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者看豪爽女人向禁忌边缘挺进

(这是1994年10月31日《联合晚报》17版所制作的「性解放与女性主义」专题。原来的标题是:「罗衫轻‘解’  作风开‘放’  时代在变  潮流在变  善变的女人更要变…豪爽女人向禁忌边缘挺进」。记者的报导记录了当时女性主义者在媒体上针对性解放论述的隔空交战)

前言

今年的天空很「人性」,特别是在女「人」喊响了一连串「性」口号之后;今年的天空也很「情欲」,尤其是人性社会自然流动的情欲,应该如何表现在女人身上,引来激烈争辩时。台湾的男女关系,在些微的紧张气氛中正拉扯向新的定位,本报特制作这一专题,让女人和男人共同思索。性、情欲、女人,三者之间关系如何?在「打破处女情结」、「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骚扰」口号打响人间后,被喊了很久、空有骨架的「性解放」概念,似乎才在台湾社会崭露头角、晕渍开来,增添了血肉。

即使对女权运动者来说,「性解放」不见得被全盘接受;如何解放、解放到什么程度,也引来针锋相对、各说各话。

「性解放」喊得最大声的中央大学英文系副教授何春蕤,继喊出「打破处女情结」、「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骚扰」后,最近写了一本《豪爽女人》,要女性以「豪爽女人」自期,从性解放开始,展开对父权体制的全面挑战,对性压抑的彻底反制。

性解放就是要玩性?/何春蕤

女人要紧守主体位置所谓性解放,依何春蕤的定义,就是要「玩」性,男女之间、同性之间、第三者、外遇……只要紧守女人的「主体位置」,各自去折冲、协商、讨论、实验出来的情欲文化,她认为,都应该被赋予正当性。因此,何春蕤说,性解放的(豪爽)女人是充满活力和魅力的女人;她们热爱自己的身体,她们欣赏自己性感的模样,她们自在自得地与男人、女人交往,她们自主挑选对手和游戏,她们在活动中既骚且浪,她们主动而积极地营造高品质的情欲生活,向禁忌的边缘挺进……。

这个主张,彻底颠覆了男性中心的性思考模式,叫女人震惊、男人担惊。

此书一出,何春蕤家的黑函就不断,有人大骂她唯恐天下不乱,有人说她鼓动女人造反,也有人大声叫好。回响很大,担心不少。同样是女权阵营里的人怎么说?

台大外文系副教授张小虹说,要女人化被动为主动去追求「爽」,是女权运动者的共识,但要女人以「男性情欲状态去建构游戏规则」、以「男人方式」去性解放,她无法苟同。

性解放会让人扫性?/张小虹

猛爆型方式不见得好何春蕤式的性解放,张小虹称之为「猛爆型性解放」,冲锋陷阵的敢死队精神,够震撼,也的确松动了现有不平等的男女关系,刺激、开拓了更宽广的台湾情欲文化论述空间,是效果很好的「运动策略」;但如果女人照本操练,她说,可能会发现根本不爽,甚至挫折不断,因为她得要「挣扎」著去做。

张小虹说,性解放一定要谈,但要循序渐进,先对女人的性压抑有了解、同情后,再多教给她一些策略,不能只谈快感,不谈危险。

例如外遇,张小虹说,不是先生外遇,鼓励太太也去外遇,问题就解决了;女人搞外遇会碰到什么问题也要一并谈才行。否则一味冲锋陷阵,不是叫女性去弄潮,是让她灭顶;而那些无法认同或无法一蹴可几的女人,只有更挫折、压抑。她说,「豪爽女人」把所有女人的所有问题,都化约为单一的「性万能论」了,所以才会有「不要性骚扰」等于「有本事你来让我爽」的推衍。

何春蕤的反驳是,怕看了她的书有反效果的人忽略了一个事实,如果女人不看、不听,只有继续被现有体制宰制、戕害;而真会照书操练的女人,需要很大勇气的,绝对不是盲从,是最清楚知道她要付出什么代价的人。她还强调,女人要解放,没有人可以教给她「天龙八部」,然后凭此无往不利;因为女人要面对的,是不同的对象、状况,最好的策略就是靠自己的经验去累积、折冲、协商,其中的个别差异才大哩,所以不会有分手时一定要怎样,上床后一定要如何等等,这怎么会是「单一」?「何况我强调的是营造一个开放的情欲空间,我们需要这样的空间,在这空间里,你要做处女那是你的事!」

何春蕤说,她会特别鼓吹像「第三者」之类的女人应被赋予正当性,就和鼓吹言论自由一样,你要骂谁都可以,但要特别骂国民党,为的就是要凸显现有权力资源分配的不平等;谈情欲多元也是,不可忽视现有情欲资源、权力不平等的事实,因为社会正义永远站在「好女人」那边,情欲多元化并无力改变弱势者(坏女人)的位置,所以只有赋予主流价值观下的「坏女人」存在的合理性和正当性,才不会有「假象」的危机。

性解放帮助找回真性?/李元贞

如何做场好爱更重要相对于何春蕤、张小虹的激昂,淡江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李元贞更关心的是,女人如何「做」一场好「爱」。

李元贞说,性解放挑战了虚伪社会,值得肯定,但「压抑」和「解放」不能被两极化,「性解放」和「性自主」要能联接,才有意义;毕竟「性」是一种自然、健康、愉悦的「生命力」,所有讨论最后应该回归到它最本质的主体上。

依李元贞的说法,性解放是前提,性自主是结果,也就是说,自由自在的性,不见得要真「性」、真做爱。由于性是自然活力的展现,所以女人如果可以在不压抑的前提下,把性引发的自然能量转化到别处,例如创作、做研究、赚钱等,就算解放、自主。

三个女人,从不同角度发声,都说是为了让女人追求最大的「爽」。至于台湾女人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爽」,恐怕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