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同志公民论坛主持(主持稿)

(这是2000年9月3日台北同玩节在台北市议会举办「台北同志公民论坛」时我担任主持的发言稿)

昨天的同志园游会(gay festival)以欢乐戏耍(joyful, playful, and celebratory)的方式让台北同志公民具体的重绘了台北东区最中产(bourgeois)、最西化的空间,今天的台北同志公民论坛要以最有思想、最有挑战性的方式,来改写台北市本土政治利益争夺最激烈的空间──台北市市议会。

平实的来说,台北市议会应该是市民透过自己选出的民意代表,来交换意见、协商合作、掌握市政方向的殿堂;然而过去我们却常常在这个场域当中看见,市民的权益被忽视,市民的尊严被当成利益交换的筹码,市民的生活被无理的入侵。最近三年,性弱势的市民不断地向市议会空间挺进:1997年台北公娼(Taipei Licensed Prostitutes)的有力抗争终于将有关性工作(sex work)市民的公听会和辩论会带入了这个场域、带入了市议会;1998年,就在这一个演讲厅中,也举办了有关性工作者权益(sex workers’ rights)的国际论坛,很多国际知名的妓权运动人士都来到台北加入讨论,弱势(marginal)市民的声音震动了这个市民殿堂(assembly hall)。2000年的今天,台北同志公民论坛再度将性弱势市民的声音带入这个属于全体市民的权益大堂,也进一步让台北同志文化与国际同志文化进行深情的对唱。在这个世纪交替的时刻,性弱势主体终于在台北市的公民版图上刷下了彩虹的光影,也正式肯定台北大都会的国际地位和眼界。

台北的同志运动其实很早就已经透过网际网络和旅游留学,与国际同志社群密切联系,今天下午的国际论坛则将透过两位重量级的美国同志运动领袖来访,和本地同志运动领袖进行对话,以及下一节的同志圆桌对谈,进一步为台北同志运动的过去和将来把脉,也用这个讨论来和所有的台北市民对话。

今天下午的论坛有两位非常重要的讲者,他们的经历介绍在各位手上的资料当中都有,我就不必重述细节。我只要补充的是,当我们中央大学性/别研究室和这两位讲者联系,邀请他们来台参加这样一个盛会的时候,我们也侧面发现了一些他们过去的背景是跟性弱势主体非常有关联的。第一场的主讲人Michael Bronski,除了是1999年「石墙同志运动终身成就奖」得主之外,也是一位创作者,他创作了很多同志情色故事,写了很多情色小说,也编纂了情色小说文集。第二位主讲人Nan Hunter则在1980年代美国女性主义「性辩论」时严正批判反色情,并与其他反对言论检查、开拓情欲解放的女性主义者,一起抗拒主流女性主义者对于色情的箝制。因此,今天这两位国际重量级的讲者并肩在扫黄扫得很用力的台北市空间里出现,对于性弱势主体的社会空间而言,有其绝对的积极意义。

今天两位讲者的讲稿都在各位手上的资料里,我也提供了一个小小的中文摘要,帮助大家看到重点。不过他们的口语英文都很清楚,所以你们也可以翻阅英文资料。为了方便大家跟随整个全文演讲,我们特别邀请了专业的口译者汝明丽小姐来为大家提供中文翻译。下面就把时间先交给Bronski先生,他要从历史的、文化的、社会的角度,来回顾美国的同志运动发展所可能带来的启示,接着再由台湾同志咨询热线的理事长喀飞先生就台湾的脉络,来谈台湾同志运动的特殊形貌。我们现在就把时间交给Michael。

 

结语:

让我引用我自己在《认识同志手册》的序文中所说的话作为结语:这次的论坛已经在同志和同志、市民和市民之间搭起桥梁,让我们大家一起来认识同志,也借此认识自己。或许污名成见曾在我们的生命中各自施加了可怕的压力,那些在不自觉中掩藏的祕密已经变成了心灵重担,然而,当我们携手并肩欢乐现身时,成见已然被挑战、被改变,污名已然成为我们高亢肯定自我的标记,而那些不可言说的祕密已然卸去它们神祕的阴霾,成为我们交流分享的场域。从此,同志、酷儿、跨性别……一个个美好的性生命将从所有的身体中释放出来。

引用本文请保留网页原始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