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檳榔西施的三不政策(發言稿)

(這是我2002年9月23日在陳文茜「文茜小妹大」節目中與執行檳榔西施衣著三不政策的桃園縣長朱立倫對談的發言)

三不政策:

「不妨害交通」,說得有理,但是妨害交通的決不只檳榔西施,而且通常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根本不會耽擱,比麥當勞的得來速還要快,如果想要多說話,那也可能是特殊的朋友或其他關係,更多人因此妨害交通順暢,為何獨獨挑西施?

「不違反勞基法」,確實有很多人一直在嘗試用女工夜間工作這一部份來限制西施的夜間工作,但是19世紀爭取改善女工工作待遇時的社會條件和勞動條件都和今日的差了很多,也已經有許多勞動相關的法條管理,今日的女性是否還都希望受到這種法條的管理,有待商榷。

至於「不准暴露」這一條是最有爭議的。問題在於:

1.缺乏多元對話便制定了粗糙政策:作為一個從在地文化自我衍生出來的現象,根深蒂固的根植於每日民生,此刻各種差異立場的詮釋論述也已經出現,在這樣一個需要多元對話的當兒,行政命令的單向操作太過粗糙暴力。其他的政策都有各式各樣的公聽會、辯論會,被管理的對象也有加入決策的機會,與居民對話的機會,一般在地民眾到底如何看待檳榔西施等等都還沒有機會表達,行政命令就已經下達,而且對話共識的業者根本不是檳榔攤的業者或西施,而是檳榔批發業者。在這種複雜爭議的事情上沒有研究,沒有辯論,政府和大盤商私下決定,實在沒有民意基礎,也難怪命令下達後各方反彈很多。

2. 忽略公平原則,暴露階級預設:女性身體吸引力的自在表達已經是女性構成自我的重要表達管道和力量來源,暴露只是一種,要是說勾動慾望,老實說,滿街都是的緊身牛仔褲,貼身的衣著,更是明顯。更重要的是,在一個情慾壓抑饑渴的文化裡,連不露都是催情劑。現在獨獨對邊緣的、弱勢的女性身體進行殺雞儆猴式的威嚇,實在難堵悠悠之口。

3.重國際化,輕本土化:台灣近年來一直強調本土文化的尊嚴和生命力不能在國際化的腳步中犧牲掉。這次檳榔西施三不政策關注的,最首要的就是南崁交流道所謂國之大門,反對者提的理由也都是以國際觀瞻為考量。對國族尊嚴的熱切信念,現在以管理/限制/看守女性身體為表現。如果說檳榔西施的暴露是滿足男性情色慾望和窺視,對西施衣著的禁制,難道不是滿足男性的國族尊嚴和慾望?不管如何,西施都是被犧牲掉的一群,那麼為什麼一定要採行政命令而不試試別的想法?

4.反對意見是架構在傳統嚴謹人際情慾關係基礎上,壓抑了無害的調情想像空間:以現代競爭效率的工作強度、失業蕭條的危機、官僚體制下的無力感,人們老早就不能滿足於排除情感慾望的高壓工作時間,更不能滿足於穩定但單調平實的家庭生活,某些發洩情感的出口因而應運而生,從KTV到八卦新聞到中秋節滿坑滿谷的烤肉晚會,人們需要提神劑。康貝特、保力達P等等提神飲料和檳榔的結合其實就指出了低階勞動階級的苦悶,檳榔西施在這個角度上提供了很起碼的一些愉悅,滿足了一些很卑微的情感需求,突破年齡和身體的差距,在不太要求彼此的狀況下進行適度的調情幻想。(但是媒體訪問時總只是有興趣問西施們曾經遇到何種騷擾,而不繼續聽她們有哪些應對的竅門,這是很有徵兆性的。)

大家關切的都是露與不露的問題,說她們是惡性競爭,卻看不見推動檳榔西施不斷改變裝扮,向新設計挺進的主要動力,其實是求新求變,翻新形象,創造新的想像,製造新的搭訕場景,好維繫顧客上門的動機。但是在那些情慾單薄,只關心道德的人眼中,看到的卻只是暴露的衣物。

取締警告單上說「放蕩的行為」,也有很多人批評檳榔西施坐的時候不檢點,高翹著腿,坐在吧臺椅上,姿態太過搧情。可是這些人不知道的是,檳榔西施翹二郎腿其實是穿短裙的時候最不暴露但是仍然保留誘惑力的坐姿,前些日子就有一個西施因為保護自己不被人虧,一直維持這個坐姿,還造成腿部血液循環不良,險些失去一條腿。可見得「放蕩」與否其實真的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不穿短裙的人一點都不明白個中的道理,只能用自己的眼光來想。

轉載本文請保留網頁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