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馨的少女红皮书究竟说了什么

励馨基金会是一个以基督教为本的民间组织,从1980年代末期成立以来便致力于「救援」从事性交易的少女、家暴受害妇女等等,因此女性受害是励馨的主要信念。2000年底励馨基金会出版《台湾少女红皮书》作为游说政府政策的文宣。以下是2000年11月25日台北News 98电台针对这本书出版来访问我时我提出的意见。】

这次的红皮书号称要谈少女的人权,可是细读内容却主要是讲两件事,一个是少女的性侵害,另外一个是少女的性剥削。好像少女的人权就只相关少女的性而已,其他的教育权、工作权、经济自主权等等都隐而不现,而这些所谓其他权益不但受到家庭成员的限制,也受到社会文化结构的限制。而且即使是和少女的性相关,也好像只谈性伤害的部份,至于正面的有关少女的身体愉悦权、少女夜归权、少女的性知识权、堕胎权、不受丑化污名的权益等等都没有提。这样偏颇的人权报告显然有其特殊的出发立场。

就以人权报告来说,少女受到性侵害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十年前清大的陈若璋教授就已经有过统计数字,显示少女被熟人侵害的频率非常高。可是大家提出的解决方案,要不是诉诸男性的良心,就是呼吁少女举发加害者,再不然就是像这两年严刑峻法的恐吓可能的加害者。问题是:十年了,事情不但没有解决,从统计数字上来看,恐怕还有恶化的现象。

当然这个恶化的现象混杂了另外一些数字,例如少女怀孕的数字。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已经拥有各种方便避孕方式的社会中,少女的性活动还是以堕胎为结局?励馨是指望学校未来要实施的性别教育,但是以我们对这种性别教育的理解,大概不会有什么用。面对少女对爱情和性的渴望,单单叫她们忍耐,叫她们自重,告诉她们欲望是危险的、可耻的,警告她们身体和生命都会受到伤害,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因为这些说法都没有面对一个现实:我们活在一个情欲已经浮上台面的世界,和情欲相关的文化产品已经构成了少女的动机和力量之所在,任何逆势操作,想要打压这种欲望的措施因此都注定了失效。

这也连到第二部份:性剥削。励馨的呈现方式当然是希望大家看到少女现在从事的任何身体表演都是性剥削,奇怪的是,励馨的回应并不是改变其中的剥削关系,让少女的身体表演能够成为她们力量和经济的来源;相反的,励馨所作的是劝告少女们不要从事这些行业。当我们不能正面平实看待少女的性活动时也就看不见少女如何自主抗拒剥削,累积经验,相反的,社会污名反而使得少女所承受的压力有增无减。

引用本页请保留网页原始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