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體的另類提問小型學術研討會2  

會場發言記錄

座談:從性別教育到「跨性別教育」到「跨性別人權」

慧慈發言
2000年11月26日

或許在座的各位從我的外表及談吐看來,會覺得會認為我是一位女性,因為有我身邊不是很熟的朋友這樣告訴我,她們說第一次見面時看到我留著長髮,聽到我說話的語詞非常輕柔,就直覺的認為我是一位女性。所以如果我沒告訴你我的生理性別是男性,妳一定把我當女性來相處。

從有記憶以來,就直覺的告訴自己我是一個女生,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透過觀察,知道女生和男生不一樣的地方在於生理構造,約是八歲的時候吧,我就想著如果我的下體是平的,那是否就是女生了,於是就大膽的拿膠帶,將那不屬我的生殖器貼在胯下。雖然這樣在夏天是很不舒服的,雖然這樣的行為讓所有那些與膠帶接觸的皮膚有些潰爛,但我覺得很快樂,因為這樣的我,可以暫時成為女生。

我的家庭是臺灣社會中少數擁有家庭醫師的。每當要去門診時,總有一段小小的等候時間,在那診所中,醫師有把部份的醫學相關書藉放在候診室,讓候診的人拿來打發時間,其中有「用藥手冊」及藥典,從中我得知了女性荷爾蒙的相關常識,也同時透過觀察自己同班的女生,知道了女生到了一定年齡的時候會開始長乳房。這時我才知道,原來一個完整的女生除了下體是平的以外,還要有女性荷爾蒙在體內,要長乳房,才算是一個女生。於是我到藥房買荷爾蒙來服用──那年我十二歲,國小六年級。

初初開始服用女性荷爾蒙時,因為乳房逐漸漲大時會覺得痛,所以無論如何我也不願意讓別人碰我一下。而國中開始有游泳課,我也是說什麼也不願下水,因為要裸露上半身,這樣別人就會看到我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就這樣,直到國中畢業,我擁有了B罩杯大小的乳房。

國一時,國文課的第一篇作文,老師要我們寫「如果我是」,而我的題目就是「如果我是一個女生」。我寫的是如果我是一個女生,我可以留長頭髮,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對別人是溫柔的,而聲音也是很輕柔的等等這些女生特質。不知那國文老師看了有什麼感想,只知當國文簿再次發下來時,是一本全新的作文薄,同時在封面登記了第一次的分數──80分。

因為這樣一個特別的我,在國中以至於高中,我和男生的人際關係始終不好,因為那些臭男生把我當異類。但是我和同校認識的女生,感情卻特別好。國中時,我也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吧!因為我在社團裡是非常活躍的,所以學校也不太管我。其實,在那個算是保守的年代裡,出入女生班級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而課間休息的時候要找我,還要到學校的輔導室或者某個接納我的女生班級去,才找得到。

高中時,有位女生送我一套學校的女生制服。她說感覺我是女生,女生就要有女生的樣子。天啊!這樣的被認同,是第一次被發現自己心中最底層的秘密。後來,我曾經坐在她班上,上了一整天課,同學們對我都非常好,下課時也常常來找我聊天,不斷問我和一群女生窩在一起的感覺。我只說感覺很自然。可能是坐在最後一個座位,又穿著女生制服,所以老師沒發現。那天,是我最甜蜜的一天,因為知道我是被認同的。

高中以至到專科時,在學校的男生中,我是唯一可以自由進出女生宿舍的男生。高中時,因為舍監知道我比一般男生成熟,同時進出時只找特定的女生,所以舍監非常放心,而專科時呢?我唸的學校,男生是少數中的少數民族,所以我的一舉一動都非常受到矚目,在全班的女同學具名保證之下,那寫著「男賓止步」的地方成為了我的天堂。每當累了,我就去躺同學的床。

剛開始,同學還有點不適應,但是有一次,她們在我意識非常清楚的時候剌激我的下體,發現沒有反應,才放心在她們也累的時候,與我同躺一張床。我也曾經問她們:不怕我上下其手嗎?得到的答案很好玩,她們說,反正早就不把我當男生了,同時我也沒什麼攻擊性,搞不好還會把我當研究男人的實驗品呢!

當兵時,到驗退前夕,我被調到總部管理女生排,直到退伍前夕,總共約四個月吧!那段期間讓我重拾起以往在專科時的校園時光。當接到退伍令時,我還天真的問指揮官:可不可以不要驗退?因為我很滿意現在的地方。指揮官說:這是為了要保護我,現在他在的時候可以派我管理女生排,當他不在這個職位時,這就不一定了。

回到社會到兩年前開始自己開工作室之間,身份證上的性別對我而言,是一個非常大的困擾。因為一般人常常是看到眼前的人與證件上的性別不符,就覺得這個人有問題,我也被逼得不斷的換工作、換工作,也常常問我自己:「性別有那麼重要嗎?」

至於現在,由於在社會上找工作得面對雇主異樣的眼光,為避免二度甚至三度傷害,所以自組工作室,以女性的身份角色生活及工作,同時發展多重業務,也能在未來完成變性手術之後,在經濟來源及社會地位可以做個銜接,因為在現今父權社會觀點下,一個獨立的女性要生存不容易,必須為未來的日子多做準備。

如果性別代表一個人的基本價值,那我們這些介於女性與男性之間的人,從社會的角度來看,我們的價值在那裡?一整個專科三年級,我鑽入了性別心理的研究,發現性別心理是人在社會化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如果你生來被定義為女性,你就要以女性的價值觀點生活,偏離了這個價值觀點,你就會被說的很難聽,甚至不容於這個社會。記得前些日子,在屏東有個國中男生被同校同學批評為娘娘腔而自殺,可見這個社會化過程對人的影響有多大,代價多麼沈重。

以往在學校,面對那些不知道的同學,我往往會遭到異樣的眼光。這並不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我,而是因為他們不了解這樣的事。其實高三之前,我也不知道什麼是原發性變性慾,直到在圖書館找到相關的文獻,才知道我的情形是怎麼回事。

在高中以前是沒有人直接了解我的,直到上專科時,我直接找輔導室,之後導師就找我談話,也直接問我希望同學怎麼待我。到開班會時,導師請我在全班講我的事,同時輔導老師也針對我們班(包括我一起)輔導。之後班上同學了解了這事,待我如同姊妹,甚至連床也都與我分享。

其實我們跨性人要的,只是他人能尊重我們心中的本性。往往跨性人學生會比一般同生理性別的學生要來得成熟,那是因為我們要自我保護,我們的人生歷練比較複雜。如果跨性學生到學校輔導室找輔導老師尋求協助,我們希望輔導老師積極協助跨性同學在學校的日常生活,不是另眼看待,或者差別待遇,而是去改變跨性同學所面對的校園。改變周遭同學和老師的態度,就是改善跨性同學的現實生活。在校園生活中如果能有一個人了解你,接納你,那就勝過一切了。

至於在社會上,現在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我們也應該以一個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這個社會,只是不幸的,老闆及主管還是比較保守的。我個人認為,一開始跨性人可以用原本生理性別的身份應徵工作,等工作能力受到肯定後,看主管的接受程度,再以適當的言語告之。例如以聊天的方式告訴主管說你身邊有一個這樣的朋友,再慢慢地讓主管了解這個朋友就你自己。像我在部隊時碰到的指揮官,及在醫院工作時我的主管,我都讓他們了解我的這事,所以在部隊時才得以調去管理女生排,及在醫院時才得以從急診室調往加護病房工作。

我的經驗告訴我,周圍的人愈是開明,我的困難就愈是減輕。我也很感謝在我生命中出現的這些「貴人」,因為他們的支持和支援,我才得以自在的存活。我在想,要是所有的學校和工作場合都像我的導師和指揮官那樣善待跨性人,我們的日子一定會好過得多。

女「性」主體的另類提問小型學術研討會II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