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該愛誰?

(1990年我曾在《立報》寫過一陣子愛情疑難信箱,這是10月31日的文章)

一位人格分裂的人:

我從來沒聽說過「同時與兩個男人交往」式「不忠,不貞」,在我們這個社會裡,婚後還有情人算是對配偶不忠不貞,但是未婚的人多交幾個朋友是對誰不忠不貞呢?

感情不是一霎那產生的奇妙東西,它是在交往中逐漸滋生的,你不和人交往,怎知能不能和他相處?而且就算和一個人相處日久,也不能保證那便是你最喜歡、最滿意的相處模式及對象。就拿你的情況來說,和建銘相識了兩年多之後越來越覺得孤獨,去年在嘉偉身上才看見了新的可能,你不但比較快樂,也比較有自信。我想,這兩個關係的高下是很清楚的。

你怕的事情有兩件,對建銘的愧疚與對嘉偉的不安全感。

我的回答是:

  1. 你和建銘的關係顯然沒什麼建設性,你的不快活也會使它更加惡化,兩人都會更痛苦。還是放建銘去找另外一個比你更適合他內向的需要、比你更崇拜男性神秘感的女人吧。
  2. 嘉偉的活潑外向和他給你的不安全感是一體的(木訥的人看起來自然安全),你要他的熱情又要他對天下人都冷淡,這是矛盾的。另外,愛情裡面必然包含有冒險的成份,因為,愛一個人就是把自己放在一個容易受傷的位置上。如果你能義無反顧的投向嘉偉,放棄追求安全感,而只求快樂的發揮自己的潛力,那你會變成一個極其可愛自信的女孩。那時,喜歡你的人恐怕還不只嘉偉呢。可是,反過來說,如果你為了安全感,畏畏縮縮的不敢投入,日久,嘉偉當然不會有耐性等你這隻菜鳥長大。

有意思的是,追求安全感的人永遠沒有安全感,也得不到安全感。不追求安全感的人,嗯,有沒有安全感都不重要。快樂成長的人生反而會是她自然享受的。

八婆 敬上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