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何春蕤:從彭婉如事件透視婦女人權

(這是1996年12月11日中廣新聞網蕭德貞主持的【新聞透視】節目對我的專訪。由於正在彭婉如被殺事件的新聞熱點,記者希望我能談談女性主義對強暴的看法)

強暴的發生不只是歧視女性的表現,更是惡質情慾的表現。大家想想,女性主義者過去在教育、就業、升遷、甚至政治方面都有很多努力,所以現在在這些方面,女人才有了比較好的保障,男人不能再在這些領域中任意的踐踏女人。同樣的道理,就是因為情慾品質太差,大家又都避諱談情慾,以致於遇到了情慾方面的事,多半都是由男人來主導,男人來發言,男人來界定女人應該如何。這麼一來反而容許了男女之間的不平等可以肆無忌憚在情慾方面運作。這也就是為什麼女性主義者現在要談情慾解放。

怎麼個惡質法?

1。輕看情慾,沒有發展互動的、平等的情慾模式,以致於單向主觀的愉悅被當成最好的、最有男人氣概的表現。

2。大家只關心在身體情慾方面「給」或「不給」,什麼條件「給 」,「給過」多少人,重量不重質,完全不管如何進行「給」的活動,如何裝備操練,以便給得好,給得爽。

3。這些盤算使得男人女人汲汲營營的算帳,反而形成很多猜忌敵意,也使得情慾方面的挫折感,成為許多人自殘或傷害別人的動力。

就男人而言,我們需要想想,很多人練中國武術,大家都知道不是為了要爭強鬥狠,欺負別人;同樣的,有性的本事和需要,甚至裝備操練性方面的工夫,也不是為了要炫耀逞強,欺負情慾中的弱勢女人。因此男人需要認識自己脆弱的自信,也要對女人的身體心靈愉悅感受有更細緻的認識,這不是一廂情願的在地攤上的小書或有限電視的A片找訊息,而是多聽女人們真心的訴說。在這方面,只有提供安全自在的環境,讓女人可以痛快的、直接的說她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女人情慾自主才能自在的告訴男人她要什麼。

就女人而言,在一個很威權、很男性中心的社會裡,強暴恐怕是無法很快斷根的事,因此,女人的應對之道不是消極的尋求保護,不是日日夜夜恐懼強暴,而要積極的減輕強暴的可能傷害。

1。繼續淡化已經在淡薄的貞操觀念。強暴並不一定要成為女人生命中最大的傷痛,我們拒絕讓別人對我們身體的傷害成為心靈和生命的傷害。其實我們的文化愈是看重貞操,就愈對女人不利,因為貞操的限制總是只施行在女人身上。

2。對貞操看得淡,不怕談別人對我們的傷害,女人才會挺身而出,控訴強暴,我們才可以早早制止強暴犯的擴散。

3。如果強暴使得女人放棄她對人生的追求,那才是最大的傷害。因此愈是暴力陰影,我們愈要拒絕放棄對愉悅人生的追求。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