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仇恨框架:訪談崴洛克與布朗斯基

訪問/Lindsay Beyerstein1;翻譯/何春蕤

不管是任意連續殺人、破壞回教清真寺、或是歧視攻擊酷兒青少年,美國人都會很快的把這些舉動歸因於仇恨。「仇恨犯罪」的標籤也鼓勵我們譴責那些出於極端個人成見而採取的行動,看起來好像我們追求和平社會的障礙就是那一小撮偏差的傢伙。然而事實上,我們社會長年支持各種暴力行為,而這些暴力的對象正是仇恨犯罪的同一批受害者。極端份子其實就是我們社會的產物,他們之所以會仇恨犯罪就是因為在周遭的社會裡耳濡目染,習慣了支持大批監禁、武裝巡邏、學校直送監獄的措施、以及其他各種結構性暴力不成比例的施行在有色人種、酷兒和跨性別、或其他性別不馴者、窮人身上。

本文作者之一的崴洛克(Kay Whitlock)是個獨立學者,研究的主題是結構暴力,與同僚共同創建了〈刑事不法〉(Criminal Injustice)部落格系列,探究有關罪行、罪犯、和司法體系的各種迷思,尋求拆解監獄工業組合。另一位作者布朗斯基(Michael Bronski)則是Dartmouth College的教授,著有獲獎專書《美國酷兒史》。兩人近年合作撰寫了《反思仇恨:美國文化和政治中的暴力、良善、與正義》(2015)。

閱讀更多

佛州同志酒吧槍擊案:是仇恨行為、仇恨犯罪、還是恐怖攻擊?

本文原張貼於崴洛克(Kay Whitlock)個人臉書

翻譯/何春蕤

這樣的提問出自一連串錯誤的假設,也已經導致錯誤的回應,而且這些回應必然會促使暴力繼續擴散,特別是反酷兒的暴力、反穆斯林的暴力、種族歧視的暴力。然而此刻,這樣的提問和思考還在佈滿我們的生活空間。

我和我的伴以及她的家人正在愛荷華州為去年她突然先後過世的父母撒骨灰,心裡糾結著各種回憶、傷痛、和強大的愛,所以這幾天我很少上社交媒體,也沒看電視,比你們更晚知道佛州的消息。當屠殺事件的相關字「奧蘭多」(城市)和「脈動」(酒吧)進入我的意識時,隨著澎湃的驚訝和憤怒而來的當然還有悲傷、回憶和強大的愛。這一切都從我自選的親密關係奔騰而來,而這些關係則可回溯至酷兒社群和連結所提供的各種不法而狂浪的饋贈,給了我動力追求解放和創新的完整自我。

閱讀更多

臉書封鎖有關奧蘭多槍擊兇手的貼文

Zach Cartwright, US Uncut, 2016-6-15(何春蕤翻譯)

編按:記者Che Brandes-Tuka在臉書貼出對奧蘭多槍擊兇手的背景分析,並說明其與美國文化的關連。貼文隨即被臉書封鎖,記者也被告知三天不得使用臉書,因為「違反了臉書的社群標準」。記者於三天後貼出下文:

我因為貼文有關奧蘭多槍擊事件而被臉書封鎖,剛從臉書監獄獲釋。其實在文章裡我只是綜述一些事實來對抗主流敘事,並且提供另類的解釋來建立一些關連,這本來就是記者該做的事。那篇貼文在24小時內不但被瘋傳也被封嘴。以下的故事包含了原來的貼文(以粗體顯示):

一位記者最近在臉書上的動態消息摧毀了奧蘭多槍擊案兇手的相關神話,並迅速在網上瘋傳。

閱讀更多

當代中國歷史巨變中的台灣問題 ──從2014年的「太陽花運動」談起

汪暉 清華大學人文學院

本文系根據汪暉於2014年6月底與台灣友人的談話記錄整理而成,作者在發表前審訂並修改了文稿。

台灣政治紛繁變化,從政治領導人到社會運動,其興也勃,如風雲凝聚,其亡也忽,如水銀瀉地,看得多了,有時會失去敏感。2014年這場「太陽花運動」,看似與之前的運動前後相聯,但又有所不同。年輕一代的姿態確實對上一代的思考產生了衝擊,一個新的時期似乎正在到來。但事實上,分 析當代台灣問題不可能離開大陸自身的變化與發展;兩岸關係也不只是兩岸之間的關係,而且是兩岸各自內部關係重構並相互塑造的結果。對於台灣而言,大陸的每一次重大變化,均會在島內產生不同程度的政治後果──反之亦然,雖然規模不同。但是,複雜的是,現在的台灣問題與兩岸關係問題又不能局限於台灣與兩岸:它要置於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重心轉移過程中的「中心」與「邊緣」關係再調整、歐亞經濟中心東移帶來的陸地與海洋關係的複雜變遷之中來考察。

閱讀更多

「小確幸」:台灣太陽花一代的政治認同

趙剛 台灣東海大學社會學系

15906272079_7a0ed19206_o

「小確幸」這個夾著濃濃東洋風的外來語,來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的是生活中「微小但確切的幸福」。台灣的「時報出版社」分別在2002年和2007年出過的《藍格漢斯島的午後》以及《尋找漩渦貓的方法》這兩本插畫散文集,大概就是這個詞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兩個載體。但這個詞來到台灣後,浸染流行,成為現在的流行語,大概也不過是這幾年的事。在台灣,人們對這個詞的掌握大概也無異於村上春樹的本意吧。我問了幾個朋友,有中年人也有青少年,他們的回答,用詞遣字雖有不同,但也不過是多灌下一些水,把原先的三個字泡開罷了。「小小的、確定的、幸福感嘍」──他們說,但這還是難以釋疑。

閱讀更多

廖元豪:家庭團聚不是權利嗎?

對所有已婚者來說,夫妻團聚是非常重要的權利。如果有任何人告訴你,不准與另外一半見面。相信您一定會覺得這是拆散天倫,違反人權。

然而,號稱人民權利最後一道防線的司法機關,最近卻作成一個令人不解的決議。最高行政法院在9月12日作成決議,外籍配偶申請簽證遭到拒絕,在台灣的配偶(多半是丈夫)不得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理由是:第一,台籍配偶並沒有什麼權利遭到侵害。第二,申請簽證的是外配,不是台籍配偶,所以提起訴訟的當然也只能是外配。

閱讀更多

趙剛:風雨台灣的未來:對太陽花運動的觀察與反思

除了1947年二月底的那場事件之外,2014年大概見證了這個島嶼最騷動的一個春天吧,熠熠發光的臉龐、亢奮激昂的情緒、殊無節制的語言,以及四處衝撞的身體團塊,為這個春天的台北帶來滿城風雨。這邊剛佔領了立法院,那邊又要佔領行政院,這裡「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一波未平,那裡「反核四」運動一波又起,綿密的浪潮無言地見證了運動的驚人能量。古人說:「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那曾經佔領立法院二十四天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由林義雄的絕食所主導的反核四運動的高峰期固然已經過去了,但在可見的未來,由於包括經貿在內的兩岸關係的不確定、馬政權的正當性危機,以選舉政治作為催化劑,大大小小的間歇風雨勢將難以消停,可能至少要到2016年大選結束且民進黨執政,才可能有機會進到一個「盤整期」。

2014年台北的這個春天的歷史意義為何,固然現在言之過早,而聰明人似乎是應該要拉出一段時間距離,讓感情沉澱、反思深入,使對象化得以展開;但是,對於一些迫切問題的初步思考,例如,如何在不同層次上定位這個運動?對整個政治與文化地景,它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與變化?…….,吾人則有面對、分析與反省的知識義務與實踐要求。用韋伯的話,這是無法逃避的「當下之要求」(demand of the day)。似乎無需指明的是,筆者的這個發言立場也必然意味此刻的分析具有一定的嘗試性、暫時性與開放性,等待日後局勢發展的補充、修正,乃至無情的推翻。

閱讀更多

風雨台灣的未來:對太陽花運動的觀察與反思(完整版)

除了1947年二月底的那場事件之外,2014年大概見證了這個島嶼最騷動的一個春天吧,熠熠發光的臉龐、亢奮激昂的情緒、殊無節制的語言,以及四處衝撞的身體團塊,為這個春天的台北帶來滿城風雨。這邊剛佔領了立法院,那邊又要佔領行政院,這裡「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一波未平,那裡「反核四」運動一波又起,綿密的浪潮無言地見證了運動的驚人能量。古人說:「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那曾經佔領立法院二十四天的太陽花學運以及由林義雄的絕食所主導的反核四運動的高峰期固然已經過去了,但在可見的未來,由於包括經貿在內的兩岸關係的不確定、馬政權的正當性危機,以選舉政治作為催化劑,大大小小的間歇風雨勢將難以消停,可能至少要到2016年大選結束且民進黨執政,才可能有機會進到一個「盤整期」。

2014年台北的這個春天的歷史意義為何,固然現在言之過早,而聰明人似乎是應該要拉出一段時間距離,讓感情沉澱、反思深入,使對象化得以展開;但是,對於一些迫切問題的初步思考,例如,如何在不同層次上定位這個運動?對整個政治與文化地景,它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與變化?…….,吾人則有面對、分析與反省的知識義務與實踐要求。用韋伯的話,這是無法逃避的「當下之要求」(demand of the day)。似乎無需指明的是,筆者的這個發言立場也必然意味此刻的分析具有一定的嘗試性、暫時性與開放性,等待日後局勢發展的補充、修正,乃至無情的推翻。

閱讀更多

為何我們需要酷兒批判同性婚姻?

卡維波

(本文為2014年6月14日「性別人權協會15年鬥陣餐會」發言稿)

在台灣的同性婚姻運動中,有所謂酷兒立場者批判同性婚姻(簡稱「同婚」)。許多同婚支持者認為這對於同志權益而言是扯後腿,有些人認為酷兒應該與同婚運動聯合來反對基督教的基本教義派。本文就是要說明:為什麼酷兒的批判同婚對於同志運動是必要的。

以基本教義派基督徒為核心的反對同婚(甚至反對同性戀)的這一群台灣人民,此刻對抗著以同性戀為核心的支持同婚的另一群台灣人民。這種「人民對抗人民」採取的又是哪一種政治方式呢?我們看到的大概不外乎兩類,一、「公關」(publicity),就是媒體造勢、打造形象,來博取觀感。二、「政治角力」(politics),就是立法游說、向政客施壓或者拉攏。這兩類都是無關雙方爭議內容的外在努力。雖然這兩類都是在所謂民主社會中常見的策略,但是等下我要說明這些都沒有「民主」的實際意義

閱讀更多

史上最大加稅案… 還要加油

【聯合報╱馮建三/政大新聞系教授(台北市)】

立法院通過修正案,讓有能力的人得以貢獻更多,這是好事;財政部聲稱這是「史上最大加稅案」。但究竟加了多少?六百五十億。多嗎?這得比較。六百五十億,是去年台灣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零點四四六。

當代稱之為「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措施,一九七三年由血腥政變的軍事政府強力推動於智利。近日,轉向開始了。

該國新任總統蜜雪兒‧巴切萊(Michelle Bachelet)選前的政策訴求之一,就是各種稅賦改革要增加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三,投入養兒育老等等社會福利的支出。這個目標目前正在立法,反對派固然不同意,但執政聯盟占有兩院過半席次,外電無不認為「儘管有人反對,智利稅改可望完好如初」。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