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演講)

(2003年兒福法修訂上路,各種檢查言論以保護兒童的措施也從次年開始成形。針對「出版品及錄影帶節目分級辦法」,一波波的網路連署、陳情與串連行動展開,「反對假分級制度聯盟」於2004年12月25日在228紀念公園舉辦「我愛讀書,讓書自由」教育活動,多位作家、業者與學者露天開講,呼籲全民共同反對假分級制度。這是我在現場的發言。)

其實,把書籍分成可看和不可看,不是今天才有的。

40年前,我還是未成年少女的時候,我爸爸媽媽分得很清楚:凡是教科書、參考書、考試要考的書,就是可以看的書。其它的書一律都是不可以看。這種看法跟我們今天新聞局把書籍分兩類是一樣的,就只有兩種,一個是可以看的,就是跟考試相關、跟讀書相關,其它都是不可以看的。

可是我這個人就是很奇怪,我很喜歡看不要我看的書。我們當時候看的書跟今天的漫畫差不多,都是被父母視為會帶壞小孩的書。那個時候我最愛看的書就是──武俠小說!!我喜歡看武俠小說,可是你知道當時很多大人就會說:「唉呀!小孩子不可以看武俠小說,看了以後就會跑到山谷裡面去修道啊、去練功啊,會到山裡面去挖這個那個可以吃了增強功力打通任督二脈的東西,還會到處去買什麼九陰真經、九真陰經之類……」。成人想到小孩離家出走就很擔心,所以都禁止我們讀武俠小說,可是我就最喜歡讀武俠小說。

讀武俠小說有很多好處喔。第一個,各位看到我常常在打各式各樣的仗,包括今天反對書籍分級這樣的戰爭,好像我很有正義感的樣子,對!就是看武俠小說養成的正義感!因為那些禁書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應該為社會做點的事情,應該改變現在這個現況,這是很重要一個原因。在青少年時期,其實我們需要一些不按常規寫的書,我們需要有幻想的自由。我看武俠小說,就像現在看「大長今」一樣,看到人被打到一個很低的地方,可是會有其他的機緣,以致於讓她學到絕世武功,再度重返宮庭,然後成為大長今。很多故事都是這樣,描寫個人在一個資源很少的地方能夠重頭再站起來,其實是很勵志的。所以小時候很喜歡看武俠小說。

第二個,我喜歡看武俠小說是因為它們的語言文字真是蠻不錯的。你們不要說這一代只看金庸,我看的武俠小說很雜,是還沒有金庸年代的武俠小說,有很多種類、很多招式、很多內容。我上中學的時候,因為個子比較高,都坐在最後一排,我書包裡只有一個鉛筆盒,其他全部都是武俠小說。我從家裡出來以後就直奔武俠小說店,把所有教科書寄在那邊,然後整套整套的把武俠小說裝在書包裡帶去學校看。當時小說不是大本的,而是小本的,一套二十幾冊、三十幾冊,整個書包裡面全部都是武俠小說。帶到學校,坐在最後一排,老師也沒看到,重頭讀到尾,就這樣看,所以當時的國文程度非常好!完全不用讀教科書都很流暢。

第三個理由,武俠小說裡有很多很多性的情節。例如一個正人俠客、少年俠客,正在行俠仗義的時刻,壞人要害他,就派一個妖女給他下了一個迷魂香,然後少年俠客會慾火焚身,唯一的解救之法就是要立刻跟人交媾,才能夠解掉身上那個毒,於是身邊的清純處女女俠只得獻身救他,書裡於是詳細描述了拯救的過程,也就是交媾的情節,最終當然以他們一對的一生姻緣做終。武俠小說裡面常常有這一類型的劇情,提供我們這些青少年非常多自慰的想像場景材料。

這三個很重要而影響深遠的理由讓我深深體會到武俠小說的教育功能。同樣的,其他書籍對不同讀者而言,也有它們重要的人生功能,這都是應該值得我們重視的。

在這裡,我鼓勵大家,不要因為假分級辦法要實施了,我們就不看歪書了。相反的,我們要看更多的書,而且還要自己來寫各式各樣的書!別忘了,現在新聞局在抓業者和通路,我們做讀者的人可以自己來寫,然後透過我們自己的網路也好、私下小本也好、同人誌集會也好,透過各式各樣的管道去傳播我們寫的東西。我特別鼓勵像建國中學那位很會寫色情的同學一樣18歲以下的孩子,從現在開始一定要寫限制級的小說,因為你們不會被抓!你們還未成年。大家一定要往這個方向去。

然後剛才聽了很多老師、很多律師朋友講的話,我非常感動,因為學到了很多東西,知道我們下面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方說我們可以去組織一個新的團體,然後這個團體就專去替人家~,我們也來取代中華民國這個出版品評議基金會,做另一個臺灣出版品評議基金會,跟官方的打對台。另外,我們可以開始多讀外國的異色小說,反正那些立委諸公們也看不懂,我們會英文的、要練英文的,就可以讀這一類各式各樣的異色文字,一方面增進英文能力,一方面我們也看了自己要看的東西。

當然,也歡迎大家繼續加入我們這個反假分級聯盟的活動,多學一些東西,多看一些東西,多寫一些東西,多散播一些東西,特別是18歲以下的年輕朋友們,加油!我們這種做學術的人一定要利用我們學者的身分,繼續創造言論、繼續散播各式各樣的材料,讓台灣的自由言論空間能夠保持,這是我們的保衛戰。

今天我們打的是出版品分級,明年我們要面對的是網路內容的分級,剛才也有人提到在過來是電腦軟體分級,遊戲分級。這一系列的緊縮,絕對不是停止在今日,我們一定要繼續再打下去!

現在我想問一件事。今天有很多朋友從頭坐到尾,你們手裡都捏著你們心愛的一本書,我們都知道朱天心帶了《羅莉塔》,洪凌手上有《竊賊日記》,各位一定要看這些書,而且有機會的話,可以告訴記者你在看啥書,一定要討論、一定要去談。那現在,能不能請大家大聲講出你手上的書名,讓大家知道一下今天有多少英雄好漢在這裡。分級辦法想要坐實的,就是要你以你所閱讀的書為恥,要告訴你這是限制級、這是逾越限制級、這是不好的東西、這是會帶壞小孩子的東西。但是我們不以我們的閱讀為恥!來來來,大家說一下,我們都在讀什麼書!

(中略)

各位,這個出版分級辦法不單單要限制業者、通路者,它實際上的後果是要我們無法行使我們的閱讀自由。不管新聞局長林佳龍昨天摸了業者什麼頭,我們讀者的權益還是受損的!所以今日這個運動是讀者的運動、是我們閱讀權的運動、是我們知的權利的運動!而且這個運動還要繼續下去,因為我們必須要爭取我們自己自由認知這個世界的空間!也歡迎大家繼續的跟我們合作、連繫在一起,謝謝大家!(整理/小拉)

引用本文請保留網頁原始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