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沒格調的戰爭更應有高格調的反戰

關於反對美國攻打伊拉克,我有如下幾個想法:

一、 反對戰爭,不應該只是為了和平,和平陳義過低,只是沒有戰爭的狀態而已,對更多人,更只是繼續做生意而已。反戰是為了要捍衛民主這個理念,這才應是伊拉克以外的人們反戰的主要目標。戰爭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否定,因為贊成啟戰也就等於在面對利益或理念的衝突的情境時,人們放棄了溝通的可能與制度性的協商。民主作為一個理念,可能只止於民族國家範圍,而不能及於全球嗎?今天,唯一存在於全球尺度的民主協商機制是聯合國,美國要繞過聯合國直接發起戰爭,是對這將近百年來,人類尋求在全球尺度上建立民主協商體制的一大破壞。後果將是民主這個理念的在各個尺度上的殘跛,以及人類文明的倒退。

閱讀更多

李遠哲現象與當代台灣民主政治的危機

誰說代議民主的平等性展現在一人一票上頭?政客最清楚一人一票是不存在的,選舉近了,政客拉人站台,心裡的算盤就是,好比說,陳履安五萬票,惟覺五千票,廖正豪六萬票,顏清標十二萬票,許文龍三十萬票,李遠哲六十萬票…。這些人(更正確的說,其實只是「形象」)利用大眾媒體無遠弗屆的網絡,從家家戶戶客廳裡的電視跳出來,找到選民,貼將上去,然後在投票日那天,這些選民再從客廳直奔投票所,投下他或她以為的神聖清明一票,但其實是被媒體時代形象政治裹脅的一票。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