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展焚书,谁要读书?

OLYMPUS DIGITAL CAMERA

(2004-2005年正是儿童福利法所包含的出版品及影视作品分级管理办法上路的时刻,一些朋友组成的「反对假分级制度联盟」持续组织了许多行动,抗议以分极为手段的言论箝制和思想检查。这篇投书刊登于中国时报 时论广场 2005年1月4日。)

新年第一天,台中全国书展门前演出了一出超级荒谬剧。

中部最大规模的「台中世界书展」在台中世贸展开,汇集了号称来自世界二十多国的上百万册书籍展出。主办单位竟标榜「美丽焚书,战胜裸露」,请来两位当红的名模身着晚礼服和白色皮毛外套,不但亲手撕毁书刊,并以自由女神之姿拿着火炬在现场点火焚毁三千本限制级图书(其中有写真集,也有年轻人爱看的漫画月刊),宣布以行动响应政府的图书分级制。

反对假分级制度联盟」事先从活动宣传中得知此事,于是央请网友到场拍摄照片并记录实况。从网友们的网路报导照片以及媒体报导看来,世界书展门前大火冲天,浓烟密布,三千册书籍灰飞湮灭,书展像极了垃圾焚烧场,没有书香,只有扑鼻的汽油味,参观书展准备要读书的人们围观书籍被烈火吞噬,场面一片混乱。

焚书是以高度象征暴力的手段把被焚的书妖魔化示众,就像中共焚烧法轮功书籍、红卫兵焚烧传统古书、秦始皇焚书一样。然而限制级书籍乃是许多人的精神食粮,也是具有价值与功能的好书,主办单位怎能偏颇地藉焚书而污名「裸露」?这绝对是大错特错的性态度。我们不禁要问:什么样的恐怖国家和野蛮社会竟会在书展前焚书?什么样的愚蠢主办单位会在推动大众读书买书的场合烧书?人民难道没有权利选择他们要看什么书,不看什么书,竟然还要劳动国家主动替他们净化阅读的空间?

讽刺的是,刚好天冷风大,烧毁的灰烬碎片满天飞扬,浓烟呛人,显然主办单位觉得空气污染的危害远不如限制级刊物的出版,只是苦了附近的居民。荒谬的是,去年同一个书展,主办单位为了替活动造势,还曾经请来号称拥有38 J罩杯傲人胸围的日本AV女优表演以胸部夹书;今年则请来本土模特儿用烧书来推动买书读书。如果要列名与书籍相关的世界十大奇闻,这两件都应该入选。主办单位搞作秀的目的大概是为了招徕人气,只是去年是为了讨好爱看限制级图书的读者,今年则是为了讨好上级政策制造新闻话题,然而这些拙劣的公关手法根本无助于深化读书风气。

网友们提到出版品分级办法上路后,有些书店把有关女性的《乳房的历史》、《第一性》、《女人的身体,男人的目光》等等其实有点艰涩的书籍全都以胶膜包起来当成限制级。显然分级办法已经造成一股无知的恐惧,而店家为了减少困扰,干脆就望文生义的把觉得危险的书籍包起来,使得所有逛书店的人不管成年与否都接触不到原本很有解放力道的书籍。这大概就是那些推出分级办法的保守团体真的想看到的蒙昧弱智结果吧!

10年前,女性主义者已经纷纷注意到性和身体的话题,也觉悟到女人自小比男性承受各种有关身体的规训,正需要近用情色资讯以及早了解、练习、掌握自己的身体情欲。此次书籍分级办法不但再次剥夺少女近用情欲资讯的管道,更一举挫折了每日在众多书店中广泛进行的自主阅读活动。

包书、烧书、搜书、禁书,都是要人「不读书」的举动。相较于热爱阅读各种书籍的大小朋友们勤于阅读热心讨论,不侷限于普通级,更不怕超越限制级,几时也让我们看看分级办法的主事人员示范积极读书吧。

转载本网页时请保留本版权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