群台灣人民,此刻對抗著以同性戀為核心的支持同婚的另一群台灣人民。這種「人民對抗人民」採取的又是哪一種政治方式呢?我們看到的大概不外乎兩類,一、「公關」(publicity),就是媒體造勢、打造形象,來博取觀感。二、「政治角力」(politics),就是立法游說、向政客施壓或者拉攏。這兩類都是無關雙方爭議內容的外在努力。雖然這兩類都是在所謂民主社會中常見的策略,但是等下我要說明這些都沒有「民主」的實際意義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