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必須控制資本

(寫成於1993年,原來沒有發表,後來收入我的《不同國女人》)

中產的消費者是很敏銳的。她們非常注意日常的資訊,一旦聽說什麼食物對健康有害、哪種洗衣粉會污染環境、哪家的漢堡肉有問題,便會立刻警覺而做出對策,用拒吃、拒買或向消基會投訴來解消危機。

中產的消費者也很會照顧自己。他們會裝設空氣清淨機,以確保家中的空氣品質;他們會特地在超市找尋號稱無污染、無殘餘農藥的精緻蔬菜,回家以後還會用大量的清水清洗,以確保家中成員的健康;他們更接受廣告的宣傳,小心地用各種產品保護皮膚和頭髮,不讓它們和都市中污濁的空氣直接接觸,以免污染物傷到自己的身體。就是因為中產消費者這麼仔細的、熱烈的關注日常生活的每一層面,市面上才會出現大量以環保、天然、純真為號名的高價新品,讓中產消費者點點滴滴地營造出一家家自足安穩的生活空間,就連號人間仙境的各種售屋專案訴求的也是中產消費者這股自保的執著。

可是,中產消費者沒有想過的是:與其花錢花時間找尋並清洗蔬水果,為什麼不肯組織壓力團體來要求農業生產上的改變?與其加裝淨水器或喝瓶裝水,為什麼不能要求主事者徹底改善水質?與其買產品保護頭髮皮膚,為什麼不堅決要求環保署回應渴望清淨空間的民意?

大環境的淨化與保護不是個別家庭的清掃 ,也不是都市的環境衛生;它是針對污染源─由污染工業到養豬戶到核電廠到高爾夫球場,針對政府的主事者所做的嚴厲要求與監督,它是對沒有付出社會成本的私人暴利迎頭痛擊。更簡單的說,徹底的環保是對資本、對生產的直接控制,是我們在生產決策的層次上有權力干預任何對環境生態不利的舉動,而這種徹底的、根本的解決方法才是不使消費者坐以待斃,反而可能以自主性掌握社會方向的有力策略。

環保是我們對社會環境主控權的保衛戰,因此不是什麼環境清潔衛生的自保或個人的公德心,而是對資本和生產的控制。

轉載本網頁時請保留本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