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不能只有酒吧

Caitlin Elly Breedlove 臉書20160618(何春蕤翻譯)

佛州同志酒吧槍擊事件後,大批同志湧入各地的同志中心尋求協助,社交媒體上的對話也明顯出現憂鬱病徵的突然大增。可是,有些同志中心根本不服務有色人種,或者也沒有能力服務他們,而且美國大部分小鎮和農村根本沒有設置同志中心,顯然同志運動過去並未足夠支持在地社群的草根組織(也就是那些從日常生活中壯大成員的基層組織)。

我不是怪運動,只是說事實而已。近年來,運動的資源都傾向男女同性戀的政策性組織,集中在美國東西兩岸的大都市。這也就表示實際在地的組織工作做得還不夠穩固(網路上的組織工作可能好些),而美國大部分同志(更別提跨性別、有色人種、和性別不馴人士)都無法近用像大都市同志中心這樣的資源(就算得到也很有限)。

雖然沒有同志中心和組織支援,在各種大小不同的城鎮裡大部分同志卻一向不乏同志酒吧可去。此刻,在佛州同志酒吧槍擊事件後,這個事實應該對我們而言有著極為諷刺和傷痛的意義。然而,我們不能就此放棄,我們還是得找尋其他方式繼續提供資源給更多的同志朋友。

文章出處:https://www.facebook.com/caitlin.breedlove.50?fref=nf&pnref=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