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解放教育從小開始

(這是一篇未發表的文章,主要想讓性成為一個平實的議題,寫成於1994年9月。原來沒有發表,後來收入我的《不同國女人》)

1994年5月的女人連線反性騷擾遊行中出現的「我要性高潮」口號,有些人認為對青少年或兒童有不利影響。這個說法其實和他們一貫壓抑青少年的態度是一致的。

我們的父母教育孩子,往往會訓誡:「先把書讀好再談戀愛。」我卻認為,這樣的論調不但壓抑子女的情慾,也壓抑了他們的思考和創造力。要孩子先去成長讀書、待人處事,最後才讓他們去探索身體,發展情慾經驗,等於是醜化了他們對身體的好奇──他們以為對身體有探索的衝動和慾望是不對的,同時也在他們心中植下了陰暗的羞恥和恐懼,這些深刻的陰影會構成孩子的人格結構,即使在成年後也很難消除。

因此,我覺得,父母面對孩子的性探索,應該讓他們自然的發展,也不要有太強烈的反應,才不致讓孩子的思想過早僵化,以後只會學習別人給予他的知識,而不會自己去開發、創造。

另外,我實在看不出,學習處理性與學習處理其他事情有什麼差別?為什麼要談性色變?或許是父母本身對性就充滿污穢的罪惡感吧!甚實,性只是人生活動的一種,就像打球、游泳、吃飯一樣,愈開朗、愈健康愈好。大人如果仍保有過去對性污穢、黑暗的想法,無疑將培養更多性壓抑的下一代,讓孩子對性充滿恐懼,也使女人心理發展非常不健康,以至於遭到騷擾時都不敢說。我們現在看到的事實是,一代一代壓抑的父母正在複製他們一代一代壓抑的子女。

為了切斷這個複製性壓抑的惡性循環,我們需要新一代的自信自主女人。女人的自信,往往是建立在她們對自己的身體的感覺上。能充分掌握身體,大聲說「我要」或「不要」地經營自己身體的女人才最有自信,她們才是我們社會的未來希望。

總之,正像我在《豪爽女人》一書中所論辯的,青少年的性活動可以是有利於她(他)們「身心健康」的,亦即,使她(他)們在自信中成長,培養兩性平權意識,以及形成對於權威和壓迫的主體性。要使青少年的性活動有利於其「身心健康」,條件之一便是揚棄現行為了權力目的而進行的壓抑性的性教育,而代之以解放性的性教育。在後者這種性解放教育中,性教育不再是施行在青少年及兒童身體上的國家權力、父母權力、師長權力、專家權力、社會道德主流權力等的具體作為。而這種非壓抑性質的性解放教育要從小就開始,使兒童自幼年開始便能自主地掌控身體,追求愉悅。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