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的多角化经营

(这是1996年11月24日我在《中国时报》家庭周报发表的文章,刊出时编者用的标题是带有质疑意味的〈现代女郎可以拥有多重情欲?〉,见下方附档,现在回复我自己使用的肯定性的标题。当代生活的复杂流动使得多角化经营人际关系成为可能,新兴科技和硬体场所更使得这种发展和开拓越发容易,这里描述的就是其中一种过程。本文收入《好色女人》)

现在都会里流行同时拥有男友、情人、爱人…

美菱此刻的生命中至少有三个男人,而且这个名单还在增加中。

最先加入她生活的男友是从前同一间中学的学长。她们俩在异地相遇、相认、相知、相爱,似乎是很自然发生的事,就像所有的爱情小说中所描绘的。交往一个多月之后,她们已在彼此的共识中成了「死会」。

美菱起初觉得这样的发展似乎有点快,毕竟她是在保守小镇长大的,求学时代纯净的无欲生活是一种心理习惯,也是一种身体状态,更何况她很早就明白,小镇邻里之间的口耳相传常常使得任何刚刚萌芽的恋情颠仆的走向终点。

可是如今美菱在岛上最大的都市中就业,每日擦肩而过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更别提无数来来往往的客户,各人忙各人的事,谁有那个闲工夫去认识她生命的内容?谁会有足够内线监视她的私生活呢?她住的小套房是向根本不认得的房东租的,有自己的出入口,完全独立,在电梯中偶尔遇见的男男女女也都只有点头微笑或漠然共乘到各自楼层的交情。

这种冷冷淡淡的生活环境或许是有一点寂寞的。可是它却也给美菱提供了极大的自在,使得她热情洋溢时可以义无反顾的在小房间中和男友探索并享受身体。两人在大都市中各有工作和住处,平时打打电话聊聊,每周末相聚,交往了三年,美菱和男友的关系一直很稳定,已经发展出像家人一般的感情,准备等到经济基础再丰厚一些就结婚。

八、九个月前,美菱出差时在火车上遇见了过去一个同事的丈夫,原本没有什么特别印象的男人,这一次却觉得挺风趣的,一路谈笑,男人凝视的目光使得美菱有点心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回到台北,美菱默默的投入男友的怀抱,继续那个颇为温暖但是偶尔有点平淡的恋情,拥抱男友时也偶尔会想起另一对眼眸。

经过半年,同事的丈夫在多次咖啡邀约后逐渐变成了美菱的「情人」,每个月会来找她一两回,反正俩人都知道彼此的处境,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期望和长远计画,那种心照不宣倒成了一种体贴的理解。

祕密恋情的注入使得美菱感受新的兴奋与紧张,她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那么勾动别个男人的需求,那种对自我魅力的发现和肯定,在美菱内心深处形成一丝丝甜甜的感觉。「出轨」的罪恶感渐渐靠边站,有个「情人」的事实慢慢织进了她生命的新经纬。

两个星期之前,美菱在逛书展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公家单位上班的文员,是个摆明了不想进入婚姻、只想游走的男人,可是,不凡的谈吐和英挺的眉毛勾动了美菱少女时期的某种幻想,对方的过客姿态反而鼓励了毫无压力的相交,他们从喝咖啡到吃牛排到上宾馆,结果美菱的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偶尔会出现,但是想到就令她心跳的「爱人」。

接连两个对她的生命旅程没有太多要求和占有的男人入境,美菱对所谓的外遇或出轨有了一种新的了解--那是现代都会忙碌生活的填充剂。

好像哪个语惊四座的女人说过,「闲著也是闲著,多交个不带麻烦的亲密朋友也算是为自己的生命充实一点色彩。」

美菱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和男友之外的男人上床,或许当一个亲密关系无法回应生命的多样需求时,人总会有意无意的挖掘另外一些可能的愉悦。

有时美菱也会猜想,不知道她的男友是不是也和她一样,甚至,也和她的情人爱人一样,在日常生活的缝隙中留着一两个自己的情人爱人。她尝试着幻想自己发现了以后的那种感觉,可是好像只有淡淡的、暂时的一点点忌妒,因为她的情人爱人接连着的电话谈情和兴奋邀约,很快的就冲淡了那种被遗弃、被背叛的哀怨和气愤。

既然这几个男人都不能全时间占有美菱,也不能全时间被美菱占有,那么同时拥有他们,在不同时刻和不同的男人相处,倒也挺完美的。

最近有女艺人情变自杀,周围充斥着各种有关三角恋纠缠、痛苦、忌妒的说法,美菱讶异的发现这些好像都不是她的经验。或许当一个人的情欲有多重出路时,所受的任何情感伤害都会比较轻描淡写吧!毕竟,她还有其他的感情备份呢!

前几天美菱的皮包里又多了两张名片,都是来自陌生男人某种情欲的讯息。她已经收到了其中一个男人的电话,大概哪天心情对的时候,闲著的时候,会接受邀约吧!

男友、情人、爱人--下一个要叫什么呢?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