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同志公民論壇主持(主持稿)

(這是2000年9月3日台北同玩節在台北市議會舉辦「台北同志公民論壇」時我擔任主持的發言稿)

昨天的同志園遊會(gay festival)以歡樂戲耍(joyful, playful, and celebratory)的方式讓台北同志公民具體的重繪了台北東區最中產(bourgeois)、最西化的空間,今天的台北同志公民論壇要以最有思想、最有挑戰性的方式,來改寫台北市本土政治利益爭奪最激烈的空間──台北市市議會。

平實的來說,台北市議會應該是市民透過自己選出的民意代表,來交換意見、協商合作、掌握市政方向的殿堂;然而過去我們卻常常在這個場域當中看見,市民的權益被忽視,市民的尊嚴被當成利益交換的籌碼,市民的生活被無理的入侵。最近三年,性弱勢的市民不斷地向市議會空間挺進:1997年台北公娼(Taipei Licensed Prostitutes)的有力抗爭終於將有關性工作(sex work)市民的公聽會和辯論會帶入了這個場域、帶入了市議會;1998年,就在這一個演講廳中,也舉辦了有關性工作者權益(sex workers’ rights)的國際論壇,很多國際知名的妓權運動人士都來到台北加入討論,弱勢(marginal)市民的聲音震動了這個市民殿堂(assembly hall)。2000年的今天,台北同志公民論壇再度將性弱勢市民的聲音帶入這個屬於全體市民的權益大堂,也進一步讓台北同志文化與國際同志文化進行深情的對唱。在這個世紀交替的時刻,性弱勢主體終於在台北市的公民版圖上刷下了彩虹的光影,也正式肯定台北大都會的國際地位和眼界。

台北的同志運動其實很早就已經透過網際網絡和旅遊留學,與國際同志社群密切聯繫,今天下午的國際論壇則將透過兩位重量級的美國同志運動領袖來訪,和本地同志運動領袖進行對話,以及下一節的同志圓桌對談,進一步為台北同志運動的過去和將來把脈,也用這個討論來和所有的台北市民對話。

今天下午的論壇有兩位非常重要的講者,他們的經歷介紹在各位手上的資料當中都有,我就不必重述細節。我只要補充的是,當我們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和這兩位講者聯繫,邀請他們來台參加這樣一個盛會的時候,我們也側面發現了一些他們過去的背景是跟性弱勢主體非常有關聯的。第一場的主講人Michael Bronski,除了是1999年「石牆同志運動終身成就獎」得主之外,也是一位創作者,他創作了很多同志情色故事,寫了很多情色小說,也編纂了情色小說文集。第二位主講人Nan Hunter則在1980年代美國女性主義「性辯論」時嚴正批判反色情,並與其他反對言論檢查、開拓情慾解放的女性主義者,一起抗拒主流女性主義者對於色情的箝制。因此,今天這兩位國際重量級的講者並肩在掃黃掃得很用力的台北市空間裡出現,對於性弱勢主體的社會空間而言,有其絕對的積極意義。

今天兩位講者的講稿都在各位手上的資料裡,我也提供了一個小小的中文摘要,幫助大家看到重點。不過他們的口語英文都很清楚,所以你們也可以翻閱英文資料。為了方便大家跟隨整個全文演講,我們特別邀請了專業的口譯者汝明麗小姐來為大家提供中文翻譯。下面就把時間先交給Bronski先生,他要從歷史的、文化的、社會的角度,來回顧美國的同志運動發展所可能帶來的啟示,接著再由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的理事長喀飛先生就台灣的脈絡,來談台灣同志運動的特殊形貌。我們現在就把時間交給Michael。

 

結語:

讓我引用我自己在《認識同志手冊》的序文中所說的話作為結語:這次的論壇已經在同志和同志、市民和市民之間搭起橋樑,讓我們大家一起來認識同志,也藉此認識自己。或許污名成見曾在我們的生命中各自施加了可怕的壓力,那些在不自覺中掩藏的祕密已經變成了心靈重擔,然而,當我們攜手並肩歡樂現身時,成見已然被挑戰、被改變,污名已然成為我們高亢肯定自我的標記,而那些不可言說的祕密已然卸去它們神祕的陰霾,成為我們交流分享的場域。從此,同志、酷兒、跨性別……一個個美好的性生命將從所有的身體中釋放出來。

引用本文請保留網頁原始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