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逻辑与性/别异类(发言稿)

(这是2002年12月5日我在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当媒体遇上性别,谁是受害者:谈媒体性别呈现及媒体侵权现象」座谈会上的发言)

你以为狗仔队是现代才有的现象吗?你以为八卦是后现代真理政权崩解才有的现象吗?──不,新闻本身的历史诞生就充斥了这些冲动的力量,事实上,新闻本来就是一个拉锯战的场域,是统筹的、独占的力量竭力建立统治的正当性的管道,但是它也是抗拒这个力量的其他声音操作的场域。

新闻史:16世纪初期便有因应重大时事而手写的newsletters 在当时的咖啡馆贩售,有时还会集结成新闻书或新闻小册出售,在这个日渐世俗化的世界里,这种新闻的传播有它一定的稳定社会功能。定期出版的新闻纸到1566年才有,17世纪又出现Intelligencers and Relations,强调其客观性,甚至宣告「为了避免资讯错误因此客观报导」。光荣革命改革政体后需要更多的言论空间来建立并巩固新政体的正当性,1695年终于废除原本的言论检查法,接着便出现很多报纸和期刊,以公众言论来形成中间阶级的主导力量,正当化新的统治阶级。不过这个讯息管道一开,大众对生动多样、但是可能不可靠、谣言、及所谓「目击报导」新闻的需求也随之而来,各种激进的政治观点也在这个管道中流通。这种趋势多到一个地步,英国官方不得不把邮票税提高四倍,以价制量,压制这种「垃圾」以及其他激进出版品的流通。直到1855年终于废除邮票税,印刷技术的精进和大量流通使得廉价报纸愈来愈多,每日镜报首先突破百万份的销售数字,这个经济现实和利润也使得现代报纸愈来愈倾向八卦报。研究者认为报纸的分类和社会的阶级结构相关:有品质的印刷针对的是上层菁英,一般报纸针对的是中产阶级,八卦报则是为劳动阶级服务的。

最早的报纸印刷沿用了broadside的模式,原先是刊登流行的歌谣或诗句,内容则常包含争议性的、谩骂性的评论,这种单面印刷、单张分卖的形式使得生产快速而且易于派送,很适合政治煽动之用。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很容易了解位什么19世纪印行给大众阅读的新闻报纸被菁英阶级视为文化的堕落(因为菁英不能再垄断文字论述),批评新闻报导过于庸俗耸动(而不像菁英们婉转冷眼停留在圈内的评论方式)。

焦点主体:至今这个堕落论述的说法还是很常听到,但是我的关切倒不是新闻堕落与否,而是这种新闻生产的特性在愈来愈烈的竞争、愈来愈趋向耸动的竞争中会选择以哪些性/别主体为报导目标。过去研究媒体的女性主义者关切的是女性的形象如何在媒体中呈现,我比较特别关心的则是某些常在媒体中出现的性/别主体是怎样被挑选,怎样被呈现。我想用最近两年最常看到的胖妹、援交者、跨性别这三种性/别异类主体来谈这个话题。

胖妹──到了实践大学体重纠察队被报导时才引发了另一波论述捍卫体重权,但是媒体中对胖子的报导可也是真的很多。

援交者──对于性工作的成见和无知也影响到对援交者的认知。媒体根本没有看到其中有关法律的问题,也对援交者的实际状况不太了解,只在狂想中理解这种暂时的、兼差的、形式不一的性工作。

跨性别──2002年一年之间跨性别的新闻又达到了高峰,比起前一波对于红顶艺人以及第三性公关的报导而言,这一波架构在SNG上的耸动性更高。

结论:这三类主体还有一个共通的特质,那就是都是污名缠身的主体,在媒体面前有着一定程度的脆弱性。甚至,当警方无法可办某些主体时,还会利用污名的效应来恐吓主体。在这种时刻,媒体被当成了工具来进行社会对主体的规训,这倒是新闻人需要思考的问题。

新闻的特质在竞争中既然是走向耸动、特殊、与众不同,那么显然的,这些主体也都还是会被当成新闻对象,与其被当成掠夺的对象,倒不如积极起来操作新闻。一方面可以利用这种场合提出自己的说法,另一方面要抗拒并挑战媒体的报导方式。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