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平等」的未来(翻译校订)

(这是美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领袖范铿吟Kenyon Farrow针对以立法和政策为目标的运动所提出的批判。在他来台发表系列演讲的前夕,由陈思瑀翻译、何春蕤校订的中文翻译刊登于苦劳网

现在许多人把「专注立法和政策改革」、「只搞单一议题」当作是通往酷儿解放的唯一道路,认为同志运动就是追求公民平权而不是追求彻底解放。我们觉得亟需指出这样的策略有其侷限,因为对我们而言,平权的框架反而造成最边缘的酷儿族群更容易遭受各种形式的国家暴力和人际暴力──特别当种族、阶级、性别认同、失能、移民、罪犯身分构成了他们体验本身酷异性的主要方式(这里说的体验形式当然不是同志狂欢趴、同志垒球队这种友情的聚合)。边缘酷儿和社群有着长久的抗争史,然而种族位居边缘的个人其酷儿经验就有可能引来暴力、爱滋、入监、警察暴力、无家可归、甚至谋杀。

难道没法达成比平权更高的目标吗?

不管你怎么看目前的主流平权运动,它本来排出的目标都已经达成了,真是谢天谢地,主流LGBT运动专注的大部分政策议题都通过了。2009年美国通过了「Matthew Shepard and James Byrd, Jr.仇恨犯罪防制法」,在联邦仇恨犯罪法里将性倾向和性别身分列入适用范围,FBI也开始追踪这类型的犯罪行为。2011年美国军队中实行了18年的「不问不说」政策终止,正式让男女同性恋能够公开以出柜的身分服役。2011年美国国会引入「尊重婚姻法」,得到两党部份支持,未来将废止1996年通过的「捍卫婚姻法」,也就是说,联邦法律在近期的未来将承认同性婚姻、同性民事结合、同性伴侣关系。2012年,「反就业歧视法」也进入了国会,可惜在委员会里止步。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甚至判决美国宪法保障同性婚姻权利。

另外,欧巴马团队主导的联邦政府也做了一些行政与政策上的修订,让LGBT族群得到了医疗补助和急病探视权,跨性族群也可以更改护照上的性别。有些学者说,就像当年杜鲁门总统必须先消除军队里的种族隔离来为后来彻底废止种族隔离铺路,现在这些措施也是在消除未来阻碍联邦法律承认伴侣权益的各种障碍。

种种迹象显示改革之风已经转向,越来越有利于法律对LGBT族群的认可。但是关键问题依然存在: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接下来运动要做什么?

大多数推动同志平权的全国组织或地方组织很明显都在努力思考:赢了婚姻平权之后要干啥?大家已经开始规划不同的思考或策略,但在我们能想出更激进的运动方针之前,还得先对抗眼前运动圈里令人忧心的某些趋势。

由于全球经济危机,非营利组织从各种基金会获得的资金已经减少。不过早在这次衰退之前,LGBT议题的主要赞助者就很少支持那些专注种族正义和经济正义议题的草根酷儿/跨性别组织,现在的经济衰退只是让募款更难而已。非营利组织要是不聚焦于企业想看到的「可衡量的目标与成果」,就很容易失去原有的资助或是根本找不到任何资助。

有趣的是,我个人确实看到只有草根组织被说成没有执行力或影响力、无法达成运动目标或完成计画。许多平权团体也往往达不到申请计画时填写的工作目标,然而因为这些团体的市场行销和公关能力,他们和基金会的主管人员常常形成长期的私交,从而得以一次就获得好几年高达百万数十万的捐助。以婚姻平权为例,资金充裕的LGBT平权团体在美国好几个州的选战中接连惨败,最终导致比过去更糟的(特别与同性婚姻相关的)法律获得通过,虽然明显无力实现他们想推的政策,这些组织却仍然继续获得LGBT基金会的资助。相较之下,有色人种主导的小规模酷儿组织即使已经达成相当程度的影响力、或者工作成果被同领域内的同侪敬重,却常常必须面对基金会官员的责怪,或者因为无法满足缴交成果的每一细节而被删减预算。

所以说,尽管经济萧条形成威胁,许多基金会的永续能力及其意识形态还是让它们继续疏远草根工作。就像1990年代晚期白人男同志爱滋死亡率逐渐降低时,富裕的白人男同志赞助者就不再资助HIV/AIDS防治工作一样,我担心一旦婚姻平权获得成功,也会出现类似的资金减缩。

婚姻平权进一步暴露出许多LGBT赞助者和组织的原有政治倾向。2011年纽约州能通过同性婚姻法案,是因为富裕的避险基金管理人和茶党支持者募款支持4位共和党州议员竞选成功才赢得法案通过。我在Alternet.com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这些捐钱支持LGBT平权组织的男同志赞助者,只在同性婚姻议题上才有进步性,他们其实不会支持我们所认同的大部分左翼价值(包括全民健保、集体协商、公共教育、废除大规模监禁、维护生殖正义等等)」[1]。根据Albany Times Union 报2011年9月的报导,纽约市长彭博即将在10月13日为这些支持婚姻平权的共和党议员举办募款活动,活动主办人还包括Tim Gill(吉尔基金会的创始人,是LGBT赞助单位)、Paul E. Singer(保守的曼哈顿机构理事长),其他主办单位也包括了「纽约婚姻平权联盟」、「吉尔行动基金会」、以及「人权战线」的代表[2]。这更进一步证实了我的观察。

这显示LGBT平权运动在政治上已经确定右转,而LGBT组织、共和党议员、右翼智库、和资助者之间已形成新的同盟关系。而对那些比较进步、激进的LGBT组织而言,未来的资金援助已有潜在危机。

种种迹象都让我认为,LGBT平权运动现在已经被保守政治框架吸纳,未来将使「同志权益」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被用来遗忘种族正义的问题。犹太女同志激进作家莎拉‧舒蔓就曾用同样的分析逻辑来指出,以色列也是用同志人权来掩盖以色列应该为巴勒斯坦人处境负责的事实。[3]

只要西方自由民主政体被容许将「同志人权」当作试金石来检验21世纪新民主国家是否够格,我们就可能会对奈及利亚的「反同」法律义愤填膺,而对壳牌石油公司在奈及利亚国境内对当地人所施行的暴力和经济剥削无动于衷;我们可能被蓬勃的国际同志旅游业吸引,造访号称「同志友善」(同时也是「后种族时代天堂」)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却视而不见2014年世界杯与2016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筹备期间,巴西政府对里约贫民窟黑人所行使的大规模警察暴力和近乎种族屠杀的粗暴搬迁手段。难怪美国境外(特别是非洲撒哈拉以南的地区)人民会怨忿西方国家及非政府组织一面说非洲不够「同志友善」而威胁撤走资金,同时却对(源自西方的企业和福音教派)在非洲进行各种形式的暴力与剥削充耳不闻[4]。2011年11月肯亚一幅发表在当地《星报》(The Star)上的政治讽刺画描绘了一个非洲人,长裤已被褪到脚踝下,身后站着一个白人,盛气凌人的要求非洲人:「想要我的钱就把屁股撅起来!」白人另一手拿的报纸头条写着:「英国规定 尊重同志人权才能得到资助」[5]

英国首相卡麦隆威胁不再提供金援给迫害同志的国家,非洲国家的愤怒爆发。「他们要维护处决同志的权利,这个掌握非洲国家经济命脉的西方国家凭什么认为可以决定自己的钱要往哪去?」肯亚《星报》在头条刊出上面的漫画来讽刺同志人群和国际要求同志人权的压力。

赢得婚姻平权之后显然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且大部分其实都应该优先于同志婚姻。或许我们没法找到资金来做这些愿景,但我们必须继续提出酷儿分析来抵抗蹂躏我们的种族暴力。我们必须持续追寻一个超越平等的未来。 

Footnotes

  1. Kenyon Farrow, “Gay Marriage In New York: Progressive Victory or GOP Roadmap?”com 27 Jun. 2011.
  2. Jimmy Vielkind, “Fundraiser fetes GOP same-sex marriage senators,”Albany Times Union7 Sept. 2011.
  3. Sarah Schulman, “Israel and ‘Pinkwashing,’”New York Times 22 Nov. 2011: A31.
  4. 2011年12月6日美国国务卿希拉蕊‧柯林顿在世界领导人的面前发表一篇佳评如潮的演说,表示美国会支持全球LGBT族群的人权,美国国务院也会提供资金给那些对LGBT族群特别不友善的国家当地的LGBT运动团体。这些国家中的乌干达在那一年通过了许多歧视同志法案,但柯林顿对美国福音派教会在非洲这种立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它们如何壮大非洲的仇视同志氛围却只字未提。See Political Research Associates, Globalizing the Culture Wars: U.S. Conservatives, African Churches, and Homophobia(Somerville: Political Research Associates, 2009).
  5. Bil Browning, “Kenyan Newspaper Cartoon Mocks Gay Rights,”com 10 Nov. 2011.

转载本文请保留原始网页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