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何春蕤:从彭婉如事件透视妇女人权

(这是1996年12月11日中广新闻网萧德贞主持的【新闻透视】节目对我的专访。由于正在彭婉如被杀事件的新闻热点,记者希望我能谈谈女性主义对强暴的看法)

强暴的发生不只是歧视女性的表现,更是恶质情欲的表现。大家想想,女性主义者过去在教育、就业、升迁、甚至政治方面都有很多努力,所以现在在这些方面,女人才有了比较好的保障,男人不能再在这些领域中任意的践踏女人。同样的道理,就是因为情欲品质太差,大家又都避讳谈情欲,以致于遇到了情欲方面的事,多半都是由男人来主导,男人来发言,男人来界定女人应该如何。这么一来反而容许了男女之间的不平等可以肆无忌惮在情欲方面运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女性主义者现在要谈情欲解放。

怎么个恶质法?

1。轻看情欲,没有发展互动的、平等的情欲模式,以致于单向主观的愉悦被当成最好的、最有男人气概的表现。

2。大家只关心在身体情欲方面「给」或「不给」,什么条件「给 」,「给过」多少人,重量不重质,完全不管如何进行「给」的活动,如何装备操练,以便给得好,给得爽。

3。这些盘算使得男人女人汲汲营营的算帐,反而形成很多猜忌敌意,也使得情欲方面的挫折感,成为许多人自残或伤害别人的动力。

就男人而言,我们需要想想,很多人练中国武术,大家都知道不是为了要争强斗狠,欺负别人;同样的,有性的本事和需要,甚至装备操练性方面的工夫,也不是为了要炫耀逞强,欺负情欲中的弱势女人。因此男人需要认识自己脆弱的自信,也要对女人的身体心灵愉悦感受有更细致的认识,这不是一厢情愿的在地摊上的小书或有限电视的A片找讯息,而是多听女人们真心的诉说。在这方面,只有提供安全自在的环境,让女人可以痛快的、直接的说她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女人情欲自主才能自在的告诉男人她要什么。

就女人而言,在一个很威权、很男性中心的社会里,强暴恐怕是无法很快断根的事,因此,女人的应对之道不是消极的寻求保护,不是日日夜夜恐惧强暴,而要积极的减轻强暴的可能伤害。

1。继续淡化已经在淡薄的贞操观念。强暴并不一定要成为女人生命中最大的伤痛,我们拒绝让别人对我们身体的伤害成为心灵和生命的伤害。其实我们的文化愈是看重贞操,就愈对女人不利,因为贞操的限制总是只施行在女人身上。

2。对贞操看得淡,不怕谈别人对我们的伤害,女人才会挺身而出,控诉强暴,我们才可以早早制止强暴犯的扩散。

3。如果强暴使得女人放弃她对人生的追求,那才是最大的伤害。因此愈是暴力阴影,我们愈要拒绝放弃对愉悦人生的追求。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