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權論述的路障

一、二十年社會權論述消沉

住屋權利是包括了工作權、健康權、教育權、社會保障權……等等都可謂之「社會權」的一項,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項。對這些領域,尤其是住屋,我當然是外行。我今天的發言與其說是針對社會住宅這一特定問題,不如說是針對更高一個抽象層次的社會權問題。這也是我為何應邀來這個我其實完全並沒有發言權的場子來說話的原因。

我今天的發言,有一個歷史的與理論的架構。首先,我要把1989年的無住屋運動定位為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它是台灣當代住屋作為社會權的論述與實踐的原型運動,而在它或1990年之後,社會權論述與實踐就一路沉寂達二十年。今天的社會住宅議題,或許是社會權論述甦醒的一個徵候,或許不是。我們希望它是,因此更需嚴肅地面對一個問題:社會權論述何以在無住屋運動曇花一現之後消沉至今?而當初無住屋運動的眾多內外形成條件是什麼?而之後這些條件又面臨了什麼危機?社會住宅的推動者,如果把自己看成社會權論述與實踐的支持者,那就不得不直接面對這些問題。因此,我的發言題目訂為:社會權論述的路障。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