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是「新」黑人吗?(翻译校订)

(2016年5月底,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领袖人物范铿吟Kenyon Farrow受邀来台进行系列演讲。为了提供听众初步对他的议题和思想有所认识,由傅逸轩翻译、何春蕤校订的本文发表在苦劳网

前言

自从2008年11月加州通过反同婚的第8号提案后,「同性恋是新黑人(Gay is the New Black)」的口号传遍全美。T恤标语、网站、报纸及电视都报导同性恋是黑人民权运动的接班人,同性恋是新黑人,这个想法虽然不新,但是在主流LGBT社群里大量爆发,其实主要是因为第一位黑人总统欧巴马获得历史性胜选,而媒体同时报导加州黑人绝大多数在投票中也支持第8号提案,使得前一年春天加州法院容许同性伴侣结婚的决议失效。

「同性恋是新黑人」意味着目前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运动追求平等民权,不但无异于黑人对种族正义的要求(以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为代表),同时也显示事实上男女同性恋的身分本身已经变成衡量压迫和不平等的「新」温度计。更清楚的是,同性恋是新黑人的说法大声疾呼LGBT运动份子加紧争战,争取同性婚姻在美国获得通过。

可是,同性恋真的是「新」黑人?还是这只是个政治骗局?我认为,恐同当然仍在而且消灭它还有好长一段路,但是同性恋绝非新黑人。(老)黑人才是(新)黑人。事实上,这句口号突显的倒不是同性恋与黑人共同拥有受伤的经验和情感而黑人应该很懂(同性恋所承受的)「压迫」,它反而表达了许多白人酷儿运动份子对非裔美国人的不满,特别是非裔基督教教会被视为继承了黑人民权运动精神,却大部分反对同性婚姻。LGBT运动长久以来采取两面政策:一方面援引黑人民权的运动语言,另方面却在政治上和黑人保持距离。这种双面手法使他们强烈期许黑人支持同性婚姻,却也在期待落空后形成族群怨忿。然而,白人LGBT倡议者并不检讨自己在对抗第8号提案时搞了一场很糟的运动,反而利用这个机会公开表达他们对非裔美国人的种族观点。如果我们检视LGBT社群的经济、政治以及社会现实,就会发现种族主义使得黑人LGBT相较于白人伙伴们仍然面对更大的经济、教育、健康差距。

8号提案与种族反挫

2008年11月5日晚上,许多人万分震惊不可置信选出了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而且民主党在长期以来共和党占优势的州和区域都获得大胜。两党的政治学者同声表示,欧巴马的胜选是种族关系的胜利,并且是迈向马丁路德金恩博士「亲爱社群」(beloved community)愿景的重要一步。然而,这种团结的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因为加州选民同时也投票终止了该州几个月前容许同性婚姻的法案。禁止同婚的8号提案不但赢得通过,而且根据CNN的首份出口民调(exit polling)显示,将近7成加州黑人公民投票支持8号法案。虽然CNN的报导也说「每周都上教堂的加州人支持8号提案的高达八成三,反对的只有一成七」,也就是说宗教的影响力很大,而黑人社群的支持和反对差距就不那么大,然而对8号提案获得胜利的关注仍然聚焦于黑人族群的投票分析。

白人LGBT社群里许多人对这个结果感到被背叛了──黑人怎么可以背离1960年代奋战不懈的民权运动精神呢?特别是我们白人同性恋都尽了身为公民的责任用选票支持欧巴马当选,黑人怎么还可以这样对待我们?

最恶名昭彰表达白人同性恋激愤的就是白人同性恋性专栏作家Dan Savage于11月5日早晨所发表的〈黑人恐同症(Black Homophbia)〉贴文[1]。全文如下:

加州非裔选民压倒性投票赞成8号提案,这使得对同性恋的歧视被写入了加州宪法,在该州之内禁止同性结婚。出口民调显示,相较于拉丁裔选民的53%、白种选民的49%、以及亚裔选民的49%,非裔选民支持8号提案的比例高达七成。

我不确定要怎么解读这个现象。但是对于我们刚选出第一位非裔的美国总统,我的心情万分激动,昨晚就哭了,今早读报时又热泪盈眶。但是同时我也难以克制的感到难过,因为我们的爱与支持并没有得到回报。

我很确定:种族歧视的白人男同志的确存在,他们就是人渣,但是我不想再继续假装这些少数人给(同性恋或异性恋的)非裔美国人所造成的问题,会比大批恐同的非裔美国人对美国同性恋(不管什么肤色)所造成的问题来得大。

我这样一说,以反种族歧视训练课程闻名的全国男女同性恋工作小组(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会将我剔除他们的邀请名单,不过这也无所谓。

最后,我会持续蒐集加州的出口民调数据。我相信男女同性恋不投欧巴马而投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John McCain的比率,绝对比支持8号提案的黑人比率少很多,否则我愿意吞掉我的短裤。

Savage的贴文表明了某种特别显见于白种男同性恋但也不只他们才有的心情。白种女同性恋以及8号提案原告人Robin Tyler就表达了她的意见:「你们黑人社群有七成和那种会支持奴隶制度的狭隘人士站在同一边……你们竟然和敌人共枕,和那些一再搞死你们的人共枕[2]。」

即使Savage和Tyler(还有其他人)并没有使用「同性恋是新黑人」的说法,他们对黑人的愤怒却表达了这种情绪。他们外显的欲望可能是要和黑人的抗争接合,然而他们的愤怒却反向呈现了一种事实上要白人同性恋平权与黑人民权渐行渐远的欲望。不仅如此,证据显示,在投票布帘后的祕密空间里,白种同性恋对欧巴马的支持率也比他们想像的要低,对胜选并没有关键意义。根据政治网站FiveThirtyEight.com的说法,对比2004年和2008年的出口民调,欧巴马胜选的支持群体相当鲜明:相较于对手John Kerry,欧巴马在所有性别、族裔、教育程度、收入水平及宗教上都获得优势票数;他只在65岁以上老年选民以及同性恋选民的得票率上输给Kerry[3]

但是怨忿仍未平息。11月16日美国LGBT新闻杂志The Advocate以「同性恋是新黑人?」作为封面故事,甚至连脱口秀主持人Tyra Banks都特别录制了一小时的专辑,名为「同性恋是新黑人吗?」

这种对种族正义议题表示敌意的现象并非新事。黑人女同志作家及运动份子Babara Smith在1993年曾经写过同性恋运动在政治上逐渐靠拢右派,并指出它在修辞上做出与黑人民权运动结盟的假象,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实际结盟的携手工作证据。

早期同性恋运动在意识型态及行动实践上都贴近左派、黑人运动、和女性主义,今天的「酷儿」政客却似乎只习惯在历史和意识型态真空里运作。即使大多数「酷儿」都是有色人种、女性或劳动阶级,但是「酷儿」行动份子只专注所谓「酷儿」议题,种族歧视、性压迫、以及经济剥削都不够格进入他们的视野。他们提到其他形式的压迫或社会运动时,只是为了替男女同性恋的有效性建立一个类比的例证,或者为了加速与主流政治组织的结盟。建立一个统一的持续的结盟关系,积极的挑战体制,最终为革命性的改变铺路──这些根本就不是「酷儿」运动份子心里的想法[4]

约莫20年前,Smith就曾批评「酷儿」运动者策略性地利用其他运动,并不是为了团结,而只为了政治上的权宜,甚至是为了定位自己。更重要的是,Smith也指出LGBT运动已经开始有意识地避开族群正义的组织工作。

1980年代以来,爱滋在体制各处唤起对同性恋议题的意识,并且数度在破除恐同的行动中有所斩获,同性恋运动于是开始逐渐移向主流政治舞台。总统候选人柯林顿一心拉拢同性恋选票,同时也尽可能的疏远非裔美国人社群,这个关键的立场说服了美国同性恋社群领袖,能和掌权阶级分享权力就是他们长久以来渴望的。当然,在这新一波同性恋换取主流认可、权力和财富的政治权衡下,被排出去的就是有色人种的男女同性恋[5]

Smith及许多激进的LGBT运动份子和学者都指出, 1990年代起LGBT运动不断移向右翼,也与有色人种(特别是黑人)拉开距离,只在必要时摆出几个象征性的姿态望的ㄜ治舞台。企图拉拢同志连带结盟。然而各方对LGBT婚姻平等运动越来越强的批判都指向了代表这个运动的那些组织,因为它们并未推出运动策略所需要的明确立法。所以,抱怨加州黑人选民有没有投票支持或反对,其实模糊了LGBT运动在面对加州8号提案时(以及在其他州的婚姻平权战争里)在运用战略上的一些严重问题…..

 

8号提案运动的内在问题

为了了解主流LGBT运动在第8号提案获得通过的过程里扮演何种角色,让我们来看看当时的行动策划。5月15日,加州最高法院宣判州政府禁止同性伴侣申请婚姻证书的条文不合宪。但是在加州,只要蒐集到足够的联署签名就可以促成公民投票,于是资金从各地保守团体例如摩门教会涌进加州,企图正式完成公民投票程序,一旦结果通过,就可推翻法院的判决结果,将婚姻保留为一男一女的专属权利。那个公投就是第8提案。大部分人以为LGBT团体和他们的同盟军(也就是在第8提案上投No的人)花费的资金不如支持第8提案的行动组织因此输了案子。事实不然。想要阻止第8案推翻同婚权的团体募得了四千三百三十万元,想要通过第8案的人却只募得了三千九百九十万[6]。虽然经费上相对宽裕,但如同《湾区报导者(Bay Area Reporter)》及其他出版品指出,反对第8案团体的战略考虑不周,包括太过倚赖媒体宣传,忽略草根组织的力量,但是支持第8案的行动策划就在草根组织上下足了力[7]

2008年总统大选一个礼拜后,我正好在旧金山参加LGBT领袖高峰会讨论家庭政策议题,虽然与会者在同性婚姻作为政治议题或基本权利的重要性上有不同意见,加州的代表却众口一声的表达对第8案的行动规划和执行表示极度不满[8]

其中有些人说,雇来的政治咨询顾问忽略他们,也不采纳他们提供的协助。部分有色人种的男女同性恋人群愿意组织他们的社群,把资料翻译成西班牙文和中文,或是提供他们的家庭做为公众宣导的样板对象,但是这些建议大部分不被采用,或者给的资源不是太少就是根本没有。

根据多数以加州为根据地的与会者表示,第8号提案反对者的宣传策略锁定的焦点群体就是「可被说服的中间选民」,并且强调:绝不提种族、宗教、性别或任何酷儿家庭的细节。此外,策略还以南加州中产白人女性选民作为目标。

欧巴马成为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后,显而易见黑人可望成为投票人口的大宗,但是立刻有人忧心黑人大量出来投票有可能全面击溃第8号提案的反对者。然而游说行动还是没有特别针对加州非裔选民进行宣传,直到投票日前一周才释出黑人名演员Samuel L. Jackson担任旁白的电视、广播宣导广告,影像里出现的同性恋伴侣还都是白人[9]

反对第8号提案行动企划确实接触过加州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但是洛杉矶黑人女同性恋运动份子作家Jasmyne Cannick在社论里提到:「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确应该是宣传计划里的一员,但不应该只有他们。把将近25万美元投入一个过气而又无法(特别在同性恋议题上)影响黑人选民的民权团体,根本不会有用。[10]

不管你对8号提案的内容和策略怎么想,黑人群众到底能够影响选举结果到什么程度,有几个有问题的假设。黑人只占全加州人口的7%,2008年选举时全州选民也只有10%是黑人[11],黑人只是人口的一小块,不可能左右选举结果[12]。另外,所谓七成黑人支持第8号提案,2009年12月已证实该报导有误,实际上,黑人选民在该案上的投票率只有58%,只略高于其他的族群[13]。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针对第8案积极投票,但是说大批黑人投下赞成票以致于第8案获得通过,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支持提案通过的两大投票区块分别是超过50岁的长者以及那些认定自己「虔诚」的基督徒。既然年龄和宗教是两大因素,为什么没有听说针对长者和基督徒表达类似的愤怒呢?相反的,第8提案通过后,加州非裔美国人广泛被人以反映族群仇恨的「黑鬼」来称呼,甚至还被LGBT白人殴打,这类报导层出不穷。其中一位UCLA的黑人男同性恋学生写下:

那时就像置身三K党集会,只是党员们都穿着男同性恋品牌Abercrombie的polo衫,脚踩着勃肯鞋。一个男人叫喊著:「死黑鬼」。我和我韩裔的男同性恋朋友在下条街口的犹太会所附近遇到另外一个男人也对我们说:「如果你们黑人叫我们变态,我就叫你们死黑鬼。」还有一位西好莱坞典型同性恋警告我们,「从昨晚(投票日)开始,黑鬼最好识相点,不要再出现在西好莱坞区。」[14]

第8号提案的通过造成「同性恋是新黑人」的说词浮现。当我们想到那些在印刷品上或在街头对黑人发动的攻击,就知道这个说法并不单纯;事实上,它真实的表达了极端的仇恨,而且在肢体冲突中爆发。白种LGBT运动份子也趁著这个时机将他们长期提倡的议程再往前推进一步,那就是:男女同性恋,不论财富或种族,都是新的「次等公民」。

8号提案:法律挫败?

让我说清楚一件事:无论你是否拥护同性婚姻,第8号提案的通过并不代表物质权利的具体失丧。加州在2003年已经制定《家庭伴侣法(domestic partnership law)》[15],并于2005年实施。根据此法,「注记的家庭伴侣和一般配偶一样,享有相同授与的权利、保护及福利,也受制于同样强加的责任、义务和法律权责,不管上述项目是出于法律、行政法规、法庭判决、政府政策、普通法、或任何条款及法源」[16]

本质上,家庭伴侣的福利已无异于公证结婚的配偶,甚至类似异性恋的夫妻,除了无法得到联邦政府的认可而享受联邦法律之下的福利。美国政府目前还没有打算认可州政府认可的同性婚姻。【2015年6月27日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做出判决,通过了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并享有异性婚姻同等的权利。】

那么,加州最高法院否定同性合法结婚,这会终止2003年加州通过的家庭伴侣权益吗?

当然不会!根据加州州政府网站表示:「法院有关同性婚姻的决议不会撤销或变更《家庭法(Family Code)》认可家庭伴侣的规定。注记的家庭伴侣将受到加州家庭伴侣登记制度(Domestic Partnership Registry)保障并维持有效,除非两人中有人申请解除同居关系。政府也承诺将继续办理家庭伴侣法的相关申请文件,包括《同居关系声明(Declarations of Domestic Partnership)》、《终止同居关系通知书(Notices of Termination of Domestic Partnership)》,以及其他被本法条容许的家庭伴侣关系申请。」[17]

上段引文意味着,虽然目前明订禁止同性婚姻,但同性伴侣仍可获得家庭伴侣关系的相关福利。另外,虽然家庭伴侣制或同性伴侣制(civil unions)当事人需要证明双方的「同居」关系(婚姻制的认可则不要求同居),但家庭伴侣与同性婚姻的权益保障并没有性质上的差异,更何况两者都不被联邦法律认可。

第8号提案成功通过不但有着复杂的原因,这些原因也和黑人或有色人种扯不上关系。另外,第8号提案本身也不像同性婚姻倡议者所想像的那样拥有与非裔民权抗争一样的法律与政治轨迹[18]

同志平权抗争根本无法超越种族主义作为决定生死的基本组织原则的核心地位。Williams机构近期发布的资料显示,种族仍是影响LGBT社群物质条件的重要因素:

同性伴侣中的黑人男同性恋有14.4%的贫穷率,白人男同性恋则只有2.7%。

LGB的伴侣关系内,非裔的同性伴侣较白人同性伴侣来得更为贫困。

同性伴侣中的非裔人口,几乎超过白人三倍。

黑人女同性恋伴侣的所得平均数约为21,000美金,低于白人女同性恋伴侣。而黑人男同性恋伴侣的所得平均数则为23,000美金,同样低于白人男同性恋伴侣。

男同性恋伴侣其中一方包含以下任一条件──黑人、失业,或养育18岁以下的小孩时──他们的贫穷率才会变得高于异性恋已婚夫妻。

很不幸的是,还有更多数据显示,LGBT社群整体缺乏普及的健康照顾、居无定所、可能较异性恋者来得更为贫困(而这些趋势都因为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被纳入研究而更为清晰)[19]。然而,LGBT的全国行动规划无论在具体的政策建议与媒体文宣上都会让你以为大部分LGBT人口都是白种、富裕、无养育孩子、有丰裕的收入。

更不幸的是,有些黑人为了和其他种族的LGBT人口结盟,因此也把白人同性恋的黑人恐同修辞纳入自己的思考逻辑。黑人异女部落客Monique Ruffin在Huffington Post 投稿的评论文章标题就清楚表明:「现在正式了:同性恋是新黑人」。在内文中,Ruffin深入地描述她在家庭和教会里遇到的恐同经验,她讽刺的指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民权运动议题已经变成同性婚姻,过去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民权运动被显示是站错了边,黑人教会俨然成为新的压迫者。」

许多异性恋黑人也挺身反对恐同和恐跨,大部分却还没有去挑战LGBT黑人学者及运动份子发出的种族主义黑人恐同叙事。黑人学者及脱口秀常客Melissa Harris-Perry在2011年出席「人权战线」(就是常常因为其种族歧视、恐跨、菁英的行动规划、成员和策略而被LGBT运动份子批判的那个组织)的「呼召牧者」活动时,上台表示:「我相信为求人类平等,争取男同性恋、女同性恋、跨性别、双性恋、同性爱、性别不符者、以及酷儿的民权,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民权议程。[20]

一旦我们黑人社群里的盟友和种族歧视的LGBT组织或个人结盟,或者后者的修辞被采用来解说并且定义为何拆解恐同应该是优先目标,那么黑人LGBT只会更加边缘化。我期盼有一天Ruffin、Harris-Perry和其他人会愿意来支持像是Zuna Institute、National Black Gay Men’s Advocacy Coalition,以及花一天的时间认识加州长期与黑人跨性犯人一同奋战的运动组织团体─Miss Major,希望他们能透过这些接触,重新思考人权阵线所定义的「同志民权运动」真的就是「我们这个年代的民权议题」吗?「同性恋就是新黑人吗?」

如果我们分析「同性恋就是新黑人」修辞,便可以发现它代表一种越来越强而且针对黑人的愤怒和敌意,被许多白人LGBT运动份子所酝酿,而且具体爆发成为针对黑人的肢体暴力与恐吓。另外,这句话也是主流LGBT平权运动变化的轨迹,它象征性的收编了黑人民权运动的语言及意象,却又积极的与黑人抗争保持距离。我们再进一步检视就会发现:一个缺乏规划、执行松散的行动最终却以黑人作为替罪羔羊。就算从社会经济因素的角度可以说同性恋处于社会/政治/经济阶序的底层,但是,种族仍然很根本的支配着经济与社会现实,也仍然是个人物质状态的主导因素。

[1] http://slog.thestranger.com/2008/11/black_homophobia

[2] http://www.ebar.com/news/article.php?sec=news&article=3473

[3] http://www.fivethirtyeight.com/2008/11/obama-outperforms-kerry-among-virtually.html

[4] http://www.thenation.com/article/wheres-revolution

[5] 同注释4

[6] http://www.foxnews.com/wires/2009Feb02/0,4670,GayMarriageMoney,00.html

[7] http://www.ebar.com/news/article.php?sec=news&article=3473

[8] 全国同志政策研究中心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 Policy Institute)记录了该次会议的相关内容,当时我还是中心的研究员,因此曾经读过会议中我和其他与会者讨论如何对抗第8号提案策略的记录草稿。但这份记录从未被该组织发表。

[9]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j-0xMrsyxE

[10] http://www.sfgate.com/cgi-bin/article.cgi?f=/c/a/2008/11/11/ED33141MLU.DTL

[11]http://www.slate.com/articles/news_and_politics/politics/2008/11/props_to_obama.html

[12] 同注释11

[13] http://www.thetaskforce.org/reports_and_research/prop8_analysis

[14] http://rodonline.typepad.com/rodonline/2008/11/n-word-and-raci.html

[15] http://www.sos.ca.gov/dpregistry/dp_leg.htm

[16] http://www.leginfo.ca.gov/cgi-bin/displaycode?section=fam&group=00001-01000&file=297-297.5

[17] http://www.sos.ca.gov/dpregistry/dp_faqs.htm#question1

[18] http://kenyonfarrow.com/2005/06/14/is-gay-marriage-anti-black/

[19] www.q4ej.org/Documents/qejtidalwave.pdf

[20] http://www.religiondispatches.org/archive/sexandgender/4687/melissa_harris-perry%3A_lgbt_advocates_need_public_progressive_faith_/

转载此文请保留原始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