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家女人有另外一个男人

(这是1996年11月3日我在《中国时报》42版家庭周报刊出的文章,我仍然坚持原来专栏的写作风格和立场,以此文提示读者可以怎样支持非主流的实践和言论,腐蚀主流价值的持续霸权。后收入《好色女人》)

每天上班中午休息的时间瑞娟都珍惜的找空看报,因为家里从来没订过报纸。

刚结婚时她退出了工作,专心经营那个小小的家,老公说他办公室有报可看,家里就不必再花钱订了,害得瑞娟只好把难看的电视当作最主要的资讯来源。后来她又开始上班,家里就更没有理由订报了,好在办公室总是有报可看。

她看报的方式和女同事们不太一样,女同事们抢家庭版和影剧版的时候,她总是在找社会版,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大概就是因为她相信社会版最贴近现实吧!那些各种各样的人间故事百态,常常使她深刻体认到人生的复杂多变。

今天她手中端著那一页社会版,久久不能放下,吸引她目光的是一则有关红杏出墙的报导。

其实这一类的新闻本来就是社会版上的大宗,从偷情被捉奸,到丈夫妻子为外遇而大打出手,几乎每天都有这一类的消息,同事们聊天时也常常绕着这些新闻抒发己见,有时还会沙盘推演,幻想自己会如何处理这种场面。说起来,这还是枯燥无聊的办公生活中的重要点缀。

可是,今天这则新闻很不一样,一反过去「偷情被抓是报应」的老套,这则新闻令人感觉非常温暖。报导说,一位妻子在丈夫外遇抛弃家庭十五年之后,自己也有了外遇而被老公报警捉奸,有意思的是,她的公公、婆婆、小姑、和女儿都出庭表示支持她的作为,而且作证指称她的老公为了能和情人同居,曾答应给太太性自由,因此这位妻子的出轨行为并没有错。

更令瑞娟惊奇的是,从前她也读到过别的外遇官司在检察官手中得到最严厉的道德说教和惩罚,可是这一次的男检察官却十分开通的做了不起诉的结论。

「世界终于变了。」瑞娟想。

她想起前几年有个女同事和客户发生感情,本来并不想离开原有的关系,只想保有一点点温馨想像的空间,结果被老公的家人揭发,婆婆和小姑在办公室闹了好久,最后同事不但被迫辞职走路,也被迫离婚独居。

此刻瑞娟想起这位同事当年坚决不肯放弃婚外情,也不肯抛弃家庭,但是被逼着做选择时眼中的痛苦。家中百般逼迫,工作岗位上没有一个朋友愿意淌这趟混水,因此也没有人表示任何支持的意思。「要是她当时能有像今日这个案子那么友善的环境,会省去多少无谓的痛苦啊!」瑞娟莫名其妙的为当年的畏惧退缩感到有点罪恶,也因而更加同情起那位同事来。毕竟,同事当年和爱人客户讲电话时的甜蜜神情,曾经勾动过瑞娟在不以为然之余的一丝丝羡慕。

其实也不是只有已婚的女人外遇时才受到这样的残酷对待,某种泛道德的贞操观使得未婚女人在恋爱过程中也很难另试对象。八年前瑞娟最好的大学同学哭哭啼啼的来找她,说是另外有了心仪的对象,但是遭到周围朋友的劝说和责备,说她脚踏两条船,对不起原来的男友。「我们又还没结婚,为什么不能交别的朋友?」泪光中的同学在坚毅的抗争中寻求支援,瑞娟依稀记得当时她也和别的朋友一样,立刻义正词严的劝同学珍惜原有的感情。后来同学不但放弃了男友,追求另外一段感情,也因而和一票朋友断了来往。

原来当女人另谋感情或身体出路的时候,就会遭到孤立、排挤、轻蔑。瑞娟从青少女时期对爱情婚姻有憧憬的那一天开始,就在她的阅读世界中读到了女人外遇、变心、或者做第三者的悲惨孤立下场,因此她很早就为自己打了防御针,决心不要陷入那种处境。

「妳也看到那个新闻了呀!」一个同事看她发呆的神色,不禁凑了过来。

「是啊!」

「我今天早上在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就觉得想不透。怎么会有公公婆婆小姑那么支持媳妇的?没见过!我猜,一定是那个儿子太烂了。不过,如果这个媳妇那么含辛茹苦,一手撑起家庭,和婆家也处得很好,她为什么还要外遇呢?」看着这个同事此刻脸上的兴奋和好奇,瑞娟不由得想起上回那个外遇同事东窗事发时,眼前这个同事脸上却只有不屑。世界是真的变了!

瑞娟依稀感受到办公室中这一刻暗暗流动的情欲,难不成这个看来很像好女人的同事,也开始羡慕那种又能外遇又得到肯定的两者兼得?

「那有什么稀奇?妳以为女人一定要在家中受到虐待,得不到温情,才能外遇啊?妳以为在平常日子里含辛茹苦的女人,就活该继续凡事认命吃狗屎啊?妳以为女人在情欲上出轨,那么她在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都一定会失败?」瑞娟的语气和说话的速度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一向寡言少语的她突然爆出这一段话,连同事也睁大了眼睛。

「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她好能干唷!家里这么多事情还有空约会外遇。」

周围的人哄堂笑了起来,几张平凡的女人脸都泛出了兴奋,是新闻勾动了新的憧憬?

该上工了,瑞娟站起身,折好报纸,递给平常坐在她隔壁另外一位寡言少语的同事,轻轻的对她说:「妳真应该也看一看,现在,鱼与熊掌是可以兼得的。」

瑞娟眼中的友善和支援,让那位也常有亲密电话的已婚女同事呆了一下,默默的接过报纸,红著脸但是理解的点了点头,投过来一个温馨的眼神。

瑞娟在座位上坐了下来,整理了一下桌面,玻璃版下没有署名的几张可爱小卡片迎面扑来一阵温暖。等一下打个电话问问他,这个周末她先生约了朋友去山区钓鱼,或许她也可以和他出去玩玩?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