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家女人有另外一個男人

(這是1996年11月3日我在《中國時報》42版家庭週報刊出的文章,我仍然堅持原來專欄的寫作風格和立場,以此文提示讀者可以怎樣支持非主流的實踐和言論,腐蝕主流價值的持續霸權。後收入《好色女人》)

每天上班中午休息的時間瑞娟都珍惜的找空看報,因為家裡從來沒訂過報紙。

剛結婚時她退出了工作,專心經營那個小小的家,老公說他辦公室有報可看,家裡就不必再花錢訂了,害得瑞娟只好把難看的電視當作最主要的資訊來源。後來她又開始上班,家裡就更沒有理由訂報了,好在辦公室總是有報可看。

她看報的方式和女同事們不太一樣,女同事們搶家庭版和影劇版的時候,她總是在找社會版,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大概就是因為她相信社會版最貼近現實吧!那些各種各樣的人間故事百態,常常使她深刻體認到人生的複雜多變。

今天她手中端著那一頁社會版,久久不能放下,吸引她目光的是一則有關紅杏出牆的報導。

其實這一類的新聞本來就是社會版上的大宗,從偷情被捉姦,到丈夫妻子為外遇而大打出手,幾乎每天都有這一類的消息,同事們聊天時也常常繞著這些新聞抒發己見,有時還會沙盤推演,幻想自己會如何處理這種場面。說起來,這還是枯燥無聊的辦公生活中的重要點綴。

可是,今天這則新聞很不一樣,一反過去「偷情被抓是報應」的老套,這則新聞令人感覺非常溫暖。報導說,一位妻子在丈夫外遇拋棄家庭十五年之後,自己也有了外遇而被老公報警捉姦,有意思的是,她的公公、婆婆、小姑、和女兒都出庭表示支持她的作為,而且作證指稱她的老公為了能和情人同居,曾答應給太太性自由,因此這位妻子的出軌行為並沒有錯。

更令瑞娟驚奇的是,從前她也讀到過別的外遇官司在檢察官手中得到最嚴厲的道德說教和懲罰,可是這一次的男檢察官卻十分開通的做了不起訴的結論。

「世界終於變了。」瑞娟想。

她想起前幾年有個女同事和客戶發生感情,本來並不想離開原有的關係,只想保有一點點溫馨想像的空間,結果被老公的家人揭發,婆婆和小姑在辦公室鬧了好久,最後同事不但被迫辭職走路,也被迫離婚獨居。

此刻瑞娟想起這位同事當年堅決不肯放棄婚外情,也不肯拋棄家庭,但是被逼著做選擇時眼中的痛苦。家中百般逼迫,工作崗位上沒有一個朋友願意淌這趟混水,因此也沒有人表示任何支持的意思。「要是她當時能有像今日這個案子那麼友善的環境,會省去多少無謂的痛苦啊!」瑞娟莫名其妙的為當年的畏懼退縮感到有點罪惡,也因而更加同情起那位同事來。畢竟,同事當年和愛人客戶講電話時的甜蜜神情,曾經勾動過瑞娟在不以為然之餘的一絲絲羨慕。

其實也不是只有已婚的女人外遇時才受到這樣的殘酷對待,某種泛道德的貞操觀使得未婚女人在戀愛過程中也很難另試對象。八年前瑞娟最好的大學同學哭哭啼啼的來找她,說是另外有了心儀的對象,但是遭到周圍朋友的勸說和責備,說她腳踏兩條船,對不起原來的男友。「我們又還沒結婚,為什麼不能交別的朋友?」淚光中的同學在堅毅的抗爭中尋求支援,瑞娟依稀記得當時她也和別的朋友一樣,立刻義正詞嚴的勸同學珍惜原有的感情。後來同學不但放棄了男友,追求另外一段感情,也因而和一票朋友斷了來往。

原來當女人另謀感情或身體出路的時候,就會遭到孤立、排擠、輕蔑。瑞娟從青少女時期對愛情婚姻有憧憬的那一天開始,就在她的閱讀世界中讀到了女人外遇、變心、或者做第三者的悲慘孤立下場,因此她很早就為自己打了防禦針,決心不要陷入那種處境。

「妳也看到那個新聞了呀!」一個同事看她發呆的神色,不禁湊了過來。

「是啊!」

「我今天早上在家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就覺得想不透。怎麼會有公公婆婆小姑那麼支持媳婦的?沒見過!我猜,一定是那個兒子太爛了。不過,如果這個媳婦那麼含辛茹苦,一手撐起家庭,和婆家也處得很好,她為什麼還要外遇呢?」看著這個同事此刻臉上的興奮和好奇,瑞娟不由得想起上回那個外遇同事東窗事發時,眼前這個同事臉上卻只有不屑。世界是真的變了!

瑞娟依稀感受到辦公室中這一刻暗暗流動的情慾,難不成這個看來很像好女人的同事,也開始羨慕那種又能外遇又得到肯定的兩者兼得?

「那有什麼稀奇?妳以為女人一定要在家中受到虐待,得不到溫情,才能外遇啊?妳以為在平常日子裡含辛茹苦的女人,就活該繼續凡事認命吃狗屎啊?妳以為女人在情慾上出軌,那麼她在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都一定會失敗?」瑞娟的語氣和說話的速度連她自己都吃了一驚,一向寡言少語的她突然爆出這一段話,連同事也睜大了眼睛。

「不是,不是,我只是覺得她好能幹唷!家裡這麼多事情還有空約會外遇。」

周圍的人哄堂笑了起來,幾張平凡的女人臉都泛出了興奮,是新聞勾動了新的憧憬?

該上工了,瑞娟站起身,折好報紙,遞給平常坐在她隔壁另外一位寡言少語的同事,輕輕的對她說:「妳真應該也看一看,現在,魚與熊掌是可以兼得的。」

瑞娟眼中的友善和支援,讓那位也常有親密電話的已婚女同事呆了一下,默默的接過報紙,紅著臉但是理解的點了點頭,投過來一個溫馨的眼神。

瑞娟在座位上坐了下來,整理了一下桌面,玻璃版下沒有署名的幾張可愛小卡片迎面撲來一陣溫暖。等一下打個電話問問他,這個週末她先生約了朋友去山區釣魚,或許她也可以和他出去玩玩?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

下載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