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 女人选女人行动

【1994年12月3日是是中华民国台湾省之省长及省议员与两个院辖市(台北市、高雄市)之市长及市议员的直接选举投票日,国民党与民进党激烈竞争。选前,联合报系与TVBS电视合办了「大选大家谈」节目,并于11月14日邀请国民党籍立委洪冬桂、民进党籍立委吕秀莲,新党籍立委谢启大,以及何春蕤这个所谓女性学者,在现场直播中讨论「女权与选战」。何在现场提出女人可以投「赌烂票」来对抗父兄和丈夫在选举时对家中女性的投票压力(详细说法可参见本资料库相关文章,搜寻「赌烂票」)。下面是次日《联合报》对于李涛主持的TVBS「2100全民开讲」这次性别和选举议题讨论的报导。当时各党在妇女团体举办的妇女政见具体评选中都不及格,但是要求女性选民依著统独认同、党派认同去投票,这就是我发言的脉络。】

省市大选  今年,女性选民出头天?
出席三女立委支持省市副首长为女性 何春蕤认「女人应投给女人」

【1994-11-15/联合报/07版/省市大选特别报导/综合】【记者董智森/台北报导】

今年的选举会是女性选民的出头天吗?本报系与TVBS所举办的「大选大家谈」中,三党的女性立委都认为应投给一向关心女性的候选人,但中央大学副教授何春蕤表示,女人应投给女人,不管候选人是属那一政党,她的观点三党立委并不完全赞同。

这场讨论邀请国民党洪冬桂、民进党吕秀莲、新党谢启大三位女立委及中央大学副教授何春蕤出席,三立委在TVBS语音调查尚无结果时,都同时认为,三党省市副首长应为女性。

洪冬桂认为,执政党施政关注女性是其重要政策,但随时代变迁,当然有一些需要调整;女性有二分之一的选票,她们应重视,我们社会最重要的是安定的环境,这是大家要考虑的方向。

吕秀莲指出,重视妇女权益,各党都在说,但都是口惠实不至,说穿了是在骗选票,所以女性要检讨、反省,不要只是抱怨。

谢启大表示,在国民党长期执政下,妇女权益的确照顾得不够,事实上新党在立法院提出男女平等的法条,赵少康委员长年专注妇幼、儿福及亲情的做法,一直不变,「如果新党执政,一定会朝这些方面去做,因为这是根嘛!」

何春蕤则对着电视机镜头说,现在不知有多少人在看这节目,因为许多家庭的电视遥控器都握在男人手上,他认为三党对妇女权益一向都不重视,所以建议今年女人一定要去投票,而且要投给女候选人,不管她是那一党。

何春蕤说,选举时,很多男人都在谈民主,却不给家中的太太一点民主,主张独立的不给太太独立空间,主张统一的不把大太看成一国的,这些情形,女人一定要用选票来展现实力。

吕秀莲认为很多女性自己践踏女性,其实女人应多多去听政见,有人花很多时间去买衣服,却花很少时间去思考怎么投这一票;女人应多思考政党认同或国家认同,虽然是女人,但也要自许是民主人,国民党长期执政,但对妇女权益的政策,实在令人汗颜,包括「敝党」,她也不敢恭维,新党成立才一年,现在还看不出来。

洪冬桂指出,提升女人地位,不一定是靠选票,可以从社会、文化、经济上着手,妇女要把层面看得更广,才会有出头天;谢启大说,大体立法院的女立委都满重视妇女权益的,女性选民应从候选人这些年所做的来观察他是否真正的关心妇女。

何春蕤表示,女人的票就是要投给女人,不应去管什么国家认同的政见;但吕秀莲认为女人一直处于弱势,是和传统制度下有关,造成她们成为「政治上的残障同胞」,有人说天生公平,是骗人的,只有选票才是公平的,但投这一票,不该计较性别,应以自己政治意识来考量。

【记者汪士淳/台北报导】

成立一个女性政党来申张女权,合适吗?三党女立委都反对,但中央大学副教授何春蕤不但不反对,而且赞成成立「女人国」。

何春蕤的强烈女性意识见解,引起观众的热烈讨论。部分女性观众打电话表示支持;但是多数Call in电话–其中不少为女性–反对她所持的立场。一名男性观众提出成立女性政党的可行性问题,首先发言的洪冬桂认为组成政党的宗旨很重要,如果只是为了性别就成立政党,很值得商权。

吕秀莲明白表示反对单性政党,她认为政党里应该是两性和谐相处的,谢启大则认为,女性不应该是以成立单性政党来争取自己的权益,而应该在两性皆有的政党中,争取两性平等。何春蕤的看法和其他三位女性来宾显著不同。

 

接下来,在那个根本还不太看重女性参政和女性议题的脉络里,我的社运朋友们推动了「女人选女人」「女人投赌烂票」行动,以搅扰当时政党的选举逻辑。下图为1994年12月2日我和一些朋友在台北车站门口参与行动,企图搅乱现有的政党分赃式投票逻辑,在选举中投下变数。由于候选人的政见无法反映弱势边缘的心声和需求,工人团体及妇女团体呼吁选民不照党派投票,而照个人利益投票,因此有了「女人选女人」的诉求。行动报导请见下方剪报。

亲绿的劳工团体、女性团体、女性主义个人,对这些言论和行动极为不满,很怕这个诉求影响选情,于是直接亮出政党倾向,呼吁劳工及妇女不管如何都要支持绿营候选人(详见下方的新闻报导)。1990年代政运路线常常在社运圈内暗流汹涌,这可以说是女性阵营针对政治党派的首度公开对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