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质立法」祸延教育(发言稿)

(这是我2004年12月30日在年度十大性权事件分析记者会中的发言)

今年的十个重大性权事件有几个共通性。

例如,好几项都和在校学生的嬉戏活动有关,曾几何时,连孩子们的打闹游戏、实验玩耍都成了法律或至少校规积极而严厉惩罚的对象,学生课外的时间也越来越被当成必须同样严肃对待的时光。这么一来,他们要什么时候才能轻松的做自己呢?其实,无害的打闹、恶作剧都是发泄敌意的重要管道,当我们要求年轻活力的孩子每时每刻都板著脸正经八百的度日时,我们真的愿意面对他们情绪溃堤时的绝望吗?

另外还有好几项都和言论自由相关,不管你是在网上留言交友或是留下言论图像,或是在文学奖比赛或校刊上撰写成人题材的作品,甚至只是在广播频道中发出恩恩啊啊的声音,现在都会引发成人的紧张,也会被各种罚则笼罩,有时执法者还不惜血本进行对话诱捕。我们天天抱怨孩子的国文程度退步,想要鼓励他们多写多学,然而面对他们主动有兴趣写的东西,交的朋友,却又用最粗暴的方式扑灭,而不肯用心想想要如何鼓励这个兴趣,转化这个动力。法律的手显然已经日渐明确的扩大了积极管理对象。

今天我不想班门弄斧讲修法的事情,在座的法律专家很多;不过在修法之外,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做一个重要的工作。这次出版品分级办法正式上路,新闻局在各方抗议之下才承认依据儿福法设置的罚则严重过当,不符合比例原则,只得暂时不执行罚则,等候修法。同时,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条例29条施行至今,不断引发争议,也已经有案子正在准备提出了释宪的要求──这些都显示,我们目前的法律有很大的问题,许多人也因此赔上了严重的人生代价,修法显然是个不能再等候的事情。

不过,我想提示一件事情:这些烂法不是凭空掉下来的,它们都是一些团体提出来的立法版本建议,然后经过立法院诸公们讨论投票而出来的。面对这个大烂摊子,我觉得我们不能只是努力修法替人补洞而已;我们还需要揪出那些使得无数人的生命陷入被起诉、被污名困境中的黑手。我们要求公布原先提出立法的团体名单,公布替这些团体写法条的律师或政客,公布帮他们游说立法程序的团体或个人名单。总之,谁干了错事,谁就应该担起社会责任来。

接下来,我想很直接的说,这些恶法横行,已经使得台湾社会陷入严重的危机。我在这里不想谈这个危机如何侵犯人权、如何寒蝉效应、如何剥夺言论自由;相反的,我是个教育者,也是个研究者,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三大恶法对教育的冲击。

保守的妇幼儿福团体总是担心网路资讯或者交错朋友会带坏小孩,也批评另类的生活方式或情欲模式会腐蚀现有的正规教育。然而我必须要说,这种保守的保护心态事实上正在形成一个非常神经质的妈妈社会,而这样的社会对孩子、对将来要面对更广大全球社会的孩子而言,非常不利,特别不利于孩子的想像力和创造力,更不利于孩子发展尊重、开阔的人格。以目前三恶法的操作,我们只会养成自以为义却又怯懦封闭的人格,我们只会养出一堆有强大罪恶感而不知道如何处理自身情欲的人,结果,我们只会大大的削减台湾的竞争力而已。

我说这是一个神经质的妈妈社会,是因为这些立法的内容和态势都反映出一股过度的、没有理性基础的焦虑,更是一股过度的、漠视孩子意愿的保护,总觉得世上任何事情都在企图而且都会真的害到她的孩子。面对这个想像的危机,神经质妈妈们充分的觉得绝望,因此她们不会想到可以壮大自己的孩子好让他们有力量处理周遭的世界,神经质妈妈们只能疯狂的扫荡一切她觉得可能污染孩子的源头,一心以为这样就是彻底的保护,结果却枯竭了知识资讯,紧缩了言论和沟通讨论,更在人们心中建立起无数没来由的敌意和自以为义的骄傲。

或许神经质妈妈不是天生的神经质,而是在媒体耸动报导凸显变异变态的过程中逐渐害怕起来,越怕就越想把害怕的东西搞掉,甚至不惜连坐诛杀。对这样的焦虑和恐惧,我万分同情;但是对这样的排斥和严厉,我们不能不起而抗拒。

九月十五日,我的案子经过二审定谳无罪。一年半的官司经验,让我有两个很重要的体认:

第一,动物恋网页超连结被起诉事件是台湾性权史上的重要事件,也是台湾网路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一个努力性权十年的人竟然会被保守团体以散播猥亵的罪名告发,这显示了社会运动的严重变质,也反映了保守团体对新开辟出来的网路世界野心勃勃,力图控制。

第二,判我无罪其实不是平反我本人而已,这个判决把更重的担子放到了所有学术人、艺术人、教育人的肩上,因为,我们所享有的保障和自由应该是全民共享的。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有释字407号解释的保障就自满,不,宪法应该保障所有人的自由,而这也将是我们今后努力的目标。

让我们同心协力,周处(女)除三害。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