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不能只有酒吧(翻译)

(这是佛州同志酒吧屠杀事件后Caitlin Elly Breedlove 在她脸书上的留言,发表于2016年6月18日,由何春蕤翻译成中文。这个事件凸显了同志运动的都会性格和阶级种族偏斜,都是值得反思的现象)

佛州同志酒吧枪击事件后,大批同志涌入各地的同志中心寻求协助,社交媒体上的对话也明显出现忧郁病征的突然大增。可是,有些同志中心根本不服务有色人种,或者也没有能力服务他们,而且美国大部分小镇和农村根本没有设置同志中心,显然同志运动过去并未足够支持在地社群的草根组织(也就是那些从日常生活中壮大成员的基层组织)。

我不是怪运动,只是说事实而已。近年来,运动的资源都倾向男女同性恋的政策性组织,集中在美国东西两岸的大都市。这也就表示实际在地的组织工作做得还不够稳固(网路上的组织工作可能好些),而美国大部分同志(更别提跨性别、有色人种、和性别不驯人士)都无法近用像大都市同志中心这样的资源(就算得到也很有限)。

虽然没有同志中心和组织支援,在各种大小不同的城镇里大部分同志却一向不乏同志酒吧可去。此刻,在佛州同志酒吧枪击事件后,这个事实应该对我们而言有着极为讽刺和伤痛的意义。然而,我们不能就此放弃,我们还是得找寻其他方式继续提供资源给更多的同志朋友。

文章出处:https://www.facebook.com/caitlin.breedlove.50?fref=nf&pnref=story

转载本文请保留网页注记