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 妖女夜行 天下太平

【1996年12月21日,女性团体因彭婉如命案而在台北市街头举办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夜间游行,「纪念彭婉如全国妇女夜间大游行」。何春蕤也揪团包车,带着她大一课堂上的学生从中坜北上,一起去参加。游行的主调是「要权力,不要暴力」,但是为了抵抗当时弥漫台湾社会的悲戚和恐惧,以及事后诸葛式的警示女性夜行小心,我们决心用标语牌挑战这个社会对女性夜行的恐吓。

这次的揪团行动把游行定调为「另类夜游」,借此为学生的日常休闲活动(夜游)注入新的社运意义。为了挑战舆论对彭婉如出事当晚的粉色穿着多所挑剔,我们鼓励学生穿着妖娆服装参加游行,拒绝被恐吓而放弃自我展现。我们也为参与的学生预备了贴在身上的反光「妖」字,反光标语,以及挂在脚踝上的串串铃铛,要让我们的夜行高亢而自在,以此肯定自己的黑夜行走权。队伍走到新公园(现在叫做228纪念公园)时,我刚好在指挥车上,还顺势宣扬了性少数(特别是男同志)的夜间行动自由权。我们认为,中大游行队伍里的强大气势和欢欣自在,才是冲散恐吓和恐怖的有力武器。

不过,这些行动和论述,因为和游行的主调有别,当然事后又被批判了一番。性解放的情感教育,明显的与要进入体制、成为体制的性别平等诉求截然有别。

历史文件:19961221 另类夜游文宣

下面是游行当晚我们自制的一些反光标语牌,口号针对的就是女人的行动自由

夜行无罪,妖娆有理

我要自由,不要恐吓。

妖精出洞,横扫千军。

女人自强,才是自保。

妖女夜行,万夫莫敌。

女人横行,天下太平。

 

当晚中央大学的队伍,身上帽上处处可见反光的「妖」

 

下图是游行途中何春蕤被叫上宣传车讲话的照片,前胸可见贴了反光字「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